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  026 这是一场醒不来的噩梦

026 这是一场醒不来的噩梦

3102 2016-06-04 12:36:57

就在我以为这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我所有的努力都被打回了原形,而我永世不得超生。

2001年的九月,那是个骄阳似火的季节,踏过了八月的火热,迎来了更为炽烈的九月。

我很幸运的跟沈思铭分到了同一个班级,我们的班主任也换了一个人,化学陈老师,之前带过我们班几次,人就跟化学实验里的变色儿一样,上课自然也不会乏味。

因为分科的缘故,很多之前的同学都打散了,不过也迎来了新的同学。唯一不变的似乎是陆堪,我没想到他竟然也跟我们一个班。

后来我听说陆堪可是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可以直接进奥数班,可他却没有进去,他给老师的理由是奥数班的氛围太紧张了,他不喜欢,所以想当然的就留在了我们这个尖子班,一个夹在奥数跟普通班级中间不上不下的班级。

我们班是跟二班合并的,之前二班的班长叫王伟森,二班的班主任就是我们现在的化学老师陈老师,所以即使的新的班级了,班长仍旧由王伟森担任,而我十分好运的跟班长坐在了同一桌。

王伟森是一个比较热情的班干部,似乎对谁的事情都那么上心,无论事情大小事无巨细。

我虽然觉得王伟森没有这个必要这样,不过王伟森说既然陈老师选择了让他来担任这个职责,那么就必须要尽到应有的责任,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要是我们的领导人也这样,恐怕会发展的更加好。

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了一个月,之前的不适应也慢慢的有所改善。

10月1日这天,举国欢庆的日子里迎来了我人生中灾厄的开始。因为国庆节所以公司里也都放了假,宋忠诚经营了一家很小的工厂,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暴发户。

那天宋忠诚难得好心情的说要带我们去外面吃大餐,而我也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再加上宋忠诚最近似乎也看我越来越顺眼了。

宋忠诚带我们去了威豪大酒店,点了大龙虾,还点了鲍鱼,说是为了奖励我和姜媛能够和平共处,我虽然对此嗤之以鼻,不过也并没有拂了宋忠诚的“好意”。

我知道宋忠诚是那种爱面子的人,就算当年是他有错在先对不起我妈,可过了这么多年了,他总想洗白过去,对于我这个不能掌控的女儿自然也是格外的上心了。

吃了那一顿我们一起坐宋忠诚的车回去,看得出来宋忠诚和姜媛都十分高兴,宋忠诚还直接给了一封大红包给我,说是给我的零花钱。

推开门下了车,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闪过来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红包。

我没站稳直接又摔回了车里,脑袋硬生生的撞上了门框,接踵而来的是姜媛的大叫声还有宋忠诚跟那黑影撕扯的情形。

我疼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双手抱着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终于宋忠诚制服了那黑影,我听到了宋忠诚和姜媛惊愕的声音,“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呵呵,宋忠诚你真是好样的,跟着贱人过得有滋有味的,怎么?现在还笼络了我女儿?”

张云芝?

我忍着疼从车座上爬起来,“妈?”我叫道,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似乎在那个寒冷的晚上,我跟张云芝的母女关系就被她自己给毁了。

张云芝听到我的声音立马抬起头来,一把推开了宋忠诚爬起来,“哎佳佳,是妈妈啊,好久不见想死妈妈了,快让妈妈看看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欺负?”

张云芝死死的抱住我,抱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我推开她,冷眼看着她,张云芝却像没看见我的表情似得在我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

“张云芝,你来干什么?还有你说的那都是什么话?佳佳在我这儿吃好喝好的,能被谁欺负?”

宋忠诚自然是对张云芝的一番说辞表示不满,“佳佳是我女儿,我能对她怎么样?倒是你对佳佳不闻不问的,现在倒是过来数落我了?”

宋忠诚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张云芝的视线却始终都落在我身上。

我抿着唇,看着张云芝,又看宋忠诚。大概是他对我的表现很不满吧,连带着对我的脸色也不好看。

我拧眉,“张女士,若是我记得不错,上次可是你把我推开的,怎么了?现在又想起还有我这么个女儿了?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张云芝被我说的脸色发红,手里紧紧的捏着刚才从我手里抢走的红包,“那个佳佳啊,你问问你爸爸有头上有没有现金啊,妈妈保证妈妈一定还,佳佳……”

“你说什么?”

