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九十三章:我很想你(1)  

第九十三章:我很想你(1)  

2999 2017-10-13 08:49:09

吃过晚饭之后,看着那一桌子的狼藉,林若萱撑得都要扶墙走。

她一只手撑着腰,跟着幕仲殊和黎芸一起到了客厅。大大的电视屏幕里面放着裹脚布般长长的的家庭伦理剧,却没几个人认真去看。

  黎芸看着林若萱,笑眯眯的说:“萱萱,你先在这等会哈。”说完,她就腿脚利索的朝着楼上走去。

  幕仲殊在侧边的沙发上坐下,林若萱走到沙发边上没有坐下,只是靠着沙发站着。

  “不坐干嘛?等会妈下来,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幕仲殊抬眼疑惑的问了句。

  “吃的太饱了,我站着消消食。”林若萱低着头玩着手机里的小游戏,敷衍的回应了一句。

  幕仲殊看她玩的那么入迷的模样,有几分无奈,却也没再说什么。

  两分钟后,黎芸拿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走了下来。

  还没等林若萱反应过来,那盒子就塞在了她的手上,分量还是挺沉的。

  “妈,这是?”

  “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快点拆开来看看喜不喜欢。”黎芸催着她,眼中满是期待。

  林若萱都记不清多久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了,看着这粉色的绸带和紫色的包装纸,简直是少女心满满。真不知道黎芸会送给自己什么?

  在黎芸期待的目光之下,林若萱当场就将礼物给拆开了,一旁的幕仲殊也有些好奇,眼睛一直朝着这边看。

  将包装纸拆掉后,里面是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这个盒子的图案也十分别致,古色古香的。

  林若萱心底猜想,八成是珠宝首饰之类的吧。

  然而当她打开盒子之后,真的怔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黎芸会这么简单粗暴——这盒子里面是满满的金条,一根一根摆放的整整齐齐。

  金光闪闪的,简直没有闪瞎林若萱的眼睛。

  她咽了咽口水,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黄金。她忍不住伸手拿起一根金条来,沉甸甸的分量简直无比满足财迷的小心思……林若萱突然想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拿根金条放在嘴边啃一啃。

  不过想到那行为实在是有点不雅观,只好打消。

  “妈,你这是……”简直土豪到爆炸,分分钟甩各种红包一条街啊。

  “妈是个俗人,也不太会送礼物。这金条是硬通货,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有价值的。”黎芸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你可别怪妈太俗气了哈。”

  “不会,不会。”林若萱赶紧摇头:“这个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这一盒子金条,按照现在市场上的金价,少说也可以用百万为单位了吧。

  黎芸松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有什么东西比我的宝贝儿媳妇还要贵重?萱萱,你好好收下。”

  听到黎芸这话,林若萱的心中一暖,都说黄金有价,情义无价,今天她是真正的领会了一次。

  将那一盒子金条收好,黎芸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朝着幕仲殊使了个眼神。

  可幕仲殊像是没看见一样,只低头盯着手机。

  黎芸不禁清了清嗓子,扬声提醒着幕仲殊:“仲殊啊,你给萱萱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这话响起,林若萱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在幕仲殊的身上,虽然一开始对于礼物她并没有多少期待,但现在收到了黎芸这样贵重的礼物,她也开始有点期待幕仲殊会送自己什么礼物了。

  他特地从瑞典赶回来,特地弄了这么个生日惊喜,肯定也有准备礼物吧。

  幕仲殊这次倒是有了反应,他抬起头,一下子接收到来自两个女人视线的注视,眼眸不由得闪了闪。他的脸色微微变化,又很快恢复到平日里的神情,淡淡的说:“礼物?没准备。”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两个女人的眼中皆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黎芸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林若萱,瞧见她那故作无所谓的表情,不由得对幕仲殊更多了责怪,自己这个儿子怎么这么不开窍?过生日不准备礼物怎么行呢?

