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末世最后的守护  >  第四十章雪中发酵的感情

第四十章雪中发酵的感情

3558 2016-12-24 10:00:08

黑熊被外物撞击,本就恼怒,才不管是什么拿起来就死命的甩出去。肖翮的车犹如玩具一般被黑熊甩了出去。

车上三人,颠来倒去,差点没吐出来。好不容易滚了几圈停下后,三人勉强从车内爬出。

“你们快到后面的车上去,我来拦住它。”

肖翮挡在两人身前,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不,你在哪儿,我在哪儿。”陵敏在任何事上都能依着肖翮,唯独在面对危险时,她必须与肖翮站在一起。

“听话,你在这里帮不到任何忙,只会成为我的拖累。”

“不,你在哪儿我在哪儿。”

甄珠识趣的早跑去了后面的汽车,只有陵敏还倔强的不肯离开。

黑熊才不会给两人时间在这里讨价还价,怒吼着朝两人冲来。

“陵姐姐快上车。”后面的汽车发动,白烨惊恐的朝陵敏喊着,希望她赶快上车。

然而陵敏连回头都不曾,拿出唐刀,与肖翮站在一起,做出备战的姿势。

“你们先走吧,我要留下来陪肖翮。”陵敏的声音在黑夜里,有力而清脆。

让任何听到的人都能明白,她说这句话时的决心和胆量。

“你...你们要保重。”白烨也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劝她,时间不等人,汽车发动如离弦冲了出去。

变异黑熊冲了过来,还未靠近两人,一道雷电劈过,生生让变异熊止了脚步。

‘嗷’黑熊怒吼,附近闻声的小动物,无不抱头鼠窜。

大雪纷飞,黑熊在白雪中显得庞然笨拙,可是它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笨拙。尽管肖翮用雷电劈它,也伤不了他分毫,顶多就是给他挠痒痒,如果非要用实质的武器来比喻肖翮雷电的威力,那就相当于用一根棒子打在沙包上。

棒子能给沙包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他们俩在黑熊的眼里,就跟两只耗子一样,一巴掌随便拍死好几个。陵敏身上贴了高级大力符,低级日行千里符。

几番纠缠,手臂都挡得麻木,黑熊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两人且战且退,然而看似笨拙的黑熊一直对两人穷追不舍,似乎找到什么美味一样,不肯放过。

其余五辆车早开远了,开出四公里,还能听到黑熊的怒吼声。众人忍不住颤抖,虽然有些内疚,可在变异黑熊面前,他们人再多也是去送死,没有大型热武器,军队都不敢正面与黑熊交手。

变异黑熊几次三番都没能抓住两人,越发暴怒,左一巴掌,又一爪子,旁边的树木都被遭了秧。

两人快速闪退,忽然,黑熊一巴掌朝肖翮扇去。肖翮的雷电劈过去,并没有阻挡它的攻势。陵敏来不及考虑,整个人扑过去,推开了肖翮。

“噗”

“陵敏!”

“我没事。”陵敏连忙站起来,此刻周围已经没有人,她连嘴边的血迹都来不及擦,毫不犹豫地从空间拿出一辆新的路虎。

然后顺手贴了一张盾符在车上。

“肖翮上车。”

肖翮连忙上车,陵敏发动汽车,黑熊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从它眼前溜走。一巴掌拍下去,本以为会被拍成豆腐渣的汽车,居然只是震动了一下,就安稳的开了出去。

黑熊一路狂奔追赶,好几次出手,汽车都安稳无恙。这还是第一次有活物从它眼前逃走,它实在想不明白,明明以前轻轻一拍就碎成渣的汽车,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坚固。

路虎遭受了连番重创依旧安然无恙,平平稳稳的开远。

黑熊追了好几公里,最终放弃了追赶,它气的直把周围能毁的都毁了个遍。尤不解气,朝天怒吼了好几声,才算是颓丧的朝树林深处走去。

开出十多公里,两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陵敏浑身冒着虚汗,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她强撑着开了这么远,如今感觉到稍微安全一些,便再也坚持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噗......”

“嘎”一个急刹车,汽车停在了路边。

“陵敏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肖翮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他抱过陵敏,用衣袖擦拭着陵敏嘴边的鲜血。一向有洁癖的他,此时毫不在意衣服上沾染的鲜血,只恐陵敏出什么意外。

“我没事,我好累,我睡一会儿,你先把车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好,你要坚持住,一会儿就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肖翮的话还没说完,陵敏已经晕倒在他怀里。肖翮身上的丹药不多,几乎都是恢复灵力和固本培元的,治疗内伤的丹药根本没有。

看陵敏的情况应该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也不知道培元丹有没有用,不管了先吃一颗吧。肖翮拿出一颗培元丹,没有水,也不知道该怎么喂。只好放到自己嘴里嚼碎,混着口水让陵敏吞下。

陵敏毫无反应,肖翮用了七八分钟,才算是将一颗丹药喂下去。

此地不宜久留,肖翮将陵敏放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然后自己坐到驾驶座。一路开车寻找落脚点,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开不动了,雪越下越大,道路基本都被掩埋,就连方向也难辨。

前路茫茫,几乎整个世界都被白雪覆盖。因为汽车内有空调,两人不算冷,可是一旦汽油用完,空调就会停止,到时候,他们两人也会被冻死的。肖翮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境,他该怎么办!

