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妙手医妃  >  第025章:村长儿媳

第025章:村长儿媳

2076 2016-11-09 21:39:01

“你说我怎么在这,你这臭丫头吓死当娘的了。”

  李寡妇眼神看向穆澜,一脸诧异“这不是穆大夫吗?”

  话刚说完,她突然面色一边,推开李大娘,捡起菜刀就冲向穆澜,“我杀了你,杀了你!”

   穆澜瞪大眼睛看着那菜刀冲着她就砍了过来,根本来不及躲避。

  就在此时,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那把菜刀,用力一扭,菜刀就落入他的手里,而李寡妇闷哼一声就被打晕摔倒在地。

   穆澜突然觉得自己看到陆煜城还有些心虚,犹豫了半晌,“你,你怎么来了?”

  陆煜城看着他,表情淡淡的,眼里很明显的是不满。

  “师父,你的手受伤了?,怎么满手是血?”子陵惊呼一声。

  而那双手此时又将穆澜的手翻来覆去的检查一遍,见不到伤口,又看见搂着李寡妇一脸惊恐的李大娘胳膊上的报扎之后,冷哼一声丢开穆澜的手,转身往院外走去。

  穆澜这才回神,下意思的回了句,“是、是李大娘被咬伤了,我、我还没洗呢!”

  还未走出院门口的陆煜城身子一顿,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陆严给夫人打盆水。”

  “是,爷!”陆严对着穆澜行礼之后,就去找盆打水。

  

   “子陵,他怎么会来的?”穆澜眯着眼睛看向子陵。

  子陵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路上碰到了师公,所以就带过来了,幸好来的及时,不是师公,师父你就毁容了。”

   穆澜勾唇冷笑,看着那小狐狸一样的子陵,“是吗,还真是巧啊!”

  子陵认真的点点头,确实是巧啊。他以为还得透过酒楼才能联系上师公,谁知道陆煜城竟然找了过来。

   “穆大夫,我们大丫不会有事吧?”她就看见那个男人往大丫脖子后面一拍,大丫就昏了过去。

   那个离开的男人看着那么凶,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啊。

   “不会,只是让她昏睡一段时间,你一定要看好她。”穆澜认真的叮嘱李大娘。

   见李大娘点头,穆澜这才带着子陵回到许富家。

   刚走进院内,就看见陆煜城抬头看着那棵枣树,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见她回来手上还带着血迹,“过来。”

   穆澜在他眼神下走了过去,陆煜城扯着她的袖子走到木盆前,伸手将她的手按进了盆里,细细揉搓。

   穆澜诧异的缩回手,不由的去用手背探了探陆煜城的额头,“你没事吧?”

   陆煜城丢了一个帕子给她,转身坐在石凳上,抿了口刚刚许富媳妇倒的白开水,喝了口又放了回去。

   “这个村子过于诡异,跟我回都城。”

   “我暂时可能没有办法回去。”穆澜叹了口气。

   “怎么说?”

   “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说,但是这村子的诡异不查清楚,我没有办法回去。”穆澜看向他,眸子带着鉴定。

   其实她心里也有些觉得真的像是一种蛊,但是她也不太确定。

    

   “我会让官府出面彻底查清,你带着子陵跟我回去,嗯?”陆煜城突然看向他,温和的声音带着点魅惑。

   穆澜呆滞了下,勾唇笑了笑,食指微挑陆煜城的下巴,“你既然都已经找了过来,那就解决好再回去吧。”

   说完,转身就往屋内走去,边走还止不住的偷笑,估计陆煜城是真的没有被女生调戏过,整个人都愣住了。

   为了尽快解决此事,穆澜绝定晚上打断那些女人去河里。

  

   夜,陆煜城跟陆严带着子陵,都站在了树下,初秋的天泛着冷意。

   “夫人,属下应该怎么做?”面对这种诡异的事情,陆严还真是第一见,好奇多过害怕。

   而穆澜则是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到时候你就直接打昏其中一个人,我要仔细的观察一下。

   陆严点点头,陆煜城则静静的靠在了树干上。

  不一会儿,村子里的女人又开始往河边汇聚,穆澜拉住陆严指着其中一个女人,“你去打昏她。”

   那个女人就是乞丐婆的相公又娶的邻村的一个女人,长相清丽性子又温和,身体,穆澜给她把过脉,算是许家村的妇人们身体最好的一个。

   陆严二话不说冲过去就打昏了那个女人,按照穆澜说的,将她直接扔在了一处破旧的茅草屋前。

   穆澜细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女人,发现她依旧是陷入深度睡眠的状态,但是有一些微表情时不时的出现,令穆澜更加的怀疑。

   下半夜之后,穆澜跟着陆严走到了溪边,平时刺骨让穆澜都不敢靠近的河边,这次却突然的任何冷意都感觉不到了。

   穆澜趁机再河里四处观察了一下,也没有发现有用任何的东西。

   现在只好等明天那个女人醒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次日,穆澜刚起床,就听见外面一阵的哭声蜂拥了过来,穆澜吓的连忙关上门。

  “穆大夫,你快点开门看看我媳妇啊!"

  “对啊,穆大夫在不在,出来看看吧!”

  外面一群人哄哄的吵了起来,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陆煜城走了到穆澜的身边打开门,就看见门口跪着一个长相憨厚的男人抱着昨天晚上陆严打昏的那个女人,而这个就是乞丐婆的男人,村长的儿子?

穆澜一步步走近那个女人,忽然面色僵住,躺在怀里的女人脸上已经长出了老年斑,皮肤收缩,而且一头白发,整个人如同六七十岁的老欧。

  别人怎么说,都没有自己实际看到的震撼,穆澜忍不住的浑身颤抖,就这么一夜就变老了。

  “穆澜,别担心。”陆煜城扶住她的肩膀,出声安慰。

  “穆大夫,求你救救她啊!”村长儿子扯住穆澜的袍子,哀求着。

  穆澜皱眉用力的摇摇头,头好像又开始痛了。

   “穆大夫,你一定能救好她的,救不好她,我也不活了!”男人痛苦的瞪红眼睛。

   “你们之前有这种情况吗?”穆澜低垂着眸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围在一堆的村民听到此话,顿时一片寂静,就连刚刚说要死的男人也都低着头不说话。

   穆澜扬起下巴缓缓扫过众人,“这是什么意思?有还是没有?想要我救人就麻烦实话实说,不然我也无能为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