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八十七章:非正常相处模式(2)

第八十七章:非正常相处模式(2)

3052 2017-09-29 10:45:02

 林若萱走进屋子里,大厅的灯光是亮着,张妈在大厅里来回的走动着,看上去很焦急的样子。

  一见到林若萱回来,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眼睛都发亮,快步的迎了上去:“夫人你总算是回来了,我可等了你半天了。”

  “等我?等我干啥?”林若萱一头雾水。

  “等你回来想想办法啊,先生似乎心情不好,喝的醉醺醺的,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还砸东西咚咚咚的响,吓都要吓死人了。我本来上前去劝说两句的,可刚开口,就被他给吼了下来……”张妈的脸上露出为难又无奈的表情,担忧的抓住林若萱的手,焦急的说:“夫人,你说先生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若萱一听张妈的描述,心里也有几分揪紧,不过想了想,慕仲殊这个人貌似越是碰到事情反而越是淡定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心里忽的冒出个略微有些自恋的想法来,难道他是因为自己?

  哇,那他也太小气了点,有必要吗?

  看张妈紧张的样子,林若萱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细声细语的安慰道:“没事,张妈你别太担心。估计是没什么事情,大概就是心情不太好。”

  “可心情不好也不能喝那么多酒啊,先生本来就喝的醉醺醺的回来,我开始上楼一推开门,发现地上都是酒瓶子,这样喝下去,身子哪里受得了啊。”

  “呃……”林若萱一时间也无言以对。

  “夫人,你上去劝劝先生吧,他一定会听你的话的。”

  听她的话?听她的话那才叫有鬼咧。

  林若萱在心底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不过看到这么晚了张妈还在担心,也有几分于心不忍。于是点头轻轻应下来:“好,我上去看看他。张妈,你也早点睡吧,现在很晚了。我会处理好楼上事情的。”

  见林若萱的神色认真肯定,又听到她这样说了,张妈才稍微安心下来。她点了点头,又叮嘱了几句,才回到房间去。

  林若萱上楼前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工作都累了一天了,本指望着回来好好洗个澡,睡个美容觉的。

  这下好了,这个慕仲殊又不知道在闹什么幺蛾子。

当林若萱走到卧室房间,心里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室狼藉的准备。然而,她推开门,看到屋子里面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的事情,真的是有些懵了——这是个什么状况?

难不成慕仲殊已经睡了?

她的心里偷偷的猜测着,一只手虚扶着墙壁,朝前面走了两步。这一走哪知道正好踩到一个倒在地上的酒瓶子上面。

该死的!林若萱内心那叫一个崩溃啊,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眼看着整个人要失重朝着地上扑过去,她都已经做好了承受疼痛的准备,但几秒钟后,她撞进了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之中。

还没等林若萱反应过来,鼻间便涌入一股淡香水混合着强烈酒精的复杂味道。她吸了吸鼻子仔细的嗅了一下,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香水味道有好几种,除了慕仲殊平日用的男士香水,还有女式香水的味道。

这香水的味道有些熟悉,她想了想,反应过来这是雅诗兰黛的缪斯女神香水红色那款。之所以印象这么深刻,是因为之前她也打算入坑买一瓶,后来发现这香味实在太过浓郁就放弃了。

慕仲殊的身上出现了女士香水的味道,还喝的这么醉醺醺的……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若萱闭着眼睛都能脑补出无数的画面来。

她的眉头不禁皱起,心头也渐渐地笼罩上一阵淡蓝色郁闷。

亏得张妈还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看来就是去夜店喝酒happy过头了,现在回来撒酒疯。

想到这里,林若萱的眼底划过一抹厌恶。

她伸手想要推开慕仲殊,哪知道他的两条手臂却像是铁钳一样紧紧地抱住了她,弯着腰还将脖子埋入她的脖颈之间的,灼热的气息肆意的喷洒在她的肌肤上。

他抱得越是紧,身上那酒味就越是浓烈。

林若萱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慕仲殊给勒死了,她艰难的说道:“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啊……要死啊你,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你去哪里了?”慕仲殊在她耳边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说:“你这个女人还知道回来。”

“你他妈的先放开我啊。”

林若萱挣扎着,脸上布着不满,他个醉的不省人事的酒鬼凭什么来质疑她,责问她?

