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妙手医妃  >  第024章:邻居发狂

第024章:邻居发狂

2100 2016-11-08 21:17:21

“子陵。”陆煜城阴沉的喊了句。

   “爷,您认识?”掌柜小心翼翼的问着。

   陆煜城点点头,示意子陵跟着上楼,陆严也挤眉弄眼的跟在身后。

   “子陵小公子你找掌柜的不会就是来找爷的吧?是不是夫人让你来找的?”陆严一脸八卦的模样。

   子陵淡淡看了他一眼,“是我自己拿着令牌找师公的。”

   前面的陆煜城听到师公这称呼,虽然觉得怪异,但是眼里还是带着笑意。

  

   三人在包间坐下,陆煜城抿了口茶看向子陵,“出事了?”

   子陵皱起清秀的眉毛,“师父她,她最近变的很诡异。”

   他将遇到乞丐的事情一一将给陆煜城听,还有穆澜最近一直出现幻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陆煜城。

   陆煜城一把捏碎茶杯,揉了揉眉头,阴恻恻的开口,“她自己难道没有感觉吗?”

   “师父,她估计自己也发觉了,所以都没有去肖家村给那个村长的儿子送药,这根本不像师父的性格。”

   穆澜治疗一个病人,是必定要治疗到她认为完全不需要她就可以痊愈的时候才会离开。

   “一个村子,竟然如此的诡异,我们先去村子里跟穆澜回合吧!”陆煜城一脸冷意的说着。

  

   这边,穆澜带着阿白走进李寡妇家。一个三大间的小院,静悄悄的听不到人声,只有鸡鸭的叫声。

   “有人吗?”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也只好在门前喊着。

不一会儿,右边关着的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老妇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穆澜,“你找谁?”

   “大娘,我是游方郎中,昨天听许夫人找我看病,所以这才来打扰。”

   那妇人一脸惊奇,“哎呀,早就听说许家村来了个俊俏的郎中,医术都抵得上御医了,真是,快快,来大屋坐会儿。

   妇人带着穆澜走进中间那间房,一个桌子,几把椅子,倒像是饭厅。

   “穆大夫,你可要救救我女儿,她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躺在床上也起不来,也没有风寒,你说我还得回去照顾我家刚足月的小孙子,这女儿又出了事。”说着妇人就掉泪。

   穆澜尴尬的手脚无处安放,最后咳咳了两声,“大娘你别难怪,我得先看看许夫人是怎么回事。”

   “唉,看我,拉着你就说的没完了。大丫在床上躺着呢,我带你进去。”妇人大大咧咧的笑着就要带穆澜进去。

   穆澜原本也想着跟进去,但是想想自己现在是男装,而且这还是个寡妇,若是不小心被看到,闹出什么就不好了,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大娘,男女授受不亲,我这就进去?”穆澜拉住李大娘,一脸的犹豫。

   “我老婆子在旁边看着呢,哪有那么多讲究。我闺女的命要紧啊!”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

   穆澜一脸无奈的走了进去,李寡妇躺在床上,看着有些憔悴,但是并没有李大娘讲的那么严重。

   为李寡妇把了把脉,脉象虚弱,而且寒气入骨,但是她外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被寒气入侵啊?

   穆澜翻开李寡妇的眼睛看了看,最后只能确定寒气如体,至于为什么一直昏睡不醒,估计是太过虚弱的原因。

   “穆大夫,你看怎么样啊?”李大娘见穆澜半天不说话,不由的面色更加的担心。

   “这位大嫂是寒气入体,等下开个方子给她吃几天的药就会好了。”穆澜刻意拿出一个熏鼻子的药丸在李寡妇的鼻尖晃了下,她也依旧没有醒。

   “那大丫怎么还没醒过来呢?这都昏睡好几天了,前两天醒来一次,说梦见她那死去的丈夫了,可把我吓坏了。”李大娘一脸的慌张拜佛。

   “可能是大嫂子的身体太虚弱了,所以您还是给她好好补补,身体太虚弱了。”穆澜将药方写好递给她,这才拎着药箱准备出去。

   阿白此时突然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直扑李寡妇的脸。

   “唉哟,这哪里来的毒蛇,我的大丫啊!”李大娘看见阿白直扑李寡妇的脸,顿时慌张的瘫坐在地。

   “阿白,不准胡闹!”穆澜怒斥一声阿白,它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吐着信子回到穆澜肩上盘着。

   “大娘你别担心,我这个是我培养的药蛇,不会害人的。”

   李大娘心有余悸的看着阿白,颤巍巍点点头,连忙去看李寡妇。

   穆澜瞪了眼阿白,刚准备走出去,就听见一阵惨叫。

   转过头就看见李寡妇一脸狰狞的盯着她,而她的嘴里还咬着李大娘的手臂。

   李大娘疼的惨叫,穆澜冲过去拍打着李寡妇的嘴,用力的扣着她的牙齿,估计李寡妇知道痛了,这才松开手。

   啪!

   李大娘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用力的呼了李寡妇一巴掌,“你这丫头要咬死我啊!”

   穆澜连忙从药箱里拿出创伤药给李大娘包扎好,就发现阿白跟李寡妇不见了。

  “大娘,你看到大嫂子了吗?”明明李寡妇刚刚还只能虚弱的躺在床上,怎么突然就、就不见了。

   “我这疼的也没看到啊!”

   两人面面相觑,转身冲了出去,就看见李寡妇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正满脸狰狞

  要砍着地上游移的阿白。

  阿白像是示威的一样,时不时吐着信子。

  “穆大夫,我这大丫不会是疯了吧?”李大娘一脸震惊的看着李寡妇,从小大丫胆子就不大,对长虫更是怕之又怕。

  穆澜皱眉,李寡妇好像很不对劲,好像被控制的一样,整个人都很奇怪。

  指尖冒出一根银针,趁着李寡妇不注意,往她的脖间插了一下,转瞬又拔了出来,上面并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真的疯了?

  “大嫂子.”就在李寡妇手里的菜刀要砍刀阿白的尾巴时,穆澜一把扯住李寡妇的手。

  李寡妇表情呆滞的看向她,忽然,举起菜刀就往穆澜砍去。

  穆澜迅速的往旁边一躲,阿白趁机盘到了李寡妇的菜刀上,一口咬上她的手。

  李寡妇吃痛的松开手,菜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地,阿白趁机躲进了穆澜的怀里,再也不冒头了。

  李大娘一脸焦急的冲向李寡妇,“大丫你没事吧!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李寡妇好像突然恢复了点神智,眼神迷茫的看向李大娘,“娘,你怎么在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