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二十六章:一场鸿门宴?

第二十六章:一场鸿门宴?

3141 2017-07-19 10:01:16

林若萱看了一眼手机来电,眸子闪了闪,还是按下了拒接。

不过没一会儿,那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大有不接通誓不罢休的意思。

她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虽然有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但还是透露着一丝不耐烦。

“喂。”

“喂喂,若萱,是爸爸啊。”林雄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又陌生又熟悉。

“有事吗?”

“你……还好吧?”他的声音带着一些试探,端着一份小心翼翼。

这种父女之间的疏离感觉,让林若萱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明明林雄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明明他曾经是自己无比敬爱钦佩的父亲,可现在……就连一句关心的问候,都显得这么的突兀。

“嗯,我没事。”她的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句。

“若萱,你已经到慕家住了好几天了,今天晚上要不回来吃一次饭吧。”

像是怕被林若萱误会似的,林雄赶忙解释着说:“这次真的只是简单的吃一次饭,你一个人来就好,带不带慕总都没关系的。”

呵,看来他也明白,上一次那鸿门宴是多么可笑。

“他怕是很忙,想去也去不了。”林若萱冷哼一声。

“那你呢?”

“我……”她本来是想拒绝的,可听到林雄那带有期待的玉器时,心还是软了下:“我就去吃一顿饭。”

“好好好,那你早点来哈,我会吩咐厨房做些你爱吃的菜……”

挂断电话,林若萱只觉得心上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她的小指头轻轻地抚摸着lover的小脑袋,毛绒绒的很是舒坦。猫咪也很享受这种被顺毛的感觉,闭着眼睛,吐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

“lover,你说当人,怎么就这么累呢。”

窗外,小雨依旧,一派水雾迷蒙……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陈齐将林若萱送到林宅,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这还没走进饭厅,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抱怨。

“你这个女儿可真的是娇贵,都这么晚了,还不过来。我们这一群人等着她一个……”

“就是啊,爸,不等了吧。我看姐姐她是不会来了,这都这么晚,我肚子好饿。”

“再等等看,若萱说了会回来的。”

林若萱整理了一下脸上的情绪,一脸淡然的走了过去。

“爸,我回来了。”她只冲着林雄喊了一声,完全忽视了另外一对母女,仿佛她们就是透明人的存在。

果不其然,夏岚和林巧月的脸色变得无比尴尬,眼中都是愤恨恼怒,只不过不好发作出来。

“回来了就好,赶紧坐下吃饭吧,菜都要凉了。”林雄笑着打圆场:“阿岚,巧月,你们不是说肚子饿吗,现在拿筷子起来吃吧。”

“姐姐,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啊。我们可是等了你快一个小时。”林巧月娇滴滴的说着,嘟着嘴巴一副委屈的模样。

“我又没叫你等。”林若萱一个白眼丢过去,自顾自的端起饭碗来,扫了一眼饭桌,几乎每一道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用汤匙舀了一碗莲藕排骨汤,她慢悠悠的喝着,全然不顾林巧月吃瘪的表情。

“你倒是好气势哦,我们现在一个个可惹不得你了,指不定你就用酒瓶子往我们脑袋上招呼了。”夏岚给林巧月夹了块牛肉,又轻声说:“巧月,你是不知道,你这姐姐一砸,可在圈子里砸出大大的名声来了。”

林若萱依旧喝着汤,当做没听见一般。来这里之前,她早就预料了这样的状况,打了预防针,自然也就无所畏惧。

倒是一旁的林雄皱了眉头,压着声音说了夏岚一句:“好好吃饭,提这档子事情做什么。”

“哼,你就知道对我挤眉弄眼的。是,她不就是嫁进了慕家嘛,就算闹得天翻地覆,也有那个慕仲殊给她撑腰。可你这个女儿可是个祸头子,也不知道慕仲殊帮的了她这次,下次能不能也压住。”

夏岚酸溜溜的来了这么一句,眼睛不禁斜斜的觑了林若萱一眼。也不知道她有哪点好,竟然被慕家那样看中……要是没有这个该死的林若萱,嫁给慕仲殊的就是她的宝贝女儿巧月了。

林若萱正准备啃一个鸡翅,听到夏岚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这话的意思是,慕仲殊出手帮自己了?