宋忠诚一把拉扯过我,把我拉到他身后,双眼死死的盯着张云芝,就恨不得把张云芝身上盯出俩窟窿来。

“你还敢过来要钱?”宋忠诚自然不会给张云芝钱了,他们已经离婚了,就算要给那也只是给我,“我们离婚的时候你可是拿了我不少的钱,还有刚刚佳佳说什么上次?你上次对佳佳做了什么?”

张云芝被宋忠诚说的面红耳赤的,一巴掌挥掉宋忠诚的手,“佳佳是我女儿,我能对佳佳做什么?”

“佳佳啊,你就当再帮妈妈一次好吗?妈妈真的有急用,没有这笔钱妈妈真的会死的,那些人说到做到。”

张云芝看对宋忠诚无效,又把眼光放到我身上。

我脑袋还嗡嗡的作响,听着张云芝的话却越发的清晰起来。我呵呵的笑了笑,从宋忠诚的身后出来,“会死吗?”

张云芝狠狠的点头,看我的眼神里带着祈求。我别过头,双手紧握成拳,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那天我被林哥他们带走的情形。

我那么求她,我印象当中我很少哭,可那天我是真的哭了。我看着张云芝越跑越远,她甚至连一个回头都没有,那么的决绝。

“那么,你怎么不去死!”

“佳佳!”

张云芝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就连站在一旁的宋忠诚和姜媛也都不可思议的看我。

他们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如此决绝的话来吧,可是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所做的那些事,真的该死?

我冷冷的笑,“对,你没听错,你怎么不去死?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世上就是浪费粮食,浪费别人的感情。”

“佳佳,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没良心的,我是你妈,是你亲妈。我十月怀胎生你下来,没想到就生了你这么个糟心玩意儿!宋忠诚现在有钱了,所以你就跟着他,还有这贱人是吧!你别忘了当初可是他们俩拆散了我们完整的家庭,宋佳佳你这养不大的白眼儿狼!”

张云芝对着我就破口大骂,指着姜媛的脸气得浑身颤抖。

“可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我求你去看外婆,告诉你外婆生病了,可你怎么说的?那是你亲妈你都能如此无情,我为什么就不能对你无情?你欠了高利贷没钱还,你把我送给那群混混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想你是我亲妈?张云芝,从那天你放任我不管开始,我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

张云芝一口气没提上来,面色狰狞。她伸手就要对我呼巴掌,宋忠诚一把抓住张云芝的手把她丢开。

张云芝后退了几步直接跌倒在地上,红包里的钱洒了出来,张云芝爬起来不顾手上的血去捡。

我浑身颤抖着看着张云芝,姜媛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佳佳,冷静下来。”

我抬头看向姜媛那张脸,十年前青春无敌的一张脸,如今也是风韵犹存。

再看看地上的张云芝,岁月早就刻在了她的脸上,这些年因为嗜赌成瘾,她已经落魄的不成样子了,哪里还比得过姜媛一星半点儿。换做是我,我也不可能选择张云芝这样的女人。

我捏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我看着姜媛,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我一把推开了姜媛,冲着她大吼,“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破坏别人家庭,我们还是幸福的家庭,我的爸爸妈妈会很爱很爱我,会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妈妈也不会染上赌瘾,我们整个家庭都不会散,都是因为你这个第三者,我恨你,我恨死你们了。”

我使劲的摇着姜媛,最后把她推倒在地,转身跑开了。

经过那一个国庆长假的时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回归到了原本的轨道。我除了上课之外几乎不跟同学说话,下课放学后又直接回了家。我跟姜媛的关系越来越差,时不时的找麻烦。

姜媛一开始还能忍受我,后来越来越无法忍受就由原本的我一个人找茬儿变成了两个人找茬。而我对这种漫长的拉锯战也乐此不疲的进行。

宋忠诚为此拿我们没办法,不过他一般都是会站在姜媛那边,对我也是越来越不满意了。而我跟他们的漫长战争也永不止息的进行着。

自从上次跟张云芝大吵一架之后,她消停了一段时间,我原本以为她不会来找我,可我显然低估了张云芝厚脸皮的程度。我没想到她竟然会找到我的学校,直接找到了我的班级,她说我若是不肯跟宋忠诚拿钱,今后每天都会来学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