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二十一章:酒吧受辱

第二十一章:酒吧受辱

3187 2017-07-14 10:06:39

车子很快驶入了市区,当驶入市中心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时,林若萱让慕仲殊停了车。

不过慕仲殊死活不开车门,除非林若萱回答出他的那些问题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林若萱只得一头黑线的说:“女的,约我一起去做美甲,保证十点前回家,这总行了吧?”

得到了回答,慕仲殊这才打开车锁,还顺便抬手摸了摸林若萱的头发。

这个动作,总是不自觉的让她想起摸猫摸狗的动作来……不仅一阵郁闷。

快速拿着自己的包包,林若萱直接从黑色的劳斯莱斯上跳了下来。

她必须得赶紧远离慕仲殊这朵金光闪闪的奇葩,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之中,不然她也一定会被传染的不正常的。

走进了世茂商场里面,林若萱找了个明亮但低调的角落,拿出手机按下了号码。

“喂,小花美人儿,你在哪里啊?我已经到了。”

“我也马上到了,这边还有一单生意,你先找个甜点铺子吃点东西,我请客。”

“成吧,你得赶紧来哦,不然我可一定把你吃穷!”林若萱调笑着。

挂了电话,她拍了拍自己有点憋的肚子,的确是有点饿了。

难不成泡温泉有减肥的功效?为什么她开始也吃了不少糕点,怎么现在就饿了。

摇了摇脑袋,林若萱随便寻着一家高档的甜品屋就走了进去。

站在玻璃柜台前,点了一份焦糖玛奇朵,又点了一份芒果千层,便坐在文艺风十足的椅子上,刷着微博,吹着空调,好不惬意。

不一会儿,她就解决了一个芒果千层。

打开微信,里面蓦地冒出一条信息来,是安向阳的。

“若萱,你现在在哪里呢?”

“在外面腐败呢,怎么了?”

“我去找你,方便不。”

“不太方便……”

“你……报纸上写的消息是真的,你真的要嫁给慕仲殊了?”

这条消息,过了好久才发过来。

林若萱可是看到那“正在输入”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凭借她对安向阳的了解,怕是他在手机那头犹豫了好半天。

她跟安向阳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五岁的时候,林若萱把安向阳的一颗门牙打掉了,从此以后,安向阳就彻彻底底成了她的小跟班,乖顺的跟只小绵羊似的。

都说女人在爱情这块比较早熟。

但林若萱显然是个异类,她一直把安向阳当做兄弟看,就连情窦初开的青春期也不例外……也正是这种麻木大条的神经,导致安向阳对她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之后,她却没有发觉。

就算现在嗅到一些不对劲,也有些难以挽救。

一想到一直缠着安向阳的白诗琪,林若萱只觉得后脑勺本能的一阵疼。不过还好,现在自己正好可以用慕仲殊当个幌子,来彻底打消他的念头。

“是真的,我就要嫁给他了。现在我还跟他在一起呢……过几天还要去挑选婚纱。”林若萱将这句话发了过去,还发了个“羞涩”的表情。

虽然发过去的时候,她自个也忍不住恶寒的颤抖一下。

微信那头,半天也没了回信。

林若萱虽然觉得挺对不住安向阳的,但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长痛不如短痛。

她看了一眼时间,不由得皱眉,这都小半个小时了,怎么陆婳还没来。

就在她捉摸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陆婳的电话倒是自个打了过来。

“喂,小花儿,你搞什么鬼啊。”

“若萱,我这边出了点问题,可能……啊!!”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阵玻璃砸落在地上的声音,伴随着陆婳的尖叫声。

“喂,喂??说话啊!”

“……”

电话那头是一阵凌乱的噪音,之后,就彻底成了盲音,断了线。

林若萱握着手机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收紧,脸上轻松的神情也一点点消失,变得凝重起来。

她隐隐约约觉得,那边的情况不简单。

抿了抿唇,她快速的从包包里面抽出两百块钱拍在桌子上,快步的离开了甜品屋。

直接冲到了马路上,拦下一辆红色taxi,朝着魅吧奔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

林若萱是在休息室里面找到陆婳的,她正坐在沙发上,一只手上拿着剥了壳的鸡蛋在脸上轻轻的揉着。

当看到林若萱突然出现的时候,陆婳的表情闪了闪,有些惊慌失措:“若萱,你怎么出现了?”

