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妙手医妃  >  第006章:夜半危机

第006章:夜半危机

2024 2016-10-21 09:42:14

  三声啰响之后,便是更夫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回响。

打着呵欠的更夫,眯着眼四处扫视了一眼,继续缓慢的朝前走着,一脸的倦意。

  此时,一处偏僻的巷子里传出一阵异常的呜咽声,更夫忍不住停步拎着灯笼走了过去。

  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蹲在巷子口,身下好像还躺着一个人。

  “那谁干嘛呢!”透过隐约的月光,可以看到那黑影投下的影子,很明显不是鬼,但是却像丝毫没有听见更夫的声音,一直低着头。

  “嘿,大晚上不睡觉,蹲在那里吓鬼呢!”更夫骂骂咧咧的走进巷子里。

  四周突然一片寂静,气氛陡然间变的沉重。

  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更夫拎着灯笼,好奇的缓缓的靠近他,只见他突然的转过头,满脸的鲜血,手里捧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物体,嘴里还不停的嚼着东西......

  啊!

  他旁边躺着的是一个壮汉躺在血泊中,胸口一片早已空洞!

  更夫手脚发软的往后跑了两步,一声呜咽倒在了地上,黑影慢悠悠的丢了手里的物体,两三步走过去翻开更夫的尸体,往他的胸口掏去......

  

   从马车上下来的穆澜忍不住伸个懒腰,待子陵将钱给车夫之后,忍不住指着最大的饭馆道,“走,师父带你增肥去,看你瘦的跟竹竿一样。”

   “用师父的话,这才是饱经风霜后的气质。”子陵抬眼,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师父明明就是你嘴馋了!”

   穆澜颇不服气的冷哼,奈何肚子咕咕叫,只好大步往饭馆走去。

   “客官里面请啊,坐大厅还是包间啊?”小二笑眯眯的迎着两人。

   “大厅吧,包厢太不热闹了。”穆澜指了指左侧的一个空桌,两人坐了上去。

   “爆炒猪心、烩肚丝、鱼仔豆腐羹,就这些吧!”穆澜没有看柜台上摆着的菜单,随口报了几个。

   只见店小二一副欲呕的模样,而坐在两人旁边的桌子上的几个人通通端着小菜跑到更远的桌子上了。

“我这徒弟长得难道这么让你想吐?那就快点上菜吧,给他补补血,就不会那么让你想吐了。”穆澜认真的看着店小二说道。

   闻言原本摸着手上毒蜘蛛的子陵忍不住一用力,蜘蛛掉落在衣服上,又吐丝窜回子陵袖子里。

   店小二忍不住的皱眉,咽了咽口水,“姑娘,是我们这边真的没有这几道菜,要不你看除了前面那两道,后面的我照常给你上?”

   穆澜眸子微眯,“我这是给我徒弟补血的,吃别的还不如不吃,浪费粮食。”

   “师父,你看整个饭馆里吃饭的人我都没有闻到那些菜香味,估计这个老板开的素饭馆吧!”子陵瞥了眼身后那些人,都在偷偷看着他们。

   穆澜挑眉,掏出两锭银子放在桌上,“别欺负我们是外来的人。”

   店小二欲言又止,一副苦大仇深的看着穆澜。

   就在此时,一个急切的声音解决了店小二的困境,“穆、穆公子!”

   只见角落里坐了三个人,师爷、陆严以及带着帽纱的陆煜城,陆严则是一副惊喜的样子走了过来。

   穆澜眼里顿时闪过一道亮光,挥手让店小二除去前两道菜,笑着看向陆严。

   “看你这么精力旺盛的样子,必定是在蛊毒除去之后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吧?”

  “穆公子不愧是神医,这都知道?”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这是我们大人得到的御赐药丸”

  穆澜伸手拿了过来,倒出两粒闻了闻,一脸的惊喜,“果然是上好的补血药丸,子陵,张嘴。”

  子陵立即张开嘴,两粒药丸直射他嘴里,快速的咽了下去。

   “谢啦,这瓶子来还给你收好啊!”穆澜勾着笑将玉瓶塞回陆严的手里。

  陆严呆滞了半天,眼睁睁看着玉瓶里仅剩一粒药丸,看了眼依旧面色苍白的子陵,“穆公子,这个是御赐之药,他、他吃多了!”

   “不多,若不是怕你不好交代,他全部吃掉都没问题。”穆澜舀了一勺豆腐羹放在子陵碗里,淡淡说道。

   陆严看向子陵,小小年轻面色惨白中泛着死气,艳红的紫唇很明显是中了奇毒,难怪竟然对这些大补之药没有任何的抵抗,而他仅仅服下一粒就气血翻涌。

“穆公子,自从云都城一别两个月了,不知道穆公子来溪阳城是?”陆严在师爷的眼色下想到了正事。

  “闲着无聊就逛到了这里了呗,你们大人不会在这里任职了吧?”

   六王爷的城池不是在西淼吗?离这里可是天南海北的地方啊!

  “并不是,大人只是因此地出了一些诡异之事前来查探,穆公子若是可以尽量不要晚上出门。”陆严颇为严肃的说道,还是忍不住瞟了眼面色惨白的子陵,这是中了什么毒,为什么两粒药丸吃了任何反应都没有。

  穆澜点点头,看着陆严坐回角落里,暗想能让六王爷来此的绝对不是小事吧?

  

   客栈内,屏风后,烟雾腾起。

  穆澜坐在浴桶前,指尖飞快的在子陵的胸前穴位上插上银针,子陵闭着眼靠在木桶里,头顶上盘着阿白,正在吐着蛇信。

  锋利的匕首将子陵胸前划出一道指甲大小伤口,缓缓的流出黑色的血液。

  转过头穆澜小心翼翼的将寻舌草的根茎切了一小段放到石盅里,用石杵一点点的研磨碎,再加上一滴她亲自去阎海剧毒的珊瑚内提取的毒汁,带上手套小心的将指甲盖一点的剧毒的糊体贴在伤口上,慢慢渗入身体内。

  有些剧毒并不是能用药来解开,必须是以毒攻毒才可以。

  而且这种去毒的流程必须得一点点的操作才行,临近半夜,子陵的前胸几乎都布满了指甲大小的伤口,身下透明的水也都被染成了墨黑色。

  穆澜擦擦汗靠在椅子上,幸亏今天子陵吞了两粒陆严的药丸,不然如此失血必定要昏迷几日。

  忽然,外面一阵喧哗声,穆澜打开窗户看向外面的街道,灯光逐渐亮起,往不远处的涌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