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妙手医妃  >  第022章:穆澜入幻境

第022章:穆澜入幻境

2076 2016-11-06 20:18:31

子陵递给她一杯热水,“你昨天突然就在门外淋雨,然后又开始发狂。要不是外面下着大雨,肖村长就要大半夜的要将你送到镇子里诊治。幸亏我拿了师父之前调配的安神药丸给你吃下去才昏睡了过去。”

  穆澜诧异的下床走了两步,很平稳不过有点虚弱而已,“怎么这样呢?”

  “师 父,你不会是在那个屋子里误中了什么毒吧?”子陵疑惑的问,以前师父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自从来到了肖家村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穆澜想到她掀开的一个毒罐,浓郁 的臭味让她身不由己了一段时间才清醒过来,难道是因为那个的原因?

  “我就不小心打开了陶罐闻到了一股臭味,好像是晕了一段时间。”穆澜皱眉。

  “师父,我们一起去看看。”

  两人准备好,穆澜带着子陵从西边小溪沿着往上一路走了过去。

  走着走着,穆澜忽然停止脚步,指着一处地方,“看,就是那里。”

  一处破旧的草房立在树林前,看着颇为阴森。

  “师父,你等下我先进去,一般毒性我是不会中毒的。”子陵拦住穆澜,拢了拢袖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咦?师父你确定是有陶罐吗?”子陵传出疑惑的声音。

  穆澜听到这话走了进去,只见屋子内空荡荡的只剩一个破旧的灶台,就连昨天看到的破旧的床跟桌子都已经没有了。

  子陵还伸手在灶台上摸了下,上面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都已经看不到本来的面目了。

  “怎么会这样?”

  穆澜后退了两步,揉着突然发痛的额头,她明明见到很多的陶罐,而且不可能一夜之间就会被搬走的,昨夜下了那么大的雨。

  “昨天,昨天我走的时候,还感觉有人在屋外头看我。”穆澜眼前一亮,转过头就冲向外面的屋子。

   屋子一圈都是半人高茂盛的草,穆澜不顾被割伤的痛疯狂的在四周找着,“不可能的,不会的!”

  她可以很确定自己没有中迷.药或者产生幻觉,若是被人搬走一定会有痕迹的,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被颠覆。

  走着走着,眼前忽然出现两座长满野草的坟墓,立着的石碑早已被荒草掩埋。

  穆澜后退了两步,惊恐的捂着嘴,她昨天就是感觉这边有人盯着她,天又黑了,她才不敢轻举妄动。

  “师父,你没事吧?”

  子陵跟着冲了过来,扶着腿脚发软的穆澜,瞥了眼两座孤坟看向穆澜,“师父,你别乱想了,你昨日确定是进入屋子里了吗?”

  穆澜闭上眼,想到那天她一个人走了大约一刻钟,就看到了茅草屋,好奇之下就进去了。

  她点点头。

  “刚刚我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有人进去的痕迹,就是下雨会冲掉你昨日来的痕迹,可是刚刚进屋子前我观察了下屋子地上灰尘并没有任何的脚印。”

  穆澜顿时愣住,这个意思就是她中了迷.药或者是产生了幻觉.

  “怎么可能,我身边并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昨夜我就发现师父你的脉象很混乱。”子陵沉默了会,说了句。

  穆澜闭上眼,握紧拳头,自从遇到那个乞丐婆之后,整个事件都是往诡异的方向发展。

  “穆大夫,穆大夫”

   忽然肖家小丫头冲了过来,喘了口气,“总算找到你们了,我哥哥醒了!”

  “肖嘉醒了?”穆澜一脸激动的拉着子陵就往肖家村走去。

  

   “穆大夫回来了!”

   “村长啊,穆大夫回来了!”穆澜跟子陵刚走回村口就看见两个男人大喊这往村子里跑去。

   不一会儿,穆澜跟子陵就走到了肖村长家,村长双眼通红的拉着穆澜往屋内走去。

   “穆大夫可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肖家在我们这里可就绝户了啊!”

   穆澜满脸黑线的看着村长夫人抱着床上虚弱的肖嘉哭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婆娘你快点起来,让穆大夫给看看。”村长拉扯着村长夫人起来。

   穆澜笑了笑,帮肖嘉把脉。发现他身上的寒气依旧很重,但是好歹没有了性命之忧。

   “以后多补补就没什么事情了,尽量不要受凉,你身上的寒气还是很重。肖兄弟,不知道你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你差点没命?”穆澜还是很好奇肖嘉是怎么去的许家村。

   面容稚嫩的肖嘉眼里闪过一抹深沉,颇有深意的说到,“有些事情,穆大夫还是不要了解那么多的好,免得丢了性命。”

   穆澜挑眉,竟然这么严重?

  “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穆大夫可是救了你的命!”肖村长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围观的村民也都是面色颇有意味。

   肖嘉看了村长一眼,掀起被子拱了进去,直接无视这一众人群。

   穆澜顿时就呵呵了,这叛逆的臭小子!

  “既然肖兄弟已经醒了,那我也该回许家村了,村长以后多给肖兄弟补补就行!”穆澜笑了笑,就朝外走去。

   “穆大夫,这些都是家里面地里产的一些,若是不嫌弃,您就拿去尝尝鲜。”村长先是给了穆澜十两银子,又拿了一些晒干的野鸡,野猪肉之类的吃食。

  穆澜跟村长推托了一番,只好拿了些野味,将十两银子还了回去。

  趁着刚下午,穆澜就带着子陵往许家村走去。

  见穆澜一直没有说话,子陵抿着唇想了下,”师父那个肖嘉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能说,所以才故意这么跟你说的?“

  “所有的起源都来自于许家村,我们只有回去才能找到真正的原因。”穆澜想到那天晚上跟子陵在河边看到那些女人的情况,“你觉不觉得肖嘉那天晚上不是也在河边?”

   子陵瞪着圆圆的眼睛,满满的诧异,“他、偷窥别人洗澡!"

   “把你的智商给我放出来醒醒,我是怀疑他被控制在河里,因为他浑身寒气跟那天晚上在河边的感觉很相似。”

   穆澜怒瞪子陵,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坏了。

  

   刚走到许富家,就见许富女儿开心的拉着子陵,“子陵哥哥你回来啦,爹爹一直都怕你们不回来呢!”

   “穆大夫你回来了啊!”许富一脸笑的从屋里走出来,“肖家小子怎么样,醒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