心沉了沉,她抿唇没有接话。这个时候越是反驳,夏岚母女只会越发变本加厉,跟这种人浪费口水,简直毫无意义。

见林若萱始终不接茬,夏岚自讨没趣,也不再开腔。

一顿饭吃的无比压抑,饭桌上的人各怀心事,全然没有一家人的气氛。

等到吃过饭以后,林雄直接将林若萱叫到了书房。

书房内,布置的十分文雅大气。

林若萱看到桌子上面的那个根雕笔筒的时候,眸子暗了暗。这是在林雄三十岁生日的时候,母亲亲手做的。这一放,就是十几年时光。

只是,笔筒依旧在,可人已经不再。

林雄也察觉到林若萱的目光注视处,看向那个笔筒的时候,也十分的感慨,叹了口气:“若萱,坐着吧。”

林若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无比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林雄,心中不禁揣测,他把自己叫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来之前,她就知道肯定不会像是一顿饭这样简单。

“若萱,你在慕家呆的怎么样?爸爸知道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确定了这门婚事,很对不起你。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哦,还好。”林若萱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手指很是无聊的扣着桌子。

“不过我看之前黎夫人对你的喜爱,还有慕仲殊对你的重视……看来这门婚事还是不错的,至少是嫁到了个好人家。”林雄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来。

林若萱沉吟片刻,随即开口问道:“白家的事情,慕仲殊插手了?”

林雄先是皱眉,疑惑点头道:“怎么,你不知道?今天你从医院走后,他就过来了。拿了份文件给白仁毅,当时白仁毅的脸色就变了。那份文件里肯定是白家的一些小辫子……不过这样看来,白世豪受伤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再揪着不放了。”

没想到慕仲殊出手帮忙,而且还这么高效率,轻轻松松就摆平下来。

林若萱对他的敬佩多了两份,同时心里却越发觉得愧疚起来。尤其是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还跟他吵了一通……

“若萱,你现在都快要嫁人了,到底还是要收敛一些。我知道你心中对我有怨恨,也知道你向来不喜欢夏岚他们……但毕竟还是一家人,没有必要闹得那么僵。”

“我从来跟他们不是一家人。”

林雄被直直的噎了一句,脸色绯红,却是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她,只得重重叹气:“好吧。总之,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现在你代表的不仅仅是林家,还有慕家……做事情还是要懂得分寸。”

“你今天叫我来,就是叫我不要惹事,以免惹怒了慕家,丢了大财主,是吧?”

“我只是担心你,叮嘱你几句。”林雄没想到林若萱对他的误解竟然那么深,眉眼之间露出一丝受伤的神情来:“毕竟,你是我的女儿。”

女儿?呵呵……

林若萱感觉胸腔里一股情绪在翻滚着,搅得她心肝脾肺都痛了。

“你现在知道我是女儿,之前呢?之前为什么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女儿?”

在心灰意冷之后再来关心,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亡羊补牢,并不是每次都奏效。

听到她的厉声质问,林雄的身子一塌,像是一座即将倒塌的山,摇摇欲坠。他双手撑着椅子的把手,脑袋垂的低低的,让人看不清楚他面容的神色。

明亮的灯光之下,他鬓角的白发十分明显。

林若萱抿着唇,手紧紧地捏着,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冷静下来。

书房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只能听到挂在墙上的钟,指针滴答滴答的走着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这仿佛是一场无声的对抗。

最终,还是林雄选择了投降。

他抬起头,一双略显得浑浊的老眼之中露出疲惫的神色来:“若萱,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

林若萱别过头,不去看他的眼睛,怕自己会心软。

“不管你信不信,你始终是我最看重最珍视的女儿。我对不起你母亲,是我背叛了她。我对不起你,背叛了这个家庭……林氏是我和你母亲一起努力打拼下来的,这是我和你母亲共同的心血,所以我不想让它付之东流……这份家业始终只有你能继承,也只有你有资格。”

没想到林雄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林若萱表情有些错愕,扭过头去看他。

林雄的表情十分认真严肃,半点开玩笑的成分也没有。还有那双眼眸之中的真挚,如果说是演出来的,那足可以拿个奥斯卡了。

“你是说,你会把林家交给我?”林若萱皱着眉头,也无比认真的反问了一遍。

“嗯。我的年纪也大了,也是时候让你学着管理……”

他这话还没说完,突然停了下来。

林若萱还有点莫名其妙,顺着林雄的目光看过去。因为门一开始只是虚掩着的,漏出了一条门缝。此刻,那门缝处的光却没有了——很明显,是有人站在门口偷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