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五十七章:傲娇与偏见(1)

第五十七章:傲娇与偏见(1)

3084 2017-09-14 17:16:21

可是相比于去看自己不感兴趣的展览,还是跟闺蜜一起逛街有意思的多。

 “我可没答应跟你一起去看什么鬼展览,再说了,那种文化人呆的地方,我这种只会吃喝玩乐的俗人就不去凑热闹了。”林若萱淡淡的说完,那边却是一阵沉默,随后“啪”的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这就挂电话了?该不会生气了?

  林若萱挑眉,看着手机屏幕撇了撇嘴,心底默默地骂了一句“死傲娇”,但一种莫名的失落却是笼上心头。

  “怎么了?你家总裁大人一个电话过来,怎么就拉长了一张苦瓜脸。”陆婳好整以暇的观察着她那神色变化,拿着叉子切了一下块的点心下来放在嘴里悠闲地品尝着。

  “他莫名其妙,电话打来没说两句就挂了。懒得理他。”

  林若萱将手机随意丢在一旁,吐槽了一句,便不再去想幕仲殊,努力让自己恢复开始的好心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颗心总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大概是自己跟慕仲殊呆久了,人也变得神经质了。

  她摇了摇头,继续回到闺蜜下午茶的惬意节奏之中。

  然而事实说明,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准的。

  大概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之后,一道黑色的身影就雷厉风行的朝着甜品屋走来。

  林若萱正刷着微博上的萌宠搞笑图片,被画面里的那只简直萌化了的猫咪逗得心花荡漾的时候,骤然感觉到一道骇人的阴影压了过来,周身的气温都降了好几度似的,她的脊梁骨也是本能一阵寒意。

  还是陆婳先反应过来,朝着幕仲殊打了声招呼:“慕总。”

  林若萱抬头这才瞧见眼前阴沉着脸的男人,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当意识到自己心底那种古怪的心虚时,她皱了皱眉,不对啊,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心虚啊?难不成无形之中被虐出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她的嘴角抽了抽,平复了一下惊讶的心绪,开口道:“你——啊——”

  但是一句“你怎么在这里”还没说出来,林若萱的胳膊就被一双铁钳子般的手紧紧地抓住,下一秒,她整个人又不知道怎么就被慕仲殊给扛了起来。

  这个男人现在一言不合就扛人的动作,似乎越来越熟练了!

  “慕仲殊,你发什么神经啊,放我下来。”林若萱挣扎着,一张脸几乎是一秒钟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尴尬还是因为这暧昧的动作导致气血上涌。总而言之,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跟幕仲殊这个死男人同归于尽啊!

  “小花儿,救我啊——”

  陆婳在一旁看着,也表示很无奈,她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更何况幕仲殊摆明写了“挡我者死”这四个大字,她怕是还没接近他一步,就已经被冷冽的气场给活活冻死。

  就这样,在林若萱的各种无效挣扎唾骂之下,再一次成功被幕仲殊给扛了一楼,随后又是甩麻袋一样丢进了车内。

  “啪——”的一声重响,车门就被关上。

  林若萱看着快要欺身压上来的幕仲殊,心中那叫一个恨呐。她保持着一个戒备防守的姿势,一脸警惕的瞪着他,牙齿咬的紧紧地:“幕仲殊,你个混蛋,你到底想干吗?”

  “你要听实话?”他黑色的眼眸眯了眯,俊美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邪魅的味道,活脱脱像是个男版妖精。

  林若萱一时间被他这转变的暧昧神色给蒙住了,依旧紧紧地盯着他。

  幕仲殊的身子缓缓靠近,轻巧的凑到她的耳畔,故意压低嗓音道:“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干你。”

  “你去死吧!!”

  因着这句话,林若萱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火山爆发一样“轰隆”一声,双手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猛地一推将幕仲殊给推开了。

  好在这车内到处都是软绵绵的,他的背撞到一旁,倒也没什么。

  幕仲殊没跟林若萱计较,只是勾唇浅浅一笑,便吩咐着前排无比尴尬、努力争取当个“非礼勿视非礼勿言”的小透明的陈齐:“开车,去博物馆。”

  “是。”陈齐赶忙应道,偷偷地用眼角的余光斜觑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后座两人都安安分分并排坐好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心底却是一阵无声的呐喊——刚才那猝不及防的“开车”对他这只单身狗来说简直就是致命一击啊,哎,真的是心累。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以后,林若萱才不得不接受她再次被幕仲殊这个“土匪”给绑了。她冷静下来,不客气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难道你派人跟踪我?”

