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要对你负责的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要对你负责的

3031 2018-12-16 10:42:27

办公室里。

陆婳身子笔直的站着,她与白景珩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目光也在有意的躲避着。

“那天晚上……”白景珩轻启薄唇。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陆婳就直接打断了他,出声道,“那天晚上只是一场意外……”

“意外?”白景珩眉头紧皱。

“你就当那天晚上只是一场梦,或者只是一次约炮,不要太在意就好。”

“不在意?你说的倒是简单。”白景珩显然没想到她会是这样大度的反应,两道浓眉不禁紧紧皱起,抬起脚步渐渐地朝她靠近,最终在她的面前站定,眸光变得锐利起来,“我要对你负责的。”

陆婳感觉到来自他周身的压迫气势,心脏不禁快速的跳动起来,她只觉得自己完全无法面对他,咬牙道,“我不需要你负责。”

“陆婳,你到底想怎么样?!”白景珩忽的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语气中带着隐隐约约的怒气,厉声道,“你心里明明是有我的,否则那天晚上你也不会拒绝我!”

“我……”

“抬起头,看着我!!”

他这几乎命令的口吻,让陆婳的身子不禁一颤,她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缓缓地抬起头,对上他漆黑的眼眸,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你到底在躲避什么?”他拧起眉头问道。

陆婳一双大眼睛里带着盈盈的泪光,温婉的脸庞上露出哀伤的神色来,“白少爷,你为什么一定要缠着我不肯放?”

“该死!你回答我的问题!”白景珩感觉面前的女人就是在挑战他耐心的底线,他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可是又舍不得伤她半分。

陆婳被他这怒气冲冲的一声吓了一跳,脚步不由得朝后退了一下,她摇了摇头,索性把心一横,出声道,“我配不上你!我们之间是没可能的,你知道吗?”

说出来了,她总算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一瞬间,陆婳有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白景珩的眸光也柔和了几分,捏紧了她的肩膀,急急忙忙的问道,“所以你就是因为顾虑身份问题,才拒绝我的吗?”

陆婳被他这个问题问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你怎么这样傻?”白景珩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轻出声道,“身份算的了什么?你该知道我不在乎这些的。”

陆婳避开他的触碰,恹恹的低下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在乎。”

说得难听一些,她是一个嫁过人的寡妇,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丢到人群里就会淹没的平凡女人。而他是家境优越的有钱公子哥,他有大好的前途,锦衣玉食,他有许多的选择,可以选与他门当户对的有钱人家小姐……

“白景珩,你应该清楚,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对等,差距太大的两个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陆婳伤心的说出这句话来,自卑的情绪深深地笼罩着她,她从未感觉过自己是如此的糟糕,简直糟糕透顶了!

“你就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白景珩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如果你就是因为这样荒谬的理由而拒绝我,我是不会罢休的。”

“你……”陆婳迷茫的看向他。

“跟我走。”白景珩突然伸手拉住了她,就要往门口走去。

陆婳怔住,不解的问道,“去哪里?”

白景珩只牢牢地捏着她的手腕,他的力气大,直接将门打开,朝着门外走去。

“你放开!放开我!我下午还要上班,我哪里都不去!”

林若萱本来百般无聊的靠在走廊旁边玩手机,忽的听到这挣扎的声音,忙抬头看了过去,当看到眼前的情况时,她不禁张大了嘴巴,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情况?

陆婳被白景珩拖着不肯走,看到林若萱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出声道,“萱萱,快点帮帮我——”

林若萱一看也急了,赶紧迎了上去,“白景珩,你这是做什么?”

白景珩只淡淡的扫了林若萱,冷冷出声道,“带她去见我爸妈。”

林若萱愣住了,陆婳也愣住了。

见爸妈?!!

白景珩扫了一眼呆住的林若萱,直接将陆婳打横抱起,道,“你要是再闹得话,怕是要把整个公司午休的人都叫醒了。”他说完,脚步稳健的朝着电梯走去。

林若萱如雷劈到一般,眼睁睁的看着白景珩就这样把陆婳给带走了。内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他们两个是聊了什么,进展这么迅速的吗?这么快就见爸妈了?

