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纯爱  >  禁射区  >  3 不存在的人

3 不存在的人

1520 2016-07-21 10:16:02

民国二十九年十月十四日晚。

陈沧水到来所住之处,我已经安排妥当,屋内置办的东西也齐全,因为是局长特命,所以全部是由我一人完成。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不敢再犹豫,下了楼便开车直奔杨浦树港32号码头。

码头一片漆黑,只有远处灯塔忽闪的灯光直插入夜空。偶有渡轮经过,汽笛长鸣。再然后就是江水拍岸的声音。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

陈沧水这个人的背景很蹊跷。我早晨抽空去查了他的档案,就我能查到的最高级别档案中,都无此人存在。我又忆起此人是当年行刺汪精卫之人,就偷偷托了安插在‘76号’的人去查。回来了的结果却告诉我,那人已经死了。

这个陈沧水,乃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至此上海辖区内所有我能接触到的线索全部中断,我捉摸着让天津站的兄弟查一查,但是恐怕也要很久之后了。

刚过零点,不到十分钟,就看到远处打来信号灯。

三闪,一灭,再闪。

那是事先约定的暗号。

我拉回神智,用手电筒回了安全的信号。又过了一会儿,听见江水拍打船身的“啪……啪……”声。那船便近了。

我看看表。

十一月十五日凌晨30分,船只准时靠岸。

三分钟之后,有人从甲板上走了下来,就着手电筒的灯光,我看清了来人。

陈沧水。

他如照片上一样笔挺,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典型的军人身板,锐利的眼神让我不敢直视,漆黑的瞳孔后面有什么我看不透的东西。

简短的招呼后,他转身从船上扶了一个人下来。

“小娟,你小心。”这时候声音倒是温柔了起来,一瞬间那种军人气魄被收了回去,只剩下谁人都看得懂的温柔。

“你好。”那妇人打扮的女子冲我行了个军礼。

“这位叫陈秀娟,去越南时毛处长给我安排的夫人,为了掩人耳目。”陈沧水简洁介绍了一下。

我笑着回礼握手。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上峰绝不会不知道是两个人一起回来,却只发出了接陈沧水的指令……真是耐人寻味。

我开着车送二人回了租界,一路小心驾驶,确定没有人跟踪,方才在公寓楼下停好。帮他们二人拎着行李上楼,一路说说笑笑,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

“我已经办置了一些日常用品,你看还缺什么,如果需要就告诉我,我去买。”我塞了一卷钞票给他,然后又拿了五十个袁大头,“现在世道不好,银元好多地方用的更多,你收好。”

“好,谢谢。我看也差不多了。”他道,“沈先生准备的很周全。”

“叫我沈醉就好。”我道。

陈沧水笑笑:“那么好吧,沈醉。上峰是什么安排?我和小娟还做假夫妻吗?”

我看了陈秀娟一下,顿了顿道:“不,我接到的指令是安排你在这里。陈小姐另有去处。”

陈秀娟分明有些舍不得,却只好提着行李跟我出门。两个人在门前依依不舍,仿佛真是夫妻。我却瞧出陈沧水那双眼睛冷冷的,一点儿情谊都没有。倒是陈秀娟满眼的柔情蜜意,怕是真正陷了进去。

两个人好半天才分开,我带着陈秀娟坐回了车里,她安静的坐在后座。我把她的衣服放在后车厢里,靠在车尾,掏出烟来,抽了两根,最后一根掐灭,没扔,小心翼翼的放在兜里。这才走到陈秀娟那侧。

我开了车门冲她微笑:“陈小姐,对不起。”

“怎么……”她话还没说完,我便已经将携带式注射器插入了她颈部血脉处。她眼睛骤然睁大,狠狠看着我,仿佛要挣扎,可是我知道她除了眼神,已经没有一个部位可以挣扎。这种死亡注射器里的液体混杂了巴比妥、肌肉松弛剂和高浓度氯化钾,在监狱里拿政治犯做实验的时候,几乎四十秒之内可以让人无痛死去,甚至连挣扎都没有。

就好像现在的陈秀娟。

抬头瞧陈沧水那个房间,昏黄的灯光在这一刻才熄灭。我猜想,他也许一直在上面安静的看着,直到我完成所有的步骤。想到陈秀娟那含情脉脉的双眼,不由得觉得有些兔死狐悲的触景生情。

把那废弃的注射器放入陈秀娟的贴身衣物内,合上她的双眼,将她安放在后座上。乍一看似乎只是睡了过去。

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我现在发愁的是,如何在天亮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陈秀娟的尸体处理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