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  第十三节 猜疑

第十三节 猜疑

2021 2017-06-06 12:06:05

诸葛迷大吃一惊,原来刘备一直误以为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诸葛亮教导的。当时气得想晕倒过去。诸葛迷是历史系研究生,不仅精通中国通史,而且博览群书,有关三国的评论看过许多,这么点小问题哪里瞒得过他。

诸葛迷委屈地答道:“陛下可以冤枉微臣,但不该冤枉丞相。”表情很委屈,但言外之意告诉刘备不要小瞧人。

刘备拍着诸葛迷略显稚嫩的肩膀,呵呵笑道:“看不出你还挺滑头。这么说都是你自己的见解?人才啊,人才。”笑归笑,目光还是饱含惊疑。

“要打消陛下的疑虑比登蜀道还难。不过让我选择,我情愿爬山。”

刘备难得真正地笑笑,解释道:“适才你的想法真的与朕不谋而合。朕不是猜疑你,只是很奇怪,你不是士家子弟,一个庶民凭什么有这般见识。”越解释越让人感觉刘备似乎在说假话,实际上没有什么能够掩饰刘备的怀疑。

在刘备眼中,纵论国事,品评人物是士家子弟的专利。庶民不喜欢谈论政治,而且也没那个资本。

“难道庶民就不该有这般见解?”诸葛迷反问一句,语音很轻。刘备将士人和庶民分得很清楚,让他非常反感。仅仅在心里反感,但不敢大胆流露。

“士家子弟才会读经阅史、议论时局、品评人物。他们有钱有书,可以学文化,可以游历天下。庶民对此不感兴趣,他们更习惯种田和交税。”

“陛下忘记臣是琅琊诸葛家的子弟,也算是半个士家吧。诸葛家族人才济济,我不过萤火而已。”诸葛迷灵机一动,不承认自己是庶民世家,否则刘备盘问一整夜,早晚穿梆。

“这么说来,朕是算是半个落魄贵族。可惜啊,我不爱读书,只贪玩。”

“陛下早年不是游学长安么?”

“那是去长安凑热闹的!”

刘备很坦然,他不仅承认自己是个破落的贵族子弟,而且还承认自己很贪玩。只有这种人才能在织席贩卖之际,吹嘘自己是帝室之胄而面无愧色。甚至中山靖王之后的身份成为早期政治资本。若是换作爱慕虚荣或自命清高之徒早就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坦诚网络了许多士人豪杰。诸葛迷对他的认识又加深一步。很多细节上这个皇帝爱演戏,但某些时候表演的是实实在在的现场直播。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位刘皇叔具有高祖刘邦遗风。

“朕就是书读少啦,奋斗一生还是失败。水镜先生曾言:卧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我两个都得到,还是得不到天下。哎,有时候想想,朕真的对不起孔明。还记得当初……”刘备自言自语,提到读书勾起往事。他独自躺在塌上,诸葛迷知趣地闭口不言,说累了刘备就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八月初二。

蒋琬、费炜出现永安。他们奉诸葛亮之命前来报丧。二人的到来让刘备无精打采的眼神一亮,旋即黯淡,心头的忧虑加重一层。按照蜀科惯例报丧只需驿使即可,昨日已经不负使命。那么今天蒋、费的到来必定带有丞相的用意。子初去世,无非是尚书令人选问题。的确也是困扰刘备的难题。

但是刘备更关心的还是诸葛亮的健康状况。他不能没有诸葛亮,就像身体离不开手臂。诸葛亮是刘备的左手,关羽张飞是刘备的右手,对这位不爱衣服痛手足的皇帝而言,江山社稷才是他的最爱。

“丞相最近可好?”刘备用关切掩盖焦虑,他期待的答案只有‘好’字。

“丞相很好,请陛下宽心!”敦厚诚实的蒋琬说的话,给刘备吃了颗定心丸。刘备印象中蒋琬办事能力不错,就是有些玩忽职守。但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他说假话就像彗星撞击地球,稀罕。

“丞相命你二人来只为了报丧?”刘备话锋一转,给蒋费二人来了个冷不防。

蒋琬顿时语塞,丞相临行前的确没有委托其他任务,除了报丧,还会做啥。

刘备脸色微变,却又不忍为难老实人,就朝向费炜道:“文伟,你说说丞相为何命你二人报丧?”刘备印象中费炜机敏幽默,口齿伶俐。

“臣不是丞相肚子里的蛔虫。请陛下明鉴!”费炜人小鬼大,言语滑稽。

刘备笑道:“小鬼,将了朕一军。你们先退下,改天陪朕下棋。”

二人应命退出,刘备又让诸葛迷呆在帐内。

“知道丞相为什么派蒋琬、费炜来?”同样的问题问了三遍,这一次难倒的是一直旁观的诸葛迷。

天啊,刘备不疯,我都会先疯掉的。诸葛迷心里直叫苦。搞不明白刘备想什么,这位眼神深邃的老人每个问题都叫人不好琢磨。伴君如伴虎,算是领教啦。

“恕臣愚钝,我以为丞相可以派蒋琬、费炜,也可以派其他人,甚至派一个使者前来。这是偶然,谈不上深意。”和诸葛亮只有一面之缘,竟被派到这里来陪刘备。诸葛迷根本不知道丞相糊弄些什么。

“你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朕就不明白,丞相为什么会派你来?丞相让蒋费二人见朕就和派你见朕一样,大有深意。”

原来刘备一直都怀疑诸葛迷的到来带着诸葛亮的用意。诸葛迷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些天刘备有意无意与自己套近乎,原来一切是因为诸葛亮的缘故。想到此,感觉自己渺小得仿佛别人手里一枚棋子。

看来彝陵一役并未让刘备心神恍惚,相反,这位丰富经历的枭雄心里不比别人糊涂。他的疑心很重,不知道是否经受大战的缘故。刘备的政治头脑很敏锐,所以任何的举动都不会被他疏忽。

而且似乎刘备和诸葛亮之间并非想象的那么和谐。每每对诸葛亮所作举动的猜测,令诸葛迷怀疑两人是否貌合神离。

诸葛迷不敢再往下想,耳边响起刘备低沉的嗓音:“尚书令能够启用荆州人氏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