当她把这个大八卦分享给慕仲殊的时候,只得到慕仲殊一句“你忘记我们认识的经过了吗”……

林若萱讪讪的想了想,似乎她和慕仲殊的相遇情况也是够迅速的。

看着叮咚关上的电梯门,林若萱也只能默默地在心中为陆婳祝福了。

夜晚,九点钟,V-club。

333包厢里,林巧月早早地坐着等了,她也不记得自己看了多少次手机,心中还是有点惴惴不安,没想到这次约那个川出来见面会这样的顺利,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会不会来。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给川发个消息过去的时候,门被缓缓推开。

林巧月的视线朝着门口望去,当看到逆光站在门口的男人时,她不禁一怔,一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

当但那个男人走近,她看清楚他全部的容貌时,这才发现眼前的人并不是慕仲殊,只是他们之间乍一看实在是有点相似。

这还是跟川认识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见到他完整的容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长得十分的帅气俊美,尤其是一双眼眸带着一种妖异的美感,像是拥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你是川?”林巧月试探的问道。

秦川施施然的坐在沙发上,两条修长的腿叠放着,背挺得直直的,整个人看起来气度不凡。他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来,朝着林巧月伸出手来,“我叫秦川,也就是你口中的川。”

林巧月怔然的伸出手与他握手,这男人的手很冰,乍一触碰的时候,她的手指还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握手三秒钟,礼貌的松开。

秦川瞟了一眼林巧月,淡然道,“说吧,你这样着急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巧月原本还沉浸在刚刚与他握手的情境中,突然听到他发问,赶忙回过神来,正了正脸色,说道,“你应该从新闻上看到了我现在的情况,我们败诉了……”

“是。”秦川的脸色波澜不惊,淡淡的说,“林若萱那女人有点小聪明。”

“现在我和我妈彻底失去了林家的财产,我们只有五百万和一栋房子。”说到这里,林巧月的声音中带着难掩的激动和愤怒,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妈自从那次从法庭上回来,情况是越发糟糕,整个人精神不正常了。我现在都逼得没办法,已经将家里的佣人解散,还在网上卖房子……”

秦川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脸上始终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淡漠表情,这幅表情让林巧月的心中很是不满,可是她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现在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上,希望他能够有办法将一切都帮她夺回来!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真的要疯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想要找到你,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是不是?”林巧月带着恳求的语气看向秦川,顿了顿,她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我知道慕仲殊上次出车祸是你做的。”

秦川这才略抬眼皮,看向面前的女人,忽的伸出手来。

看到他突然伸出的手,林巧月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躲避了一下。

秦川倒也不介意,见她不动了,这才轻轻地抚过了她的脸颊。他的手指冰冷,林巧月感觉他的触碰就像是一条冰冷的蛇缓缓地爬过她的脸颊,这种骇人的感觉令她毛骨悚然,背上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既然你这样信任我,我自然是要帮你的。”秦川淡淡道。

“真的?!”林巧月的眼睛一亮。

“嘘——”秦川的手指按住了她的唇瓣,他眯了眯黑眸,唇边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来,声音诱惑的说道,“你这嘴巴和鼻子倒是与林若萱有几分相似。”

林巧月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好端端的怎么会提起这事情来?

秦川的手指似乎在描摹着她的嘴唇,沿着她嘴唇的曲线走了一遍,半晌,才轻轻地说道,“但让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完这话,眸光锐利的盯着林巧月,并且收回了手。

林巧月没想到他的态度会转变的这样快,立刻有些愤怒了,瞪着面前的男人道,“你怎么能这样?之前我给你提供了那么多林若萱和慕仲殊的消息!你现在这是过河拆桥!”

秦川冷冷的笑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是之前,之前你好歹有些信息价值,现在林若萱那边估计都不想搭理你了吧?你还有什么用呢?”

林巧月一时间语塞,半个字都憋不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