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  005 你全家都土

005 你全家都土

2332 2016-05-14 12:48:14

土妞?

我脸一黑,想要反驳,不过目光在触及到江太太时忍住了,我没忽略江太太眼底的警告。

我抿着唇扯着嘴角,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陆先生说的是,俺是乡下来的,是江太太……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远房亲戚,远房亲戚,呵呵。”

“我就说吧,像江太太这样的名门闺秀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土妞。”

“呵呵,陆先生说的是。那江太太,我就先走了。”

我转过身,脸立刻拉了下来,在心里把陆堪都骂了个遍。要是意念能杀死人,陆堪早就被我杀死好几回了,还轮得到他在我面前嚣张!Fuck!

土妞,土妞,你他妈才土,你全家都土!

“怎么样了?”

林方晓知道我今天来见江太太,第一时间就打来关心我。

“给我三天时间让我摆平。”我回头看了一眼茶楼,看起来跟别的地方没什么不一样的,可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三天?那你打算怎么办?”

林方晓惊呼出声,大概也是没想到江太太竟然这么不留情面。

我蹙眉,说实在话,我有些后悔接了江太太这个案子。虽说江太太是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得罪她老公那也不是很好。

“还能怎么办?只能从方圆下手了。”现在不光是能不能拿到钱的问题了,“对了,阿从怎么说?”

“让你自求多福,还有他最近事务所挺忙,可能没那么多时间让你咨询。”

我挑眉,而后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对了,我把最新的案子给你,你先琢磨琢磨方案。”

我把前几天刚刚接到的活发给林方晓,又头疼的在茶楼门前站了许久。

方圆自从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就搬家了,原本租的地方已经空下来了,房东看到我来还很惊诧,“徐小姐,你不是跟方小姐搬走了吗?你东西都被搬走了。”

“搬走了?”

我猛地抽了一口烟,心想着这次方圆是铁了心了?莫非江毅真的对她动了真感情?

“哦是是是,前几天我去外地了,是让她帮忙搬家来着,没想到这么快啊。”

从出租房出来,我在马路上蹲了许久,直到把烟抽完才离开。

三天,江太太就给了我三天时间,方圆能去的地方我几乎都找遍了,就是没有看见方圆出现。倒是碰到了另一个人,李艾,我的高中同学。

我没认出她来,还是李艾主动过来相认。其实说真的,要不是李艾主动找我,我也早就跟这些人没有交集了。

“对了,过几天咱们班聚会,你也来呗?!”

李艾约我喝咖啡,聊到了高中时候的事情,我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她说。

“我们也好几年没见面了吧,自从……”李艾停顿了一下看我的脸色,发现我没有什么异常才继续说,“后来其实我们班同学找过你的,毕业后聚会也找过你,可惜没人知道你的联系方式,你以前住的地方也找不到你。”

我低着头,漫不经心的搅拌着咖啡。李艾还在口若悬河的说着,似乎这高中时期还真就是她最美好的时光。

我并不记得我跟李艾有多好,也并不觉得我们适合此时此刻在这里谈天说地。

“我现在在一家外企上班,待遇还算不错,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我一顿,手里的咖啡匙掉落。我看了李艾一眼,李艾尴尬的笑了笑,侧过头去躲避我的目光。

“看我,许久没见到你了,高兴坏了。佳佳,过几天是同学聚会,你要不要一起来?”

同学聚会?

打从我被学校开除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跟以前的同学有过任何的往来,如今过了这么多年,恐怕他们早就把我给忘记了吧。

“再说吧,我还要打工,毕竟入不敷出,现在的小公司连最低保障都没有。”我一口闷掉了咖啡,看李艾瞠目结舌的看我,那模样就好似看怪物一样。

我眨眨眼,“这咖啡真难喝,下次你还是请我喝汽水得了。”

“佳佳,你点的是南山,不是这么喝的。”李艾好似半晌才反应过来,夸张的惊呼,惹来了一群人侧目。

我噎住,瞪大了眼睛看她,捧着咖啡杯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这样?”

李艾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大概是发现了注视的人很多,她侧过头有些尴尬。

“你看,李艾,我还得去工作,那个……你手头上有宽裕的钱吗?”

李艾拧眉,上下看了我半晌,“你要多少?”

我比出一根手指,李艾狐疑,“一千?”我摇头。

“那一万?”我又摇头,“那是多少?”

我伸出十根手指,“是十万!”

“十万!”李艾激动的站起来,“佳佳,你要十万那么多!”

“这……你也知道,现在供房压力那么大,虽然我在外企上班,但是我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李艾有些为难的看着我,双手搓着,看起来很局促。

“那少一点儿?”我询问,李艾还是很为难的看我,我笑了笑,放下咖啡,“没事,我自己再想办法吧,对了,你说同学会是什么时候?或许我可以找班上同学借借。”

“呵呵,那个,其实还没确定时间,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一般都是班长通知的,对了,班长你还记得吧,王伟森。”

“噢……”我拖长了尾音,最后点头,“王伟森啊。那行,那就到时候通知我吧,记得一定要通知我哟!”

我笑了笑,最后看着李艾落荒而逃,不由的有些发愣。

林方晓给我发来了短信,是医院的地址。我又坐了一会儿,直到把咖啡喝完了才离开。

按照林方晓给我的地址,我去了市医院的住院部。一推开门我就大哭起来,扑倒在病床边上。“伯母啊,我可找的你好辛苦啊。”

我扯着床上人的手,一直摇着她,那人看起来六十多岁,面色有些苍白,疑惑的看着我的脸,似乎是想从我的脸上找到一点记忆,“你是?”

“哦,伯母您好,您看我激动的,我是圆圆的朋友,我叫徐曼。”

“哦,是圆圆的朋友啊。”

我忙不迭的点头,“是的是的伯母,我是圆圆的朋友。”

“你找圆圆什么事吗?”

我一怔,为难的看着老人家,有些难以启齿,“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圆圆都不见好几天了,前几天有人找上门,说什么离开,还说给什么钱,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我担心圆圆的安全,怕她出意外,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您。”

方母的脸色感觉很难看,看我的眼神也不太友善了,不过看起来她似乎很生气,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很红。

“伯母……”

“老婆子累了,徐小姐走吧。”

我眼一沉,看效果达到了,也就收了表情点头,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方母还坐在床上呆呆愣愣的。我闭上眼,捏紧了拳头呼气,许久之后才睁开眼快步离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