天亮了,或者说已分不清究竟是天亮了,还是快天黑了。他们已经在车里呆了十二个小时,看手表的时间,此刻是下午五点十分。

陵敏还没醒来,肖翮已经放弃找一个避雪的地方。现在连路都看不清,乱开反而危险。他只能找个靠边的地方,停下,将陵敏抱在怀里。

“陵敏,陵敏好点了吗?”

“好冷,好冷,好冷......”

车内空调已经开到26度,他不知道汽油还能支撑多久,希望那时陵敏已经苏醒。他刚刚又在包里翻出了好几种药,不管抗生素,还是青霉素,凡是能消炎、消肿、化瘀的都给陵敏喂了一颗。

陵敏没有苏醒,他也没有胃口,静静的抱着陵敏,感觉她的体温,心里才有一点点踏实的感觉。

两人相互依偎,在车里又过了一夜,半夜汽车没油,空调自动停止。温度比起昨天又降低了几度,人走出去,不消一分钟就会被冻僵。

陵敏是被冻醒的,她想抬起手臂,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牢牢的抱在怀里,根本动不了。侧头望去,是肖翮疲倦的睡容。

睡着后的肖翮依旧紧皱眉头,卷翘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白皙的肌肤,比女人还好,小而薄的唇,近在眼前,让人有一种被蛊惑想要去尝尝的欲望。

鬼使神差,她悄悄凑了上去。越来越近,心跳如雷,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放弃,想要偷亲的想法。

当她真的凑上去时,大脑其实是短路的,只觉得烟花在脑海里炸开,还来不及回味,就消散在空中。那种一瞬间的极致美丽,只有体会过的人才明白。

然而她再没勇气偷亲第二次,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呼吸,换气。”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

陵敏瞬间窘迫的无以复加,直接一头撞进肖翮怀里,不敢抬头面对。

这一刻,肖翮仿佛看到了,许多年前,某个小姑娘的身影。

“呵呵,现在才来害羞会不会太迟了。”

头顶的声音爽朗中带着促狭,这是末世后,陵敏第一次觉得肖翮真心的笑了。

“让我看看你好了没有,身上还有哪里痛?”

其实陵敏身上哪里有伤早被他检查过,在陵敏昏迷的时候,为了上药,他曾将陵敏脱光过,只是这件事,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陵敏稍微动了动,除了肢体有些僵硬,并没有什么特别痛的地方。不动不知道,一动才发现,真是尴尬,她现在还坐在肖翮的腿上?

肖翮仿佛看不出她的窘迫,抱着她又挪了挪身子,拍了拍她的背,问道:“这样痛不痛?”

陵敏感受了下,似乎是有点痛,只不过没有当初那么痛。便轻轻点了下头,算是回答。

肖翮又四处拍了拍,每拍过一个地方,就问她痛不痛。除了开始拍的地方有点痛以外,其他地方都还好。

如今两人都还穿着单薄,车内空调又停止了,再不拿衣服出来,只怕都要感冒了。陵敏想到这里,连忙从空间里拿出两套羽绒服,保暖衣,还有若干食物。

“一会儿吃点东西,我们就去找个房子住下来,之前你昏迷着,我不敢抱着你下车去找落脚点。”

“好,我记得我空间里有一种袋子空间很大,我给你装一些物资,省的以后我晕倒你没有物资可用。”

“恩。”

陵敏装了足够吃一个月的粮食在乾坤袋里,乾坤袋很小,装到背包里一点不占位置。陵敏又在空间里找了半天,总算找出了疗伤用的丹药,虽然感觉身体不是很痛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吃点药治好才行。

两人吃过饭后,裹着羽绒服,从车里出来,陵敏顺手收了这辆车,原处只留下一个车子的印子。

两人冒着风雪,艰难徒步而行。

大概是天太冷了,连丧尸都很少看到,零星几个丧尸,皆被肖翮一道雷劈死。肖翮拉着陵敏走了半个小时,总算是看到房子的影子。

又过了半小时,两人总算是找了处还算干净温暖的套房住下来。

住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一切搞定,两人坐在沙发上,相视而笑。

这一刻的平静,如果能暂停,也未尝不好。只是许多事,都变化无常,难以预料,今日的平静不过是为了迎接来日更大的动荡。

此刻两人的内心是满足的,不管外面风雪多大,他们有吃有喝,没有外界的打扰。肖翮安心修炼自己的雷厉诀,陵敏无聊会修炼修炼养神经。

偶尔一起聊聊天,猜想如今的基地会变成什么样,有时也会伤感,为那些无依无靠的普通人担忧,更多是无能为力。

肖翮经过这一次,感悟特别多,进阶神速,一下子从培元初期,到了心动初期,跳了两个阶段。要按异能者的等级算的话,他应该到了异能五级。

这场雪足足下了十天,外面的世界仿佛静止。在这十天里,两人再也没提过当初那一吻,肖翮是满不在乎,而陵敏是根本不好意思说。

尽管亲都亲了,抱都抱了,两人呆在同一屋檐下,还是各睡各的,再没有任何亲密举动。陵敏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肖翮无微不至的照顾,包揽了一切大小琐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