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  022 陆堪的温暖

022 陆堪的温暖

3091 2016-05-31 15:38:22

一夜无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准备就这么走了,没想到陆堪竟然过来了。我们俩刚好就堵在了门口,我尴尬的笑了笑,“早。”

“早。”

陆堪点了点头绕过我进门,他把早餐放下后看我还站在门口,微微蹙眉,“还不进来吃早餐,你不饿吗?”

我楞了一下,还是走进来了。“你怎么过来了?”我以为像陆堪这样的有钱人,活动应该挺多的,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富二代不是喜欢到处玩儿吗?

陆堪白了我一眼,拉开凳子直接坐下,“你要去医院?”

“是。”

陆堪买的是小笼包和豆浆,很好的中式早餐。

我和陆堪解决完了早餐后他递给我一支药膏,“昨晚太晚了没买到药膏,你擦一点吧,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肿了。”

我看了陆堪一眼接过药膏看,陆堪看我半天没有反应,直接过来打开了药膏就要给我擦。我急忙躲过,陆堪却稳住了我的肩膀,“别乱动,不然你又涂不到还要浪费时间。”

“哦。”

我也没有反驳,只能任由陆堪摆弄。

手机这时候突然响起,想要去拿的时候陆堪瞪了我一眼,他从桌上拿起我那黑白屏的手机看了一眼,“沈思铭?看来你们俩还真的是小情侣啊!”

“拿来。”

我愤怒的一把夺过手机,看着屏幕上面闪烁的名字却迟迟不肯接听。

“怎么?不想接他电话?你们吵架了?”

陆堪一边问一边拿那黏糊糊的药膏在我脸上涂,我烦躁的拍掉他的手,“你怎么那么八婆。”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我烦躁的厉害,直接往前一扔,装作没看到。

陆堪“噗嗤”一声似乎是在嘲讽我的自欺欺人,我很不满陆堪的举动,不过他完全不给我思考的空间,直接用手把我脑袋掰正继续擦药。

“你是不想让他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吧!也不想让他看到你现在这样?”

不得不承认陆堪不去学心理学简直就是浪费人才,我扭过头去用沉默来表达我的抗议。

“其实你应该接电话,告诉他你很好。”

“陆堪,别自以为是的随意剖析我,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哼,是吗?”陆堪扔掉了手里的药膏,直接拿手巾擦干净后看我,“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有拒绝陆堪的好意,到了医院我先去找了医生,医生说我外婆的情况还算稳定,只是老人家年纪大了,还有很多潜在的问题,让我多注意注意。

我去病房看了外婆,外婆刚刚醒,看到我来了只嚷着要出院,说自己一点儿毛病都没有,还说在医院里每天烧钱也不是办法。

我知道外婆那是怕我有负担,可我却不能答应。

“您就安心住下吧,钱您不用担心,我去找了我爸和我妈。”我决定不告诉外婆关于宋忠诚和张云芝的那些事。

“要是钱还不够,我再去找他们要。”

“佳佳。”

外婆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那双饱受风霜的眼睛里有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了。我别过头去不肯看外婆的眼睛,“我买了粥,您喝点儿吧!”

“佳佳,外婆是老了,可是不瞎。受委屈了吧?看你这小脸,佳佳啊,外婆已经是一只脚踏进黄土的人了,你不用为外婆这样委屈。”

外婆摸了摸我的脸,枯槁的手上有着厚厚的一层茧,“听外婆的话,咱回家!”

“外婆,您就听我的话吧,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反正无论如何我也要等你病好了才答应您出院。”

我的态度很强硬,外婆最后也没办法只能听我的。

2001年的1月22号,除夕的前一天,医院里稀稀落落的,值班的护士过来给我们送了饺子,我自己又炒了几个外婆爱吃的菜,和外婆围在病房里吃饭。

吃了饭我陪着外婆走了几圈,外婆因为身体关系需要早睡,我看着外婆睡熟了我才离开医院。

因为没地方去,所以我最近都住在陆堪那所别墅里,不过总在他这里也不是办法,而且外婆也说了,过完年就要回去了。

我想着要不要跟陆堪说一声,我就住几天就离开。

我下了公交车徒步走回去,夜里的三江静悄悄的,尤其是在这大过年的夜里就更加没人在路上行走。我快步绕过马路过去,在开门的那一瞬有一股暖意袭来。

客厅里开着灯,地暖的热气像是能融化掉外面的风霜。厨房里传来细微的动响,不时的有香味传来。

我换了拖鞋进去,客厅里坐着一个人,对面的墙壁上正播放着娱乐节目。

陆堪转过头来看到是我淡淡一笑,放下了遥控器,“回来了?”

