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六章

第一卷 第六章

3475 2016-07-30 13:36:09

  季笑白也不催促,在一旁静静的等着米嘉解释。

  米嘉不再卖关子,“我记得以前上课的时候说过,氰化钾中毒的患者,会突然产生尖叫。因为血液中含有氰化血红蛋白的原因,粘膜和血液会呈成鲜红色。”

  “所以,郑元是死于氰化钾中毒?”

  “是啊。”米嘉一拍大腿懊恼,“这么简单的事情,之前我怎么没发现?白白浪费了一个小时!”

  “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季笑白清俊的面容挂着淡淡的笑,看上去很是赏心悦目。

  “那现在怎么办?要收身吗?”对于办案经验,米嘉那绝对是零,所以必要时刻还是求助一下师傅为好。

  季笑白摇头,眼角余光淡淡扫了下等在大厅里面的人,“这么多人就我们两个,你收的过来吗?先不要打草惊蛇为好。”

  米嘉忙不迭点头应下。然后就呼扇着长睫毛看着季笑白。

  季笑白被她看了许久后忍不住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等你的指示啊。”

  季笑白拍了她头一下,“菜鸟!当让是找死者中毒的方式了,这样就容易确定凶器了。”

  米嘉用手托着下颌,愁云惨淡的说:“可是我就是查不出他中毒的方式啊。”

  季笑白摸着下巴思考,“口服氰化钾可以顷刻毙命……”

  “不是的。”没等季笑白把话说完,米嘉就摇头打断了他,“刚刚我们在查看他口腔的时候,没有苦杏仁的味道。”米嘉继续说道:“氰化钾溶液会挥发出的氰化氢气体是带有苦杏仁味的。郑元的嘴里没有。”

  “那他是怎么中毒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短短几分钟就可以让郑元当场毙命,而且还是在他季笑白的旁边。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挑衅。

  米嘉想了想掏出手机,道:“我们把之前拍的照片都放大试试,或许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嗯!”季笑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在这个没有法医验尸的情况下,他们只能用最笨但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照片呗一张张放大了,可是还是没也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难道是我想错了?”米嘉又开始动摇不自信。

  季笑白想了想道:“我觉得你的想法没有错,一定是我们遗漏了什么。”季笑白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打开,发现里面只剩下一支,随后想也不想的就把他们团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不是还有一颗吗?为什么扔了?”米嘉不解,明明是想吸烟,可是却把最后一颗丢进了垃圾桶,这什么思维方式?

  “那不是普通的烟,里面有冰。”米嘉张大嘴倒吸一口凉气,关切道:“那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吸烟了。在毒窝里,谁知道那个是有冰的,哪个是没冰的。”

  看米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季笑白就觉得好笑。

  “冰……”米嘉喃喃自语了一声后突然开始翻照片。

  “发现什么了?”季笑白也跟着一起看。

  “你看。”米嘉指着一张拍着死者胳膊的照片压低声音道:“郑元吸毒。”

  “这有什么稀奇的。”季笑白听后便觉不以为意,“在毒窝里,有几个不吸毒的?”

  对于季笑白的不重视,米嘉很不满,反问:“那你见过在背部注射毒品的吗?”

  “背部?”对于米嘉的话,季笑白觉得是在开玩笑,“那要怎么注射?即使站在两面镜子中间,手也翻不过去呀。况且吸毒者都急着让自己注射上毒品,谁没事闲的还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你看。”米嘉翻出死者背部的照片,在靠近后心处,有个暗红色的小点,因为是手机拍的,实在是看不出来它有多大。于是二人赶快去验看了下尸体。

  果然,在尸体的背部,有一个针尖大小的针眼。

  米嘉突然笑了,“我知道死者是怎么中毒的了,现在就差将凶器找到了。”

  从摄像头里看到,在郑元死亡前五分钟左右,除了季笑白之外一共有两个人与郑元擦身而过。

  他们分别是罗格和秦峰。

  根据他二人所说,罗格是因为当时发生爆炸想去调查一番而与郑元擦身而过;而秦峰则是想奔过去保护赵磊而与郑元相撞。

  米嘉提出要收二人身,秦峰倒是没有什么异议,罗格则暴跳如雷,强烈反对,“我凭什么要接受你们两个的搜身?”

  “如果不同意搜身,你就是最大的嫌疑犯!”米嘉真心很讨厌罗格这个人,对他的语气也极不友善。

  “你少血口喷人!一个婊子还敢来搜我的身,小心明天暴尸街头!”罗格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的大骂米嘉。

  米嘉被他气得脸色通红,可是对于自己的身份问题又不能去辩解。真真是把人气成内伤。

  季笑白上前一步,拎着罗格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眼神凛冽如刀,吐出的话也如寒冰般刺骨慑人,“我可以让你马上就暴尸街头。”

  罗格被他震的说不出话来,想到当初阿K的惨状,罗格吞了吞口水乖乖噤声老老实实让季笑白搜身。

  二人身上并未带太多的东西。秦峰只有手机、手帕、香烟三样随身物品;而罗格,则带着圆珠笔和笔记本、香烟、打火机,外加一只手机。

  米嘉盯着桌上这几样东西陷入深思。他二人身上都没有发现类似氰化钾的物品,也没有发现针之类的尖锐物品。而从案发到现在,两人一直都在大厅并未离开过。刚刚保镖也进行了地毯式地搜查但也没有任何发现。所以说东西一定还在他们身上!但是究竟藏哪了呢?米嘉看着那些物品在脑中不停的把它们拆开重组,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明白了!”

