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纯爱  >  禁射区  >  4 监视

4 监视

1521 2016-07-21 10:16:08

早晨天快亮的时候,我便回了自己的家里。来开窗帘一看,对面建筑的屋子已经亮了灯。陈沧水的影子在窗帘上时不时投出来。

我的屋子,在四楼,与陈沧水所在的屋子正好面对面。他所住之处,也是我特意安排。里面窃听器已经布好,楼下最近的三四个电话也都做了监听。

一夜未睡,我头痛的厉害,开了监听器,坐下来带上耳机,仔细去听。耳机里传来水声,我猜测他在洗脸或者刷牙。

眼前浮现他那一张十分潇洒的脸上涂上泡沫用美林牌剃须刀刮干净,他那双明亮的眼在镜子里反射过来……我似乎触摸到了属於这个人的气息。

当我猛然意识到在想什麽的时候,尴尬的自嘲。

也许是因为没睡觉,头太痛。

心知一个人这麽硬扛是不行的,我写了封信到楼下门卫处,一会儿邮差会把我的信收走,大概十点锺左右就能送到局里其他兄弟手里,中午之前就有人能来顶我的班。

我这边挨了一会儿,也没发现什麽不同寻常的内容。

时间倒过的不快,硬撑了很久,才到快午饭的时候,洗把脸,剃了胡子,换了身干净的长衫,下楼买了两包熟食一壶米酒,我装作走了很远的样子去了陈沧水那里。

他正躺在床上看书,我匆匆扫了一眼,乃是《上海风情》,多讲了一些上海地理,游玩之处,还有名伶之类。就我看,内容真是无聊的很。

他瞧见我来,自然非常欢迎。

我们两个人全把熟食当午餐,吃了个干净。吃饭的时候,我几次不经意的问起他的过往,全都被他有意无意的回避。

陈沧水问: “你可知上峰对我是什麽安排?”

我摇头:“最近暂时不曾有过结论。等我明日上班的时候,询问一下局长後转告你。”

“多谢。”接著他突然问我:“你知道熙安德路怎麽去吗?”

我面色如常,喝了最後一杯酒:“哦,那条路如今没了,改了名叫做安顺路,在静安那边,你如果要去我陪你去?”

他笑著摇头:“不用了。我没什麽事情,就是以前去过那里,顺口问问。”

我感慨了一番动荡不安,政局不稳,导致连地理街道都频繁变换。随後便找借口告辞了。下楼的时候,我瞧见已经局里的兄弟已经有两人装作路过行人在外面蹲点。

上楼後,杨子正在我屋里拿著耳机听著,见我进来,连忙站起来:“沈哥。这家夥挺狡猾啊,你们刚说话他一点儿信息都没露。”

“是啊。”我没告诉他们陈沧水是什麽人。

“他是地下党不?要不要我们……”杨子一脸凶狠的比了个姿势。

“不用。先看著吧。”我道,“你认真点儿,他很狡猾。我先睡会儿,如果他下午出门,你就让弟兄们跟好。别跟丢了。”

“好。”杨子拍拍胸,“包在我身上。”

过了几天,局长叫我过去。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签文件。我站在他办公桌前,站了十五分锺,他仿佛不曾看见我,只曼斯条理的签字。直到他手里的文件全部签完毕,方才道:“哦,沈醉啊,来了?”

“是,局长。”我勉强笑著。心里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什麽地方做的不够好,惹到这尊佛。

“陈沧水接到了?”

“是,我把他安排在我对面那个楼里,监视很方便。最近几天没发现什麽异常。”

“他出去过?”

“没有。一直在家里看书,很安静。也没打过电话。”

局长点点头:“陈秀江的尸体让人在吴淞河里发现。”

“哦。”我道。

局长把他那金边眼镜拿下来,捏了捏鼻梁,又戴上,才睁开眼睛瞧著我:“陈秀娟是你杀的?”

“是我,局座。”

他深深叹了口气:“小沈啊,你怎麽这麽鲁莽?”表情语气都无辜之极,可是整个事情就是他的暗示,现在还来明知故问。

“局座给我的指令是接陈沧水一个人。”我顺著他的话往下说。

“好吧。”局长又仿佛惋惜的沈默了一会儿,“你这样吧,明天把陈沧水带到局子里来。我可能要给他安排一些工作。”

我答应下来,回去本想和陈沧水略微提一下这个事,却因为太晚,就懒得去说。心里觉得他反正每日都在,明天上班叫上他便好。

没想到早晨五点多就被杨子摇醒。

“沈哥!”杨子呼吸急促,脸色都变了,“你监视那个人,出去了,我们跟丢了!”

我猛然清醒:“什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