我惊吓的看他,然后点点头,“你怎么在这儿?”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小年夜吗?他不在自己家里过年,跑来这边干什么?虽然这里也是他的房子。

“哦,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吃饭了吗?”

我摇头又点头,“你没吃吗?”

我说着看了厨房一眼,陆堪点点头,“我家是过除夕,今晚没人在家,所以找了厨师过来,你应该不会介意陪我吃顿年夜饭吧!”

陆堪这措辞简直无懈可击,再说我也没办法介意吧!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

这时有人从厨房里出来了,是一名年长的妇人,端着汤碗去了餐厅。

“少爷,已经做好了。”

那妇人解下围裙过来,陆堪点了点头,从皮夹里抽出一个红包递给妇人,“新年快乐张妈,您回去吧!”

“谢谢少爷。”张妈接过红包又忍不住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我略显尴尬的冲着张妈点点头。

“过来吃饭吧!”

陆堪率先进了餐厅,为了不扫陆堪的兴致我只能跟上去。

不得不说这有钱人家过年就是不一样啊,就算只是简简单单的炒了几个菜,那也是比我家里的强。

我去厨房拿了碗筷出来,又给陆堪盛饭。陆堪吃饭是那种很优雅的动作,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而我只管吃饱根本不会在意形象。不过我今天晚上的确是吃过了,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陪着陆堪。

餐厅里安静的只听得咀嚼的声音,还有筷子不时的碰到碗壁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我顿了一下,放下碗筷,“陆堪,谢谢你。”

陆堪顿了一下,脸上显现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

陆堪也放下了碗筷,“谢我干什么?”

“我跟外婆商量好了,过完年就回去,这段时间麻烦你了。”陆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医院里的那些人,是你照应的吧!”

其实之前好几次我都想问陆堪,只不过到最后都忍了下来,要不是今天我准备回来的时候碰上了护士长,她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陆家少爷吩咐的,我就知道医院里服务再好也不至于对我们那么优待。

“你外婆可以出院了吗?”

“可以了。”

“那就好。”陆堪点头,“吃饱了就收拾吧,我要回去了。”

我看着陆堪换了鞋离开,原本很大很暖的地方突然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我快速的收拾了餐桌上的残局,马上回到卧室里躺下。

我没告诉陆堪,这地方太大,大到晚上我一个人睡觉的时候都感觉到到处都有回声,我害怕的半夜都闭不上眼。

大年三十儿那天,我关了手机陪着外婆在医院里听大戏,外婆那个年代出来的人大都喜欢这些。我还记得小时候外公刚刚去世的时候,外婆带着我下地干活儿,田埂上就放着外公流下来的老式的那种可以放卡带的收音机。

“你小时候啊,可皮了,把隔壁王婆的孙儿打的皮青脸肿的,我说你这小丫头下起手来也狠。”

“这些您还记得啊。”

我佯装羞赧的蹭着外婆的肩膀,“那不是我小时候不懂事嘛,我现在很听话的,外婆您放心,等我读书毕业了,我一定找个好工作,买大房子,然后把您接过来一起住。”

“傻丫头。”外婆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双手摸着我的手背轻轻的拍着,“外婆什么都不要,只要我的佳佳平安快乐。”

“外婆。”我垂着头,蹭了蹭外婆的肩膀,“明天我们就回去好不好?我陪您一起回去。”

“好好好。”外婆点头,“丫头啊,外婆累了,睡一会儿,你出去陪你同学玩吧!”

“外婆?”我狐疑,顺着外婆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陆堪正站在外面,“这小伙子经常过来,外婆都看见好几回了,护士姑娘说是你同学,佳佳啊,外婆也不知道不明事理的人,你上学老师也教过你要知恩图报。”

“我知道,那外婆您先睡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我给外婆掖好被子关上门出去,“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你们家今天过大年吗?”

陆堪扬了扬手中的礼盒,“明天我们全家都要出省,恐怕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你不是说你要跟你外婆回去了吗?哝,这算是拜年的手礼,替我跟你外婆说一声新年快乐。”

我看着陆堪手里的礼品,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倒是陆堪十分随性的塞我怀里,“我可不是给你的,给你外婆的,就这样了,我先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