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  025 无法无天

025 无法无天

3124 2016-06-03 10:07:10

“无法无天这个词用的好,我都是个爹不要娘不疼的孩子了,你还期待我能多有教养?”

我爬起来,迎面对上宋忠诚的眼睛,宋忠诚还行要打我,被我躲开了。

“别总以为我怕你,我告诉你宋忠诚,在这世界上最没资格打我的人就是你了。”

我推开姜媛绕过去直接跑了出去,要不是我在海市没有去处,是万万不可能会来宋忠诚这里的。我也答应了沈思铭不跟他们吵,可他们却主动的来招惹我。

我一口气冲到了楼底下,夜深人静的,幸好这个时候不是冬天,也不至于冷,只是我在下楼的这一刻却又有些后悔了。我抬头望了望天,星空稀疏,几乎看不到星星。

跟宋忠诚他们大吵了一架,今晚肯定是不可能回去了。这会儿这么晚了我又不可能去打扰李佳思和沈思铭,我叹了口气,狠狠的拍了脑门儿一巴掌,“就你嘴欠,少说两句服个软不就行了吗?”

那天的后来是我实在没地方去了,出门的时候只带了手机,连钱都没有带,一个人在外面溜达了很久,最后碰上了陆堪,是陆堪把我给带回了家。

有的时候人的缘分真的很奇妙,明明我一开始很讨厌陆堪的,可几乎每一次都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陆堪出手了。

陆堪先是带我去吃了夜宵,后来又送我去了上次那别墅,“宋佳佳,你可真行,你上次不是说你父母双亡吗?”

我抬头翻了白眼,“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父母双亡了?”

“就上次你外婆住院那次,你别说你忘记了,宋佳佳你这么谎话连篇可不好。”陆堪看起来有些生气,他可能真的不喜欢被人欺骗。

我放下碗筷好整以暇的看他,陆堪被我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一双好看的眉紧紧的拢在一起。

“我要是没记错,我上次明明说的是不在,我可没说他们死了。”我挑眉,复而又想想,“其实也可以当他们是死的吧。”

我笑了笑,看陆堪面色难以苟同的模样,我猜想他一定难以想象我跟宋忠诚还又张云芝之间的恩恩怨怨吧!

我指着自己的脸和额头,“看见没有?我爸打的,一点儿可不含糊,再重点儿可能脑袋就迸浆了。”我说的满不在意,却看陆堪一脸的不赞同。

“你救我那次,就是我外婆住院那次,我就是被我妈拿了抵押赌债的,我跑得快才没被人给办了,呵呵,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

我站起身离开了吵闹的餐馆,陆堪急忙付了钱跟上来,“所以你才那么讨厌跟人接触?”

“我什么时候讨厌跟人接触了?”

我侧过头看陆堪。

男生这个年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我长得不算矮,可在陆堪面前还是矮了一大截。我看他的时候基本是要仰着头的,他的侧脸很好看,尤其是生气的时候。

我反问陆堪,他则是低着头看我,“你什么时候不讨厌跟人接触了?我记得你之前就很不喜欢跟班上的同学过多的交往,除了沈思铭,你看整个班里你还有朋友吗?”

我无言,陆堪说的这是事实。我在班上的人缘的确不怎么好,女生退避的对象,男生不与之共舞,我就像是一个班级里的怪物一样,如果不是还有一个沈思铭,我恐怕一个朋友也没有。

陆堪看我不说话,轻轻的摇摇头,“宋佳佳,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都在欠你一样?”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陆堪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马路上,我们俩边走边说,昏暗的马路上我们的影子被路灯拉的老长。

我侧着脸看陆堪,发现他始终都噙着笑,“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其实你比谁都聪明,可你就是不愿意往聪明的路上走,宋佳佳,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很特立独行?全世界都跟你不一样?”

我翻了个白眼,使劲儿往陆堪手上一招呼,“你饭吃多了吧!这么爱揣测人的心思,你怎么不去路边摆个摊儿?说不定还能挣俩钱!”我不由的打趣道,“不对,你家都那么有钱了,还是不要去抢别人的饭碗了。”

陆堪无奈的摇摇头,似乎对于我的善变有些无可奈何。正巧我们已经穿过马路了,司机张叔已经下车来开门了,看到我似乎也不惊讶,驾轻就熟的就开了门。

“宋小姐请。”

我咧开嘴笑了笑,“谢谢你张叔。”

对于第一次跟张叔的那点儿小小的不愉快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而张叔似乎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

我跟陆堪上了车,我又客套的说了几句麻烦了,陆堪白了我一眼,“得了吧,不就一地儿嘛,你都已经说了八百遍谢谢了,你不嫌烦,我还不想听呢。张叔,去我别墅。”

“好嘞,少爷您坐好。”

时隔几个月再回到陆堪的这别墅,什么都没有变化,除了屋外的气温。

我跟陆堪说了一会儿话后他就跟司机张叔走了,偌大的别墅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洗了澡躺在床上,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我一看都是宋忠诚那边的好吗,无非是看我那么晚没回去,害怕我死在外面了?

