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妙手医妃  >  第009章:子陵遇袭

第009章:子陵遇袭

2069 2016-11-13 21:53:02

 而穆澜却 看着坐在轮椅上面容温和的华公子,长相虽然没有陆煜城那样俊美,却面容温和,但是在穆澜看来,他 身上有一股阴沉之气,虽然笑的看似温柔。

  她常年接触种蛊以及养蛊之人,很容易就能感觉到那种 常年在黑暗中的气息。

  忽然,穆澜被人推了一下,身子一个踉跄,一双手从身后将她搂住,“你没 事吧!”原来是陆煜城扶住了她,他却附在她耳边,“这么盯着一个男人看,别忘了你已经成亲了。”

  穆澜勾唇,手肘向后用力一杵。

  “我们大人与华知府相识,既然遇到了不知道可否帮忙彻查此 事?”陆严上前询问华公子。

  “两位客气了,父亲今日才去邻县,谁知就出了此事,我一个废人带 着个妹妹实在是无能为力,还请几位不嫌弃,还请暂住我别庄。”华公子内敛的笑了笑,拉着华姑娘后 退了两步。

  陆严将一群下人聚集在了一边询问此事,原来早在一年前,就经常有女子突然消失,几 天后就会在偏僻的地方找到,浑身赤裸,身上遍布奇怪的虫子,曾有仵作将虫子拿去,后来竟然中毒而 死。

  后来每隔几个月便会发生这种事,上至官家小姐,下至农村妇,那个淫魔好像四处乱窜,没有 定居之地,所以导致人心惶惶。

  穆澜看着仵作小心翼翼拿起蛊虫,心中暗笑,那只是普通的迷情蛊 ,一种媚蛊,根本不会置人于死地。

  溪阳城是平林大长公主的封地,华知府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 理知府,所以来的也只是城中的校尉带着手下将尸首带走,具体的事情还得慢慢细查,毕竟也不可能将 整个庄园搜一遍。

  一位长相敦厚,穿着蓝锦服,在一群同样服饰的人簇拥下走了过来,见到陆煜城 时,轻咳了两声,“我是苏校尉,就是你们发现尸体的吗?”

  “是,我们与华家小姐发现的。”陆 严回答。

  “这几位既然是发现尸体的人,给我们腾个地方,我有话要问。”苏校尉瞥了眼手下,几 人就将下人门遣散,将华小姐他们送出院子。

  “属下参见六王爷,陆侍卫,不知道王爷此次前来是 所为何事?”苏校尉恭敬的说道。

  原来苏校尉乃是长公主府总管的亲儿子,在六王爷陆煜城来到溪 阳城时,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特意亲自前来别庄。

  “起来吧,只不过听说溪阳城出现了嗜血 的恶人,本王向来是个闲散之人,这不就来凑凑热闹。”说着,伸手将穆澜搂在怀里,一脸的笑意。

   在外人面前,陆煜城是一贯的出生高贵的玩世不恭的花花王爷。

  “王爷还是小心点为好,最近溪 阳城可是很不太平,自从一年前出现少女惨死之事之后,最近又出现了吃内脏的恶人,城内可是人心惶 惶,就连邻县也遭受到了波及。”

  苏校尉对发生的事情简直是一头雾水,最主要平林大公主很快就 要回溪阳城与驸马团聚,还找不到那恶人,六王爷再出个什么事情,怕是他的位置就要换人来做了!

    “放心,本王有侍卫跟着,不会出事的。本王也很想知道凶手是怎样凶残的人,借阅一下以往卷宗, 苏校尉你看?”

  “王爷说笑了,属下等下就派人将卷宗拿给王爷,王爷能帮忙,属下乐意之至。” 苏校尉松了口气,有六王爷的帮忙即使找不到凶手,想必公主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

  见苏校尉手下 的人走了,华小姐与华公子这才走了过来,穆澜直接推开陆煜城的手。

  “我华瑾舟在此,谢谢几位 了。”华瑾舟眼神淡淡滑过穆澜,看向陆煜城。

  “客气了,举手之劳,除了此等事,我等也不叨扰 两位,回房歇息了。”陆煜城带着穆澜往住的地方走去。

见那两人出了庄园,穆澜突然觉得有些不 对劲,甩开两人急冲冲的冲入了住的院子前,顿时面色苍白,踉踉跄跄的往前跑了过去。

  只见子陵 满身血痕的躺在院子里的地上,而阿白血淋淋的蜷缩在他的旁边。

“子陵!”

 “阿白”

 穆澜瘫坐 在子陵旁边一手摸着阿白,一手摸着子陵,满脸慌张的探着脉搏,在探到微弱的脉搏时,这才送了一口 气。

幸好都只是重伤虚弱,不然要是失去这两个人,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快 ,将子陵抱进去!”穆澜焦急的看向陆严。

陆严一把抱起子陵冲进屋子里,小心的放到床上,穆澜慌 张的从药箱里掏出急救子陵的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待他脸上的死气稍稍退去,拿仅存的一点寻舍草用 巴掌大的药杵一点点的研磨碎,混上提取他身上其中一种毒的解药,一点点喂了下去。

 陆煜城看着眼 前手法利落救治子陵的穆澜不由的迷惑,虽然身为庶女确实没有穆萧萧得到的关注点多,但是穆家是医 学世家,不可能接触到这么多的毒物,她到底是谁教她的呢?

穆老夫人是神医之后,虽然是医毒不分家 ,但是他从来没听过穆家对毒颇有研究的人,

穆澜微微拨开阿白的牙齿,塞进一个药丸进去,进而检查 了整个身子,发现它是疲惫过度,身上的血却不是它的。

屋子里有打斗的痕迹,一摊摊的血迹,桌子跟 凳子全部都被踢翻了,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没有下人听到?或者是子陵的呼叫估计也没有人听到?

穆澜 招呼着两人出了门,坐在门口的石凳上,静静的看着路上的血迹,半晌没有说话。

“到底是谁跟一个孩 子过不去,你们有什么事不可以对我们说的?”陆煜城面色阴沉的看向穆澜,她每次出现的都很诡异, 最主要昨天晚上打伤她的人,她一定认识。

 现在他们几人仅仅就出去了一个时辰,就出现了这样的情 况。

穆澜看向陆煜城,微抿唇,“不用试探我,我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但是他们一定是有预谋的打伤 子陵。不然房里打斗丫鬟不可能听不到,子陵都跑到院子里了,不可能不会喊我们,偏偏却将我们引到 那么远的地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