  “我才没那闲工夫。”幕仲殊白了她一眼,又默默地看了一眼前排。

  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这么一眼,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陈齐好好开着车,忽然觉得身后两道视线扫来扫去,背后都有点冒冷汗。正奇怪这是怎么了,就听见林若萱一脸哀怨的飘来一句:“好你个陈齐,还亏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出卖我!”

  “啊——夫人,我……”陈齐简直百口莫辩。

  幕仲殊淡然的瞥了一眼忿忿不平的林若萱,语气平静的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给他发工资的可是我,哪里算得上出卖你?”

  他这一句话简直把林若萱堵得哑口无言,当事实的确如此,她也只能默默的忍气吞声,心中的那个决定却是越发的笃定——她一定要赶紧赚钱,早点经济独立,省的要被幕仲殊这么个黄世仁给各种虐。

  接下来一路上十分安静,林若萱跟陆婳解释了一下便开启疯狂吐槽模式,而幕仲殊盯着平板电脑的屏幕,那上面奇奇怪怪的字母,林若萱只瞥了一眼就觉得头疼,压根就提不起兴趣来。

  等到车子到达博物馆的时候,展馆门口已经排起了一小列的队伍了。

  从车里下来,秋老虎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强烈的太阳光照射下来,让林若萱的眼睛下意识的眯了起来。她抵着那热浪,看着排起的队伍,小声的的嘀咕了一句:“不就是一个文物展览吗,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排队……”

  这话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正好飘进当幕仲殊的耳朵里。

  他垂眸看了眼林若萱那皱巴在一起的小脸,心底微微一动。打从在甜品店看到她的一瞬间,他就被她那一头柔顺的黑发给惊的不轻。但当时的第一要务还是赶紧将她给拖走,所以也没怎么仔细看。在车子里面,她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让他也着实郁闷,便也没仔细看。

  现在他看到太阳光之下黑发垂背的林若萱,心跳突然节奏乱了一阵。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如今在阳光下,在黑发的映衬和阳光招摇之下,越发显得白嫩细致,如同一个温柔清纯的瓷娃娃一样。如果说之前红色卷发的林若萱像是妖娆艳丽的狐狸精,那现在这黑发飘飘的模样依旧勾人魂魄,只不过是属于聂小倩那一挂的妖精鬼怪。

  林若萱被这太阳晒得有些烦躁,压根就没注意到幕仲殊的凝视,他脑袋里那些想法她自然也是无所得知。她现在只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排到她,好赶紧进去吹空调。

  她那白瓷般的额头上挂着些许晶莹的汗珠,幕仲殊抬手帮她将汗水擦掉。

  这自然而然的动作,让林若萱微微一愣,她的视线依旧平视着前方,心扑通剧烈跳了两下。眨了眨眼睛,她侧头朝着幕仲殊看去,正好与他看过来的视线彼此碰撞在一起。

  短短的一刹那,像是触电一般。

  林若萱赶忙将头别到一旁,而幕仲殊也假装咳嗽清了清嗓子。

  等到两人的队伍往前面稍微挪了一些,他才开口,似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的头发是今天弄的?”

  “嗯……”

  “蛮好看的,显得很温柔乖巧。”幕仲殊轻声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与你的性格似乎不大符合。”

  这人说话有必要一褒一贬嘛……林若萱捏了捏拳头,心底告诫着自己不与他一般计较。

  又等了五分钟左右,两人便一起检票入场。场馆内的布置十分巧妙大气,入门的巨大泼墨版画底案的文字介绍言简意赅,透出不凡的文字把握水平。就连林若萱这个原本对这种历史考古展览毫无兴趣的人,都能够耐着性子看下去。

  场馆里的人不少,比原本林若萱想象中门可罗雀的情况好上太多。

  她和幕仲殊两人并肩走着,脚步在每个展览橱窗前缓缓挪动。幕仲殊就像是个行走的百科讲解机一样,几乎每样东西都能给林若萱解释科普一段。

  一开始林若萱还暗搓搓的觉得幕仲殊这是显摆,有几分装13的意思。但是走完一大半的展览,幕仲殊依旧认真仔细的给她讲解,而且解释的方式也十分简明易懂,林若萱心里真的是有些佩服他了。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霸道不讲道理的男人,除去惊人的经商天赋,以及神经分裂一般的灵魂以外,竟然还有这么渊博的学识?这个男人的人生莫不是开了挂?作为一个贵圈公子哥,未免完美的过分了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