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纯爱  >  禁射区  >  2 宝瑞斯

2 宝瑞斯

2409 2016-07-21 10:15:55

我是民国二十三年的临豐训练班出身。局长曾是我的跟踪课老师。

毕业后我现在重庆呆了一段时间,后来被调到了天津站。局长是当时的天津站行动组组长,正在筹备第七特别局,凭借跟他之间的师生关系,没费多大功夫,我就得到了他的赏识,才能够来到上海滩。

袁世凯复僻的时候,局长就已经在上海扎根,跟虹口几个黑帮交情颇深。宝瑞丝夜总会是局长在上海的老去处之一。在法日租界交界处,仗着黑帮势力,也没有警察敢管。卖淫、贩毒、赌博,倒是一样没少占。我太不乐意去那个地方,总觉得太过扎眼,怕被人盯梢。局长却爱去,经常跟黑老大玩扑克,一输便是一箱子的“袁大头”。

晚上八点半,我从船坞公司出来,换了身西装,叫了个黄包车过去。

走到门口,看门的小弟便已经瞧见我,连忙摘了墨镜,一脸笑意的巴过来:“沈先生好。”香烟也随后递了过来。

“嗯。”我点头,也不客气,接了烟,就着火吸了两口才问,“秦先生过来了吗?”

“过来了。正在跟我们老大玩牌呢。牟老大输了不少钱。今天都上金条了咧。”

“那我进去了。”我掐了香烟,丢在地上踩灭。

看门小弟给我开了门,里面那股子狐媚味儿就传出来。

说它是狐媚味儿,我还真觉得不假。烟雾缭绕中间挂着两三盏幽暗的灯,两三个穿着暴露的歌女唱着荒唐走板的歌曲。后面跟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跳舞。

我确实想停下来看看最近有什么新人,漂亮不漂亮。只是局长命令在哪里摆着,只能匆匆过去绕到舞厅后面的老板办公室。那里也站了两个彪蛮大汉。搜了我的身,把我的38枪收了,才让我进去。

牟青芳正叼着个烟嘴,皱着眉头看牌,抬头便瞧见我,哈哈一笑:“哦?小沈,你来了?”

他年纪不大,不过四十出头,留着漂亮的小胡子,里面是一件银白色长袍,外面穿了个黑色缎子马褂,乍一看去,不像个黑帮头子,倒似个教书先生,只是眼神却收的不够好。

局长经常跟我说,牟青芳长着一双血刀子般狠厉的眼。

“牟爷,局座。”我走过去打招呼。

局长只是看手里的牌,只点头。我便退到后面靠门的沙发那里坐下,自己拿着葡萄吃。旁边还坐了一个人靠在旁边吸烟土,瞧他长得有些阴柔,我觉得有点儿眼熟。

两个人桌子面前的金条堆了一堆,来去消减。

“你看出来谁赢没有?” 此时旁边的男人问我,把烟灯灭了。我回头看他,愣了会儿神。他也不以为意,反而风情万种的笑起来,声音柔软沙哑:“怎么?我比那桌子金条还好看?”

我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你是拍电影的大明星梁玉?”我问。

梁玉似乎嘲讽的笑笑:“什么大明星,还不是牟爷给的虚名。”

“哟,我们梁大明星怎么还不高兴了?”牟青芳已经结了牌局,二人走到我们这边,笑道,“你现在出去,怕是都被人认出来。还谦虚什么?”

梁玉只笑着看他,也不多话,任由牟青芳搂了他抱在怀里上下其手。

我站起来退后到局长身后。

“我这新宝贝不错吧?”牟青芳问局长。

局长只是点点头:“比上一次那个好多了。”

“这不一样。大学生啊。”牟青芳笑道,“梁玉,跟秦先生说说,你是什么地方毕业的?”

梁玉便道:“燕京大学医学预科。”

局长笑了:“专业挺好的嘛。下次如果生病,就请大明星过来看病。”

牟青芳也笑了:“还等什么,现在就让梁大明星给你看病。”说着已经把梁玉推到了局长怀里。我瞧着梁玉的脸色瞬间惨白,却只窝在局长怀里,不敢挣扎。

局长也不推辞,倒慢慢地动起手来,动静不大,从我这里看不见,只瞧见梁玉的表情变换波动,又是羞辱又是难受,勾人心魄的很。

连我都有点儿心猿意马。

梁玉最后浑身僵硬,然后急促喘息,局长已经伸了沾满白色乳液的手到他嘴边。他垂着眼眸,上前舔舐,脸颊都粉红。

牟青芳在对面咬着烟嘴,鼓掌大笑。

“沛霖啊沛霖,你这副正人君子的表情,真是虚伪至极,若是让学校的老师知道你这么折腾他的学生,不知道会骂你什么?”

局长取了眼镜,用手帕缓缓擦拭灰尘,问梁玉:“你老师姓什么?”

“姓胡。”

局长笑了:“那怕是会在报纸上大骂军统特务迫害燕京学生。标题便叫做‘德先生和赛先生走了,来了个衣冠禽兽’罢?”

“他能发什么报纸?”牟青芳笑问。

局长竟还认真的思索:“汪精卫下面的报纸《上海》之类,肯定不可能。《申报》也变成英美注册公司,自然不行。那么他只能发延安那边的报纸了。只是这样我便看不到。”

两个人便都笑了。

“沛霖,我用梁玉,跟你换沈醉。”牟青芳笑完了拿着烟嘴指我,“怎么样?”

我心里大骂这个老家伙不是个东西,玩了明星还要玩军统的人,岂非太不给戴老板面子?表面上却一丝不动。

果然听见局长缓缓说:“小沈是我学生。不换。”

“你这个老滑头。只玩我的人,却不让我玩你的人。小沈才不过25岁,年纪轻轻,模样也不赖,就天天跟着你杀人。你也太狠了吧?”

“那若要你说,他这副模样,应该干什么?”局长回头瞥了我一眼,问牟青芳。

牟青芳一叉手,笃定道:“自然是放在床上。”

局长端起茶杯,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方才道:“我刚到上海那会儿,上峰指令,要暗杀个日本海军军官。经调查,这个日本人喜欢玩戏子。我就把小沈送给了他。你猜最后怎么着了?”

“怎么了?”

“小沈把那家伙在床上剁成了八块儿。”局长道。

牟青芳打牌最后输了,梁玉被送给了局长。

“局座,那个日本人不是死在床上,我还没出手,赤匪就已经把他弄死了。”出了宝瑞丝夜总会后,我道。

局长瞥了我一眼,我立即噤声。

他转身上了冷清的马路,我随后跟上。

装着梁玉的车子从我们身边开过,局长掏出怀表来,就着路灯看了看。

“牟青芳的手下给了你什么?”他问。

“什么?”我装糊涂。

“我看到了,他们塞给你一个小盒子。”

不情愿的从兜里拿出那个大小类似烟盒的东西递给他,局长打开一看,转身就扔到了黄浦江里。那里面是难得找到的高纯度的海洛因粉末。

不消一会儿,载着梁玉的车子在我们身边停下,局长开门进去,梁玉坐的很靠里,我没瞧见他的脸色,我猜估计不会怎么好。

“以后你再敢沾这些东西,我关你一年禁闭。”局长坐好后回首道。

“是,局座。”我小声回答。

车子开走后,我方才松了口气。

我不喜宝瑞丝夜总会,原因乃是因为局长在牟青芳那里玩了人后,看我的眼神就仿佛盯着猎物般。

让人不寒而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