  米嘉和季笑白两人相视一笑,米嘉首先开口:“你也想到了?”

  季笑白摊了摊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让你先。”

  米嘉也不客气,径直走到罗格和秦峰面前,让他们摊开手掌给自己看。仅仅看了一眼之后,米嘉就说可以了。

  米嘉告诉大家,自己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并且她现在就说一下凶手的杀人手法。

  米嘉道:“之前发生爆炸的时候场面很混乱,大家简直可以用抱头鼠窜来形容。直到赵董在前面用麦克风说话,大家又把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她嘴角嘲弄似的上扬,明眸熠熠发光,“所以这段时间,就是凶手作案和藏凶器的时候。”

  “那凶手究竟是谁?”

  米嘉笑了笑,“那就从郑元先生究竟是怎么中毒的说起吧。只要这个说通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郑元先生中的毒是氰化钾。”

  “他是被人用沾了氰化钾的毒针刺中身亡的。” 米嘉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你们看,尸体背部有个针孔大小的红点。”

  “那么小,就像是被虫子咬到的。但是我一直找不到郑元先生中毒的方式,令我不得不怀疑到它。”

  “一般注射用的针头是中空的,刺入的时候难免不会有血液回流进去,拔出时就会带出血迹,就像郑元先生胳膊上的这些针孔。”在场的人十个得有七个是吸毒的,所以对于这些针孔可谓是再熟悉不过。

  “但是这个孔却没有血液流出来,所以,这个针一定是实心的,而最方便常见的就是我们缝衣服用的针……”

  “怎么可能!即使能插得进去,没有把手也拔不出来呀!”有人不置可否。

  米嘉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别忘了,缝衣服的针后面是可以穿线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恍然大悟。

  米嘉继续说道,“所以凶手杀人的时间一定是在外面汽车爆炸后,否则即使没有人看到,死者也会突然痛得出声大叫的。更何况季笑白还站在旁边。但是因为那场爆炸,整个大厅都乱哄哄的,即使凶手捂住了死者的嘴也没人会发现。”

  季敛羽笑着扫视了一下众人,缓缓问道:“说到这里,我就告诉大家凶手是谁吧。”

  说着,米嘉抬起右手,伸出食指直指向罗格,“就是你——罗格!你事先在汽车上安装了定时炸弹,然后等到时机成熟,汽车爆炸,你假借路过的名义,站到他身边。由于当时场面混乱,你做出的任何动作,都会被误以为是在保护死者,自然也就不会引起怀疑……”

  米嘉冷冷的瞪着罗格,其他人则是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哼!”罗格听完米嘉的话冷哼一声,竟然主动鼓起了掌。“很精彩的推理。不过你没有证据,这仅仅是你……”

  “有的。”米嘉打断他,语气肯定,“在你右手的手指上有几道勒痕,那应该是你将线缠绕在手指上拔针时所留下的吧。”

  罗格猛地攥紧拳头,恼羞成怒,“你把这当成小孩子玩的推理游戏吗?这算什么证据?当时那么混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弄的。最起码也要找到你所谓的凶器,才能证明你的那些荒唐的推理!”

  米嘉叹了口气,伸手拿过桌子上的圆珠笔,“凶器就在这里……”说着,米嘉当着众人的面把圆珠笔拆开,拿出笔芯,在细细的笔芯中赫然有一根针插在里面。

  罗格见状脸色大变,不顾一切地冲向米嘉。

  就在罗格的指尖几乎要碰到米嘉的时候,季笑白突然靠近,接着一个利落的擒拿轻松地将罗格按在了地上。

  “都是你!我要杀了你!”罗格躺在地上连挣扎带嘶吼,“韩展翼,都是因为,我跟你不共戴天!”

  米嘉走上前问:“罗格你杀郑元仅仅是因为想栽赃嫁祸给季笑白?”

  “没错!”罗格脸朝下趴在地上喘粗气,“因为他我多年苦心经营的生意地盘全没了,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米嘉和季笑白对视了一眼,真没想到罗格杀人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赌博输了家当。

  季笑白瞟了米嘉一眼,那意思明显就是,看吧,让你别赌博,偏不听。现在自食恶果了吧。

  米嘉惭愧低头,她怎么会知道原来罗格竟然是个偏执狂。

  有人拿过笔芯仔细端详了下,问道:“这么细的针,又没有把手,他是怎么刺进去的呢?”

  米嘉笑了笑,“我们缝衣服的时候,有时候会戴顶针,是为了方便穿针。那么你看一下罗格先生右手上的戒指,不就是最适合的顶针吗?”

  原来如此!众人终于焕然大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