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oh!我的教授君  >  第二十四章:为什么会让自己受伤

第二十四章:为什么会让自己受伤

3087 2016-07-25 14:24:06

浅色的阳光之下,顾铭之缓步走来,俊朗的脸庞线条分明,薄唇微微抿着。

“顾教授……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纪云的脸色变了变,眸中有些心虚。

那抓着乔晓琪手腕的两个女生,也赶忙松了手,退在了一旁。

一开始听到顾铭之的声音,乔晓琪很是欢喜。可转念一想,好像每次顾铭之见到自己,她都是遇上麻烦了……在他的心中,自己肯定是个惹事精的形象吧。

“这是历史学院教学楼,我出现在这里很奇怪?”顾铭之淡淡的说,那淡漠的目光扫过面前几个女生:“以多欺少,我以为这是小学生才会做的事情。”

这话中的讽刺和批评已经很明显了,李纪云就是反应再慢,也明白过来。

她收敛了眸中的戾气,就跟变脸似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顾教授,那你实在是冤枉我了。我只不过是有些事情,要找乔晓琪对质而已。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听到这话,顾铭之皱了皱眉:“对质?”

“乔晓琪她蓄意报复,她故意造谣言抹黑我,让我名誉扫地!错都在她,我只不过是讨个说法罢了。”李纪云赶忙说道,镶着钻的指甲直直的指着乔晓琪的鼻子。

“你就是胡说八道,凭着你自己的猜测,就指责别人。”乔晓琪最反感别人指着她鼻子说话了。她抬手,毫不客气的将李纪云的手拍走。

“你!”李纪云气急,扬手就要去打乔晓琪。

乔晓琪朝后面退了一步,轻巧的躲开李纪云的攻势。

眼见着李纪云一副不甘心的模样,顾铭之上前一步,挡在了乔晓琪的身前。

“李纪云,你有证据可以证明是乔晓琪做的么?”他的提问,掷地有声。

“我……我……”李纪云愣了愣,明显底气不足:“除了她,还会有谁那样做!摆明了是她怀恨在心。”

这可真的是典型的“贼喊捉贼”。

乔晓琪在一旁冷笑一声,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面前的这个李纪云绝对是个极品。

“你并没有证据,单凭自己的猜想,就带人来挑衅。是这么个意思,对吧?”顾铭之的声音冰凉。

李纪云咬了咬唇,脸上挂不住了,语气低沉:“顾教授,你三番五次的护着这个乔晓琪,难不成你真的跟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顾铭之的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而一旁的乔晓琪捏紧了拳头:这个李纪云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她竟然当着顾教授的面,说这些话出来。

“一码事归一码。”顾铭之脸上依旧云淡风轻,顿了顿,又说:“李纪云同学,虽然说你父亲是市长。但是,你还是要记住,亏心事做多了,迟早会遇到鬼的。”

说罢,他侧身,看了一眼乔晓琪:“走吧。”

乔晓琪点了点头,快步的朝着门外走去。经过李纪云的身边,她明显听到一阵磨牙的声音。

顾铭之走的很快,大概是因为腿长的缘故。乔晓琪要小跑着,才赶上他的脚步。

走出教学楼大门,两旁是两棵上百年时光的梧桐树,那大大的叶子苍翠欲滴,绿意盎然。

“顾教授——”乔晓琪有些微微喘息,挡在了顾铭之的面前:“刚才真是谢谢你,又一次帮我解围。要不是你的话,我非得跟她们几个打起来不成。”

“就你这小身板,能打得赢几个?”顾铭之轻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她那微红的脸庞上。

“你可别小瞧我。像是我们历史考古专业的女生,一个个都是下过田野的。随随便便扛一桶水上六楼,都不成问题。”乔晓琪一本正经的说,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顾铭之看到她那副白大褂的打扮,目光又落在她的手上。当看到手掌上一道红色的痕迹市,浓眉紧紧的拧了起来。

还没等乔晓琪反应过来,顾铭之便抓住了她那只受伤的手。

原本白嫩的手因为整理清洗瓷片,所以脏兮兮的。而手心,一道明显的划痕,还有些血液混杂着泥巴。

“这是怎么弄的?”