“说,你去哪里了,跟谁出去了,竟然还敢挂我的电话,你胆子可真是大了。”

“……”林若萱觉得自己一个头都成了两个大了。

她上班累了一天,回来还得应付他,是要折腾死她对吧。

“我要去洗澡了,你这一身酒味,臭死了,你去隔壁房间洗。”她说着,有几分嫌弃的伸手推开慕仲殊。

听到她这话,慕仲殊站直身子,黝黑的眸子却是目光灼灼,直勾勾的盯着她,犀利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的灵魂给看穿一样:“你嫌弃我?”

“……你难道不觉得难闻吗?”

“不觉得。”他的脸上露出几分顽劣的神情来,还没等林若萱回过神来,他就俯身,就算是在黑暗之中,也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她的唇瓣。

迫人的酒味涌入唇舌之中,林若萱瞪大着眼睛,手握着拳头抗拒着这个强迫的吻。

混蛋,在发什么疯!

“唔……唔……你……放开……”

破碎的声音压根就没有作用,慕仲殊的手稳稳地将她的身子抱起,脚步稳健的半点不像是喝醉的人。

林若萱的身子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可是这种情况下她一点都不愿意。

慕仲殊到底把她当做什么了?随时可以发泄欲望的玩具吗?

他压在她的身上,动作有几分癫狂的撕扯着林若萱的衣服。

“住手,你给我住手!”林若萱恨恨的喊着:“慕仲殊,别让我恨你。”

酒精上脑的慕仲殊听到这句话,动作怔了怔。

林若萱看到他动作停下,以为他的意识总算是回来了一些,然而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慕仲殊又开始了动作。

之后,任由她怎么呼喊辱骂,他只是充耳不闻。

一阵欢爱过后,黑暗的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而林若萱躺在皱巴巴的床单上,眼睛里写满着麻木,刚才的一切就像是台风席卷过境,只剩下一片狼藉。

她侧着身子,慕仲殊也不知道是清醒的还是醉着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想要抱住她。

那短暂的温暖让她一时间有点迷惑恍惚,咬了咬牙,林若萱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光洁的背脊对着他,写满了拒绝。

慕仲殊盯着她的背,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朦朦胧胧的照在她的背脊上,那凹凸起伏的曲线像是一副极美的画一样。

他看着看着,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翌日。

林若萱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完美错过上班时间足有两小时。

她睁开眼睛,动了动身子,就感觉到一阵碾压的酸疼。

要不是这阵酸疼,她看着自己干净的带着沐浴乳清香的身子,以及穿的整整齐齐的睡衣,会忍不住去怀疑昨天晚上的一切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场chun梦 。

从床上坐起来,林若萱盯着自己的衣服,侧眸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旁边,这偌大的双人床只剩下她一个人,面对着这一屋子的阳光一头雾水。

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慕仲殊那人又去了哪里?

她看着时间,决定还是先起床再去想这问题。

洗漱的时候,林若萱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白皙的脸颊,眼睛下面却泛着一层疲惫的乌青……哎,看起来可真是苍老了。

女人过了一定的年纪,只要稍微不注意一下保养或者休息,那衰老就跟瘟疫一样立马缠上来。

等到她整理完毕,走出浴室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下那浴缸。

脑海中突然跳出个绯色旖旎的画面来——她和慕仲殊两人赤果相对,迷迷糊糊之中,他认真又专注的帮自己擦拭清理着身子,俊朗的眉目之间又带着几分浓重的愧疚。

不过这画面也就仅仅一瞬间,像是个转瞬即逝的泡沫。

林若萱想,这应该是假的,应该是她脑抽,才会产生这样的臆想。

毕竟昨天晚上慕仲殊的粗暴野蛮,她是真真切切的记着的。

甩了甩脑袋,林若萱心底却是暗暗地想,这一次,她是真的反感慕仲殊了。

从水云间吃过早饭后,林若萱便直接去了林氏集团。

有人说,忘记烦心事的一个好办法,就是将精力投入到另外一件事情中。

所以这一整天,林若萱几乎是全身心的投入在资料准备里,差不多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办公室里的那些同事见到她这么努力工作的样子,一个个心底皆是诧异。他们本以为林若萱突然空降到市场部部长的位置上,就是个混日子过的草包二世祖。

现在看她这勤奋的模样,似乎是真的要做出点成绩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