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重返三国之辅佐诸葛亮  >  第十九节 舌战群儒(2)

第十九节 舌战群儒(2)

2637 2017-06-06 13:49:51

“阁下可是梓潼涪人尹公?失敬失敬!尹公有何赐教,请直言不讳!”诸葛迷对于第二个出场的蜀川人氏尹默的身世来历了如指掌。尹默是太子的家仆心腹,诸葛迷对他就要礼让三分。

尹默,字思潜。远游荆州,师从司马徽、宋仲子学习古学,通诸经史,太子刘禅招他为仆,传授《左氏传》。此人专精于《左氏春秋》,学术上和最先出场的孟光是一对死敌。不过面对蜀川士人的利益上,自然和孟光同仇敌忾。

尹默说道:“在下听说九品中正制由一项表格,把人才分成九品,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让各地大小中正把流亡各地的人士记录在案,加以评语,再根据评语酌情任用。这样一来,人事任命大权岂不是旁落在中正手里。不知道忠烈侯认为是利还是弊?”

诸葛迷心头一震,尹默把九品中正制的弊端讲述出来,足见此人绝非只研究古典经书的呆子。九品中正制的弊端相当明显,只是当时权宜之计。

诸葛迷自然清楚弊大于利,暗想道:曹丕即位,陈群才开始施行九品中正制,这之间不过两年光阴。其中的用意和具体操作方法,远在西南蜀汉的人哪里能够知道得很详细。

想到此,他决定试试,于是说道:“鄙人也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尹公。第一,陈群创立九品中正制的用意何在?其二,你说大权旁落中正手里,据我所知这些中正都是在朝为官,德名俱高者,都是贤人怎么会作弊呢?”

“这个……这个……他们是德名很高的人,难道就不会作弊?”尹默对魏国的选举制度知道一些,但内涵和个中奥妙并不清楚,被诸葛迷这么一问,慌张地支支吾吾回答道。

诸葛迷松了口气,心想:还好曹魏推行九品中正制时间不长,否则又怎么能瞒过蜀汉敌国斥候的耳目。

一面冷静,一面解说道:“前朝选举的途径大约有六种:征召、辟举、荐举、捐纳、吏员、任子。最普遍的莫过于乡举里选。迨至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皇帝逃亡,朝廷一切制度全归紊乱,乡举里选也无从推行。朝廷用人就没有标准,尤其是武人在行伍中滥用人员,不依制度。于是陈群创立九品中正制。”诸葛迷绞尽脑汁构思着陈群创立九品制度的原由,目光偷视左右,见两侧诸人都侧耳倾听,越发自信。

“九品中正制首先要用在朝廷的德名最高者兼职。因为当时全国各郡与朝廷失却联系,只得用朝中大臣兼任大中正。为公平起见,各州郡公推大中正一名,大中正之下产生小中正,然后由朝廷分发人才调查表。”

诸葛迷顿了顿,迈步堂中,说得兴起,大声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这些大中正都是各州贤人,代表大多数民众意见,再由他们对本地人进行品第,加以评语,这样依然保留乡举里选的的遗意。乱世中各地和朝廷信息不畅通,通过各州贤人推荐人才,未必不是件好事。”

只听左侧上首一位身着锦衣,腰配香袋的人插上一句:“此制度有理有据,未必不可以推行。”

诸葛迷瞥视一眼,也不理会,继续说道:“这些表格由小中正协助大中正核定后呈交吏部,吏部根据表册的等第和评语斟酌任用,既可以把当时已经为官但不称职的人一并剔除,又可防止武人滥用人员。官吏的任命和升降,比较有一个客观标准,比以前漫无目的各自援用私人好得多哩!”

“你……你……为什么知道得如此清楚?”尹默反问道。

诸葛迷哈哈大笑,回答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尹公好钻研古学,也要既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啊!”