“呃……没事啦。”乔晓琪有些尴尬,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抽回。可是顾铭之却用力握着,她试了两次都不成。

“你怎么这么笨,为什么会让自己受伤。”

顾铭之抬头,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浓眉紧皱,表情严肃。

感受到他那关切的目光,乔晓琪的心里不禁敲起小鼓来,“咚咚咚”的折腾的厉害。

这一次,她抽回了手。

“我们这节课是文物修复课,刚才清理瓷片的时候,不小心割到了一下而已。没那么严重的。”乔晓琪打着哈哈,想要缓解这莫名诡异的气氛。

“去医务室。”他的声音不容置喙:“泥土里面细菌太多,要是伤口感染发言就麻烦了。”

乔晓琪不禁在心里嘟嚷一声:她本来就是要去医务室的啊……

“顾教授,我现在就去医务室。你有事的话,赶紧去忙吧。”

“我现在没事。”顾铭之回答的干脆,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那回答的速度,让乔晓琪都呆了一秒。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顾铭之已经朝前走了一步:“走吧,我陪你去医务室。”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多说也无益。

乔晓琪只好乖乖地走到顾铭之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一抬头,就能够看到顾铭之那宽厚提拔的背影,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学校的医疗室内,平日里都蛮清闲的。

乔晓琪的伤口只是个小割伤,并没有什么大碍。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又上了药,用纱布缠了两圈,也就ok了。

拿了一点消炎药,谢过医务室老师之后,两人便一起走出医务室。

蓝色的窗户格外的干净,不时从外面传来两声知了的鸣叫声。

乔晓琪缓步的走着,心中思索了一番,还是问出了声:“顾教授,你知道学校贴吧里面,李纪云的那些黑历史都被人爆出来了么?”

“嗯……”他轻声的应了一句,有些漫不经心。

“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乔晓琪还是问出了声。

如果说开始她还一头雾水的话,当看到顾铭之出现,她的思路也渐渐地被打开了。

联想起之前他说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很有可能是顾铭之做。但乔晓琪还是有点不确定……这种处事风格,似乎跟顾铭之并不是很搭。

身旁的顾铭之突然停住脚步,低下头,深邃的黑眸看着她:“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说着,他顿了顿,眉头皱起:“抱歉。”

他干嘛要跟自己说抱歉?乔晓琪猛地抬头,睁着一双大眼睛,流露出疑惑的神色来。

“我没想到李纪云会去找你麻烦,是我考虑不周。”

他那双黑色的眼眸之中,蒙上一层浅灰色的愧疚。

乔晓琪的心蓦地一动,赶紧摆手,扯出一抹浅笑来:“没事的啦。不过还真的没想到,顾教授你会用这种方法。你怎么会对李纪云的那些黑历史那么了解啊?简直不可思议。”

“我拜托了朋友帮忙。”顾铭之苦笑,耸了耸肩膀:“没想到他会出这么一招。”

“顾教授你的朋友,可真牛。”乔晓琪说着,竖起大拇指来。

气氛一时间稍微缓解了,两人并肩一起走出大楼。

这个时候,钟楼那块的钟声也恰好响起。

“铛——铛——铛——”

悠扬的钟声,一声声的在整个校园里回荡着。

“你们的文物修复课,是钱伯森教授讲授的?”

“是啊。”乔晓琪点头应道,看着自己被包扎的左手,心里不禁庆幸:还好是左手,如果伤在右手的话,自己都不好拿笔写字了。

“在下次课之前,你还是不要去动手修复了。向钱伯森教授请个假,他应该会同意的。”顾铭之淡淡的说着,语气里透着一股关切。

“啊?请假。”乔晓琪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那可不行。别的课都可以不去,钱教授的课一定得去。我还得争取在他面前多表现表现呢。”

“为什么?”

“每一年暑期,钱教授都会从我们历史学院挑出三个学生来,和他一起下田野实习工作。”乔晓琪一说起这事来,就浑身是劲,双眼都冒着光似的:“如果能够得到这个实习机会的话,肯定能收获很多。”

瞧见乔晓琪这幅跃跃欲试的模样,顾铭之的眸中闪过一抹笑意。他上前一步,缩短了两之间的距离。

这突如其来的靠近,让乔晓琪有些发懵。睁着一双大眼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顾铭之。

他那张迷人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来:“那你倒不如在我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我可以考虑考虑,暑假带你一起实习。”

“轰——”的一声,乔晓琪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她怎么觉得这话有点古怪呢……

“顾教授,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一步了。”乔晓琪一边朝后退,一边挥手道:“再见,再见——”

一个转身,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望着那仓促离去的背影,还有她那红透了的脸庞,顾铭之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温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