“小花,你这是怎么了?”林若萱拧着眉头,看着她那原本白皙无暇的脸蛋上,眼角和唇边都有了淤青,就连未被全部遮掩的腿上,都有不少伤口……

“我……没事。”陆婳用裙子遮了遮身上的伤口,眸中闪过一抹尴尬,硬是挤出一抹勉强的微笑来:“若萱,我让你等着急了吧。我的手机,被砸坏了,所以……没办法立刻跟你联系上。对不起啊。”

林若萱朝着桌子看去,果然,上面摆着一枚惨不忍睹的手机,屏幕碎的跟豆腐渣似的。

她心底那点埋怨在见到好友身上的伤口时,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看她还跟自己强颜欢笑,不由得心疼起来。

“小花,你跟我道什么歉。”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又严肃的问:“不过跟我说实话,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这……就是有几个客人喝醉酒了,所以发酒疯。不过在酒吧里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再说了,他们也赔了不少钱。算起来,还赚了一些……”

“再怎么想要赚钱,也不能挨打啊!”林若萱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的话,当触及陆婳眼底那抹自卑时,语气瞬间软了起来:“小花,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的。”

“跟我说,是哪个包厢的混蛋,我去替你报仇。”

“别,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萱,你不要去惹那些人,他们不是什么好人。”陆婳担忧的说。

“你可别忘了,我林若萱也不是什么好人。”林若萱冲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又特别豪气的摸了下陆婳的下巴:“谁不知道你小花儿是我林若萱的人,敢欺负我的人,是活腻味了!”

说完这话,她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陆婳看着她风风火火离开的背影,心中蓦地一暖,在A市能够认识林若萱这样的好友,实在是她的运气。

但一想到林若萱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陆婳还是不能放心,毕竟888包厢里面的可非同凡人。

她不敢怠慢,赶忙起身也跟了出去。

当林若萱从酒吧经理那里问到那伙人在888包厢时,二话不说,就踢开了888包厢的大门。

包厢里面正是一派灯红酒绿,奢侈糜乱的景象,昏暗的光线里是紧紧的拥抱的男男女女,正打得火热。

这突然的一踢门,“轰隆——”的一声响,屋子里的人都被吓到了。

一时间,男男女女都惊慌失措的朝着门口望去。

当看到逆光处站着的林若萱时,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中央的男人身上。

林若萱眯着眼睛,无所畏惧的目光一一在这些人的眼前划过。

当看到坐在中央的白世豪的时候,眸中的不屑神情越发浓重,明显到在场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喲,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艳名远播的林家大小姐啊。”白世豪一只手搂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女人,不安分的手在女人的裙底里面活动着。

“哟,我也当是谁呢,原来是臭名远扬的败家大少爷啊,真的是失敬失敬。”林若萱也以同样阴阳怪气的语调回了过去。

她刻意将“白家大少爷”读成“败家大少爷”,是因为这白世豪就是贵圈里面的一个笑话,做生意是屡次失败,偏偏手段又阴狠毒辣,所以一些有远见的大公司都不愿意跟他合作。

毕竟,君子难交,小人难缠。

他们可不愿意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跟这种人有交涉。

也正是因为这点,白家的当家家主,将公司的管理权从白家老大身上转移给了白家老二。而这白家老二,便是白诗琪的亲哥哥……

林若萱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跟白家人命中犯克。

“好你个林若萱,牙尖嘴利的!不过你今儿个来我这闹事,就是自己找死!”白世豪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脸色立刻就变得吓人,朝着一旁的人使眼色。

一旁的保镖就要上前所有动作,却硬是被林若萱一个冷冽的眼神给吓的停住脚步。

“白世豪,我今天也不是来找你废话的。我问你,开始是你们这里谁手贱,打了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哈哈,林大小姐,我没听说吧,你到酒吧这里找朋友?”白世豪露出欠扁的笑容来,还朝着左右故意做着夸张的表情。

林若萱捏着拳头,手一点点的用力。

“冤有头债有主,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敢做不敢认,当什么王八龟孙子?”她冷冷的嘲讽着。

男人自然是好面子的,更何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谁愿意当缩头乌龟。

白世豪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随即不耐烦的大声说:“开始那个思思,是你的朋友?”

思思是陆婳在酒吧里的艺名。

“是。”

“是我打的,小爷心情不好,她又笨手笨脚,一点都不懂伺候,这不教训一下怕是不长记性。再说了,像她那种女人,给钱不就打发了。怎么?难道嫌钱不够?”

白世豪勾起唇角,从一旁的钱包里面又掏出了一沓红钞票来,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面。

“这些,应该够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