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二十二章:打女人的人渣

第二十二章:打女人的人渣

3056 2017-07-15 10:06:18

混蛋!

林若萱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的心肝脾肺肾都要气到爆炸。

她这辈子最看不起,也最最厌恶打女人的男人了。

就在林若萱要冲上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一头雾水,缓缓地转过头。

当看到来人的时候,水眸不由得闪了闪,划过一抹深深地疑惑来。

“萱萱,算了,不要为了我惹火烧身。”

陆婳的神情哀伤,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眸里此刻泛着隐隐泪光,我见犹怜。

林若萱抿着唇,可她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被人欺负羞辱,却无动于衷。更何况像是白世豪这种把女人当做玩物的渣男,更应该得到教训!

她的力气很大,很快就挣脱了陆婳的束缚。

一个箭步上前,林若萱抓起桌子上面的就酒杯,顺势一泼。

下一秒,白世豪就被酒泼的一头都是。那刺鼻强烈的酒精味道从他的发间、鼻尖缓缓地淌下来,他那低垂的眸子渐渐地露出穷凶极恶的阴冷来。

再次抬头,眼眸泛着骇人的红色。倏然站起身来,身高比林若萱高出一截来。

“你这个贱女人,找死啊!”

白世豪起身,抬手一个巴掌就朝着林若萱扇了过去。

这距离太近,她根本没办法躲闪开了,林若萱下意识的抬起手来遮着脑袋,等待着那个巴掌的来临。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包厢里响起,伴随着女人隐忍的闷哼声。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身旁的声音让林若萱迅速的睁开眼睛。当看到挡在自己眼前,被一巴掌打倒在地上陆婳时,她的眸子瞬间闪过慌乱、心疼、愤怒。

“小花!”

陆婳勉强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右脸却已经高高的肿起,五个手指印分外的明显,尤其是嘴角那一抹鲜红的血迹,更是刺痛了林若萱的视网膜。

一想到没有惩罚到坏人,反而害的好友又挨了一巴掌,她的心紧紧地揪紧。

“哟?真的是一场情深义重的好戏啊。都说婊子无情,今儿个倒是开了眼见。”白世豪欠揍的公鸭嗓再次响起。

林若萱缓缓地抬头,眼眸眯着,眼底迸射出极其愤怒的光芒来。

她上前一步,一把抓过桌上的酒瓶子。

“恍垱——”

一声巨响响起,随后,酒瓶子从手上滑落,重重的掉在地上,瞬间摔得四分五裂。很快地板上只剩下一堆玻璃碎片。

时间,仿佛也在这一瞬间静止住了。

白世豪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睛瞪着硕大,其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他抬手,在脑袋上摸了一把,再放到手边一看,一滩湿乎乎的鲜血还温热着。

他抬眼看向对面的林若萱,像是想要冲上去打她。

可还没等他抬起脚步,高大的身子如同被砍倒得的树一样,轰然的朝后倒下。

“啊——杀人了!”

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突然叫了一声。

瞬间,整个包厢就像是炸了锅一般,沸沸扬扬的热闹起来。

林若萱脚步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倒在地上鲜血淋漓的白世豪,抬起双手,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一个小时后,A市公安局。

审问室里,林若萱面无表情的坐在位置上,倒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对面的警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面色也很是凝重。却又不敢拿林若萱怎么样,毕竟这A市的人都知道,她可是ME集团总裁慕仲殊的未婚妻。

林若萱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她坐着警车到了这里,就不停的被审问,反反复复的事情都问了好几遍,她嘴巴都说干了。

忽的,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

门口传来陆婳担忧温柔的声音:“若萱,你没事吧……”

林若萱一愣,看向陆婳:“啊,我没事的。小花儿,你怎么进来的啊。”

“是安少爷帮的忙。”陆婳抱着林若萱,揉了揉红彤彤的眼睛,又朝着门口望去。

林若萱这才看到,快步走进来的安向阳,他一脸焦急没有半点掩饰。

“安向阳,你怎么来了?”她微微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他掺和进来做什么。不过看了一眼陆婳,怕是她打电话联系的。

“若萱,我担心你出事情,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就只能求求安少爷想想办法了。”陆婳解释着说。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打算瞒着我嘛?若萱,你这可真的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安向阳知道林若萱对自己的疏离,苦笑了下:“我这边已经帮你交了保释金,先将你保释出来。”

“保释?那个白世豪应该没死吧?”