我关了手机下床,在阳台上待了一会儿。夜晚还算是凉爽的,而且现在也还没完全到夏天,所以不算热的天气。

不得不说陆堪家真是有钱,这别墅无论是采光还是地理位置都是很不错的,从这个地方看天空,竟然比别的地方看要近很多,而且星星似乎也比之前我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看到的多。

我搬来了太师椅靠在阳台上,手里拿了一杯温水,摇摇晃晃的抬头看天。

越是在陆堪这里待久了,就越是让自己清醒起来,我跟陆堪这差别还真不是一星半点,我想成为陆堪那样的人,可我首先得摆脱如今的困境。

陆堪说得对,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别人不愿意接近我,而是我从一开始就把这种可能掐断,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这一切似乎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给陆堪打了电话就直接离开了陆堪的别墅。

我回到了宋忠诚的家,彻夜未归,宋忠诚和姜媛看到我回来似乎都松了口气,宋忠诚还想要打我,可被姜媛拦住了。我没有跟他们吵,只是跟宋忠诚说了一句,“你们要生就生吧,我没意见。”

在宋忠诚和姜媛的错愕中我回到了房间看书,其实放下一些似乎真的会好一些,至少不会为难我自己。

我在宋忠诚这里待了三天,姜媛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只要我不闹,她随便我干什么都好。

我离开宋家去学校的那天,宋忠诚竟然破天荒的说要送我去上学,我自然是没有答应了,不过他还给了我一笔钱,说是给我的生活费,以后要是不够直接告诉他。

我收了钱点点头,打包了姜媛做的一些零食直接去了学校。

接下来的时间我渐渐的开始跟班上的同学一起玩,虽然效果不是特别明显,但是用陆堪的话来说,至少我努力了。沈思铭虽然觉得我的举动很奇怪,可他也觉得我能跟他之外的同学交流是一件好事。

在沈思铭的引导下,我的成绩也有了显著提高。2001年的六月份,似乎又回到了初三中考的那段时间,紧罗密布的考试接踵而来。因为下学期就要分科,所以这次的期末考试也就至关重要。

除了上课时间之外,课余和晚自习我都用来复习和做习题,沈思铭告诉我只要努力就有收获,没有努力自然什么也没有。

考试的前夕,班主任针对每个学生都进行了辅导,就是为了让大家能更加明确自己所长,要选对了学科才能对自己的将来负责。

在班主任耳提面命的督促下,我们都对自己进行了重新审视。考试终于来临,因为上次期中考试我的成绩还算不错,所以这次的考场也相对靠前。

九门学科考下来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而在最后一科考试结束后,属于我们的高一也就完美的画上了句点。

我这学期暑假没有回去,外婆的身体还算可以,我在宋忠诚的家里住了下来,虽然偶尔有一些争吵,不过基本上只要我不反驳,宋忠诚就不会借机发难。

因为我还未成年,所以就算是我想要去打工,别人也不肯要。在暑假的这段时间里我除了在家里温习功课之外,也跟班上的几个同学一起出去派传单。

王倩和徐菲的家里似乎有一些门道,徐菲的父母据说开了一家摩托车的总代理,每到寒暑假或者什么节日都会有大型的活动需要派传单。

因为需要跑的地方多,徐菲忙不过来就叫上了我跟王倩。虽然我跟徐菲的关系不算好,可也不算坏。因为我之前的靠近也算是有一些作用,所以王倩和徐菲主动打了电话给我,说是一起出去派传单,她爸爸也会相应的给我们一些酬劳。

我考虑到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再加上在家里就必须要面对姜媛,我虽然现在没跟他们吵架了,可也不代表我就真的要原谅他们,跟他们一起生活。

我答应了徐菲的邀请,偶尔过去帮忙派传单,而班上的同学偶尔也会组织一些活动,基本上这个假期也不算荒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