  她拧着眉头,出声道:“仲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礼物怎么能少。”

  林若萱抿了抿唇,心底自嘲着,你在失落什么呀,明明一开始就不应该有期待,那也不会自作多情,落得现在空欢喜一场。

  她忽的有些害怕幕仲殊再开口,也许说出来的话会让自己更不开心。

  “妈,礼物什么的其实不重要啦,其实今天你们能给我过生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她抢在幕仲殊之前开了口,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来。

  幕仲殊的黑眸眯了眯,带着几分审视看着林若萱,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黎芸听着这话,越发喜欢林若萱的懂事大度,都这个时候了还帮着幕仲殊说话,真的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

  又在客厅里说了一会子话,林若萱和幕仲殊便跟黎芸告别,准备回去了。

  黎芸将两人送到门口,还是有点不舍:“要不今晚就在家里住着吧,反正屋子都收拾好了的。”

  本来林若萱是打算听黎芸的,在老宅住一晚。

  可幕仲殊却坚持要回去住,甚至对黎芸说:“妈,我们这还是新婚燕尔,这几天没见,你就让我们两个单独相处吧。”

  黎芸一听这话,也不好劝了,只得叮嘱两句,便站在门口目送着她们。

  上了车子,林若萱坐在后座,吃饱喝足,再加上开始喝了点红酒,整个人安逸的不得了。一靠在椅子上,就懒洋洋的压根不想动一下。

  幕仲殊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那丝毫没有形象的坐姿,无奈的伸手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稍一用力,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你干什么啊,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林若萱皱眉就要爬起来。

  幕仲殊有力的胳膊就横在她的身上,让她的挣扎显得毫无作用。他低头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那样坐着对颈椎不好,你要是累了,就这样躺我身上,不是舒服的多?”

  “哪有……”林若萱小声的嘀咕着,不过幕仲殊说的是事实,靠在他的身上比靠在椅子上舒服多了。所以她的嘴上虽然是反驳,但也不去挣扎,就任由他抱着。

  她忽的发现,从这个角度看幕仲殊依旧是很帅,果然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而且这男人的睫毛真长,真是令人嫉妒。

  “这样盯着我看,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低眸看着她漂亮的眸子,如同一汪秋水,让人深陷其中。

  “呸呸呸。”林若萱的脸一阵发烫,目光有些闪躲:“分明是几日不见,你的脸皮又厚了不少。”

  “难道这些天,你都没有想我?”

  幕仲殊的目光灼灼,直勾勾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的内心看穿,非得从她这里寻求一个答案才甘心。

  林若萱微微一愣,想他吗?

  这些日子里,她以为自己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可是一闲下来,幕仲殊的样子就钻进脑袋里……回到家里看到那些物品会想到他,坐在车上看到窗外街景也会想到他,吃东西觉得味道不错依旧会想到他……

  林若萱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上幕仲殊了。

  可面对他这调笑的话语,她又不禁想起那天晚上他的疯狂,又想起他跟周婉瑶相处时的谈笑风生,甚至是他将自己的微信号告诉给周婉瑶……他又不是傻,怎么会看不出她根本就不喜欢周婉瑶。

  “怎么,要想这么久?这问题有那么难吗?”

  幕仲殊的声音将她从个人思绪中拉了回来,林若萱抿了抿唇,盯着他高挺的鼻梁恍惚一阵,随后语气坚定无比的说:“不想,才不想。”

  这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幕仲殊怔了怔,他的黑眸不动声色的闪过一抹失落,接着便被不悦和无奈给遮掩住。

  林若萱本以为幕仲殊肯定要黑脸了,毕竟自己这么不给他面子。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下一秒钟,幕仲殊俯下身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将脑袋埋在她的脖颈与发丝之间。

  他高高的鼻子轻轻地蹭着她的肌肤,让她有几分痒痒的。

  她刚想说些什么,就感到耳畔一阵灼热气息,幕仲殊的声音低哑又性感的响起:“可是林若萱,我好想你。”

  林若萱的身子因着这句话僵住了。

  “我好想你,飞机起飞的时候在想你,在异国的街上在想你,睡前想你,早上起来也在想你……”他的手指轻轻地插入她蓬松柔软的发间,有几分无奈的喟叹道:“你是个妖精吗,给我施了什么魔法,让我无时不刻都想着你,念着你。”

  这腻歪的话语,要是平日里林若萱早就跳脚大喊恶心恶心了。

  可此时此刻,在这耳鬓厮磨时,从幕仲殊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样的动听。

林若萱感觉自己心底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防线,正在轰隆轰隆的倒塌下来……她大概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可以自如的控制住感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