“井底之蛙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思潜兄熟读经史,这个道理无须我等再说吧。”左侧座中一人,锦衣长袖,挥洒着羽扇,气度翩翩,微笑着讥讽尹默。

“文祥兄不要饶舌。”尹默气得满脸通红,一屁股坐回原位,疼得呻吟。

右侧座下一人起身大笑道:“如此说来,九品中正制就一定好罗。阁下博学多识令人佩服,为什么只听阁下谈论九品中正的利益,却只字不言其弊端呢?”

此人头戴白色纶巾,身穿直领宽袖长裳,腰间系宽宽的丝带。一起身衣带飘动,神态潇洒不拘。这种装扮一反汉代紧裹身体的风气,体现着魏晋文人追求超逸脱俗的气质。头上白色布巾则是显示出其人被免官为普通平民。

“但闻其详!”诸葛迷暗吁口气,心想:绵竹秦宓,西蜀三俊之首,实在是个强劲的对手。秦宓因为劝阻刘备东征,被打入大牢。后来用钱赎身,性命保住了,但官职被罢免。只因名声远播,又兼学识鹤立鸡群。依然被太子赏识,以上上宾。

说话的正是秦宓,字子勒,广汉绵竹人,西蜀一时之才士。

“九品中正制未必没有弊端。其一,乡瓶所谓的好人,只需要有德名,未必就有真才实学。政治上为官者,必须德才兼备,缺一不可。那些大中正个个能够秉公办事,不徇私舞弊,但是他们因为德名入选,于政治上未必有识别人才的本领。这种伯乐难道能堪大用?”秦宓果然了得,一发言就只指要害。

诸葛迷镇定自若地听着,心道:好个秦宓,不愧‘西蜀三俊’。第一个问题就叫我难以辩答。

“第二,做中正的人性格不一,有人爱恨分明,有人快意恩仇,还有的胆小慑势,也有人畏惧惹祸。凡此种种,那些中正就不一定人人公正严明。众所周知世族大家,势力广大,人丁众多,又多为朝廷效力。对于他们的子弟,中正公开批评人物,难道敢得罪么?这是万万得罪不起的。至于出身寒门,或一贫如洗的子弟,得罪他们怕也不打紧吧。此制度如果长久下去,必然造成世家垄断仕途,平民报国无门,于社稷是大大的不利。”秦宓分析得鞭辟入里,更是让人无从回答。

“依照子勒兄所言,该以何种制度选举人才就算最好?”诸葛迷情急之中故意转换话题。

“恕在下愚钝,我窃以为还是郡国选举是上上之策。”秦宓得意地回答道。他自知对手无从辩答,这才转移话题。如果诸葛迷论不出九品中正的好处,荆州派就算先失一招。

左侧又一人起身。此人戴武冠,着袍服,腰带配剑,是个武官出身。

他高声说道:“孝廉不廉,后汉所以腐败。九品中正也是一大创举,未尝不可以好好研究。如果还有更加先进的选举制度,难道不是我大汉之福?”

说话的是‘荆楚四杰’之一的马谡。他原本不在意荆州派与益州派之间的瓜葛,只希望能寻找到更加合理可行的制度,挑选出优秀人才,挽救岌岌可危的蜀汉政权。自刘备战败后,蜀汉上下怨声载道,政治颓废,人心思变。诸葛丞相也焦急得头发又白了不少。

本来今晚刘禅安排这些名士能够提出些建议改变政局,不料益州派人士是古非今,对一切新制度抱着敌对心理。这让锐意进取的马谡很苦恼。

邓芝起身,首先向马谡恭恭敬敬地施礼,礼仪完备后这才说道:“幼常莫要生气,只有心平气和才好论事。”

右侧座下穿赤袍之人高声说道:“哪里有什么更好的制度,不过画饼充饥,掩耳盗铃罢了。”天气炎热,这人却穿着厚厚的袍子,让人感觉衣着失常。

不料这话正中诸葛迷下怀,他当仁不让地说道:“大家有所不知,在下这里就有一种制度,较之九品中正高明十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