“还说呢。你说说看,明知道白世豪不是个好东西,你还去招惹这个麻烦。”安向阳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在他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在医院里面,听医生说只是破了脑袋,封了三针……其余的倒没什么大事。”

三针……

林若萱倒吸了口冷气,从椅子上离开,刚抬起脚步走一下,就觉得腿都麻了似的。好在一旁的陆婳扶着她,过一会儿就好了。

从气氛沉重的审讯室里走出来,嗅到外面的清新空气,林若萱只觉得世界都清净了不少。她张开怀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若萱,这次的事情怕是很麻烦。不过你别担心,我跟白家还是有些交情的。等会我就去医院瞧瞧,然后跟白伯伯聊一聊,让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松松口。”

“不用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是白世豪仗势欺人在先,我教训一下他怎么了?”林若萱想都没想,直接就回绝了。

这件事情,涉及白家。而安向阳和白诗琪是有婚约在身,要是安向阳出面的话,恐怕事情会更复杂。

到时候没准白诗琪又得来找自己麻烦了……

“可是……”安向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林若萱的手机已经被警察还了回来。

林若萱接过手机,重新开机。

当看到时间的时候,心里暗暗一愣,糟糕,已经十点十五。怕是守时狂魔慕仲殊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果不其然,几乎是三十秒钟之内,手机就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林若萱抿了抿唇,反正都晚了,晚一个小时和两个小时,都没有差别。她抬手,将手机开启了飞行模式。

“安向阳,你送我们一程呗。我看小花儿脸上也伤的不轻,得去医院看看。”

“不不,不用了,我这没什么事。”陆婳赶忙摆手。

“还说没事,你是不是傻。开始白世豪那巴掌是冲着我来的,你冲上去逞什么英雄。现在好了,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蛋都肿了一大片。”

不论陆婳怎么说,最后还硬是被林若萱给拉着去医院检查了一番,手上还拿了一大堆的检查报告之类的。

等到一番折腾,再次被林若萱送回去,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

这么晚,再回慕家老宅怕是也没了方便的出租车,林若萱只好让安向阳将自己送回去。

当得知林若萱已经住进了慕家老宅,安向阳的表情有淡淡的失落,却并没有多说。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林若萱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夜景,一只手撑着脑袋,眼前仿佛闪过许多的画面。

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就哗啦啦的发生了这么一大堆的事情,她真的是有些应接不暇。

“若萱,想什么呢?好好的叹气。”

“啊?”林若萱微微一愣,回过神来才说:“我只是想到,这次估计要赔不少的钱。”

“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摆平的。”

“向阳,我知道你对我好。但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掺和。放心,我自然有办法……再说了,再不济,我脑袋上还顶着慕仲殊未婚妻这层身份呢。”

虽然林若萱挺不想利用慕仲殊的旗号,但不得不承认,这旗号的确是非常好使的。

乍一听到慕仲殊的名字,安向阳捏着方向盘的手抖了抖。好在这是在深夜,马路上也没有几辆车。

“他,对你好吗?你们之前,怎么这么突然。”

“还算蛮好吧……”林若萱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是说慕仲殊那个人霸道蛮横不讲道理,但更多的时候,是她太过放纵。

“嗯,只要他对你好,我就放心了。”安向阳这才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一路上便没有再说话。

林若萱大概真的是累了,将脑袋靠车座位上,不一会儿,就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目的地,当安向阳把她叫醒,她才神情恍惚的睁开了眼睛。

“若萱,到了。”

“嗯……好,那我先回去了。”林若萱揉了揉眼睛,侧过身子就去解身上的安全带。

安向阳习惯性的下车绕到了副驾驶门边上,十分细心体贴的将门替她打开。

林若萱冲他笑了笑,也从车里走了下来:“你也赶紧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谢谢你送我回来哈。”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安向阳温柔的对她点了点头,很快也钻进车内,扬长而去。

看着那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的车子,林若萱这才缓缓地收回视线,拖着疲惫的脚步朝着屋内走去。

二楼的卧室内,站在厚重繁复窗帘后面的黑色人影微微一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