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  002 信不信姑奶奶我明天就把你家给炸了

002 信不信姑奶奶我明天就把你家给炸了

2089 2016-05-12 14:45:38

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多,都快围满了整个咖啡厅。反正都丢人了,也不怕多丢一会儿。我把那女人的手腕高高的举起,把身上的狗血往她身上蹭。

“你想干什么?”女人神色慌张的往外看了几眼,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广场外面停靠着一辆车。

“你猜?”我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的手走到方圆面前,将那张已经染满狗血的支票在方圆的面前晃了晃,“下次聊?”

也没等方圆回答,我直接拉着那女人就往外走。

那女人显然有些心虚,被我拉扯着想要挣脱开,不过看样子也是娇娇女,力气上绝对占不了上风。

“你放开我。”

“嗯哼,我会放开你,不过不是现在。”

我突然停下,那女人措手不及,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阴测测的笑了,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看到了那辆车的车牌。

我将那女人连拖带拽的往那辆车走去,越是靠近了那女人就越是激动。我一把将那女人往车身上甩,只听得碰的一声,立马引起了周围的围观。

我眯着眼打量车内,发狠的往车上踹,“你他妈的有本事出来啊,让一个女人找我茬儿是什么意思?还不是男人?贱人,你姑奶奶就在外面,出来啊。”

里面没动静,我又踹了几脚,脚都踹疼了还是没什么反应。我一咬牙,直接整个人赖在车上蹭,反正我浑身脏兮兮的都是狗血。

“陆堪,你信不信姑奶奶我明天就把你家给炸了?”

门被打开了,出来的男人西装革履的,看起来人模人样,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表面上看起来衣冠楚楚,实际上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禽兽。

我一直都知道陆堪是那种面皮好的简直不是人的那种典型,冷漠的时候冻死个人,但是笑的时候又春风得意,斯文儒雅。这一层皮也不知道骗了多少青春无敌的美少女,但这些都不包括我。

陆堪优雅的靠在车门边上,在看到车头上暗红色的血迹时,俊脸还是忍不住抽了抽。“我说宋佳佳,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

我皱眉,恶狠狠的瞪他。

“像极了一只煮熟的螃蟹,四仰八叉哈哈哈哈哈!”

我微微一怔,等到反应过来时,旁边的人都大笑出声,连带着那个女人也哈哈大笑。

我捏紧了拳头,朝着陆堪扬了扬,“陆堪你这贱人,敢坏我好事!”

眼看着方圆就要被我摆平了,结果被陆堪这货给搅局了,江太太的那十万块原本今天就能全部到账,都是这个贱人惹的祸。

妈的,十万块啊,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我怎么甘心,“你信不信我卸了你胳膊腿儿,丢你进瓮里,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姑奶奶斗其心可诛!我挖你个心肝脾肺肾。”

陆堪好看的眉都拧在了一起,深邃的黑眸恶寒似得看我,“宋佳佳,你怎么那么恶心啊。”

“我恶心,我他妈的有你恶心?你光天化日之下让你马……这小妞闹我场子给我洒狗血,你他妈的缺德不缺德!”

“呵!缺德?”

陆堪冷笑,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那修长的指骨指着我,“你,自己看看。”

又指着那车头的地方,“除去今天你给我车上颜色不算,上次在泰和路刮花了车门,还有上上次在宝安路你泄了我这车的轮胎气,还有上上上次你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砸了我这车的车灯,除去零头不算,依着我们的交情再给你打个友情价,十万块拿来。”

“妈的,十万,你怎么不去抢!还交情,我什么时候跟你有交情了?别以为我不懂,就你这一破车……”我突然住了口,看陆堪笑得跟一只狐狸一样气得牙痒痒,“陆堪,你他妈框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宋佳佳,我只是在教你做人的道理。”陆堪细细眯着眼,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西装纽扣,“话说,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儿真比你平时要好看多了!”

我咬牙,一只手撑在车头,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上去撕了这贱人。猛地吸了几口气,我瞪陆堪,“你让这小妞搅黄了我工作,刚好也是十万,抵了你这破车的修理费,日后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千万不要招惹我。”

我扬了扬拳头,一把抹掉脸上的血甩了甩,转身离开。

“宋佳佳,你这样看起来还真像一只行走的战斗鸡!”

妈蛋,叔叔可以忍,但婶婶忍不了,“陆堪你他妈不光缺德,嘴还那么贱。”我一把拔掉高跟鞋就往陆堪身上扔,陆堪身手也快,立马躲过了。我又拿了另一只对准了车窗使劲儿的砸。

“老娘跟你这贱人拼了。”

我光着脚就要冲过去,陆堪却快速的闪身进了车里,一把把门给锁死了。我气急败坏的敲打车窗,陆堪摇下窗户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亲爱的,爷今儿还有事儿要办,想我了就来找我,老地方等你,白!”

车子扬长而去,我还拉着车门的把手,被巨大的拉力被带了好长一段距离,手臂被硬生生的拉扯着,疼的我呲牙咧嘴。

陆堪,这混蛋,下次见面不整死他我就不姓宋。

回到公司后林方晓看到我这模样吓了一跳,愣是躲得远远地捏着鼻子不肯靠近我。

对了,我叫宋佳佳,是一名小三劝退师,徐曼只是我众多化名中的一个。这个所谓的公司其实就只是一间挺大的较为隐秘的房子。干我们这行的,多多少少会得罪一些人,一旦被人报复,直接换地儿走人。

我跑进浴室拉起帘子洗了个澡,顺便把陆堪那贱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林方晓架了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背地里有多猥琐也就我知道,“我说佳佳,下次这么晦气你提前告诉我一声哈,好歹我也准备个火盆子。”

林方晓严肃的推推眼镜,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却显得有些不和谐,“啧啧,谁敢跟我们佳佳过不去啊。”

我一把把毛巾盖林方晓脑袋上,大大咧咧的走过去抢了林方晓手上的泡面,“别提了,晦气,咱这单生意给搅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