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八十九章:又碰见这妖孽(2)

第八十九章:又碰见这妖孽(2)

3121 2017-10-01 09:50:04

“我们去哪里?”韩重回过头看着林若萱的侧脸,似乎还缭绕在刚才那一团烟雾之中。

“去世纪广场。”

“嗯?去那里?”

“是啊。”林若萱瞥了他一眼,半开玩笑的说:“韩先生,你是不是耳朵有点不太好使。”

韩重的眼眸一暗,抿了抿唇,轻飘飘的说:“也许是吧。”

他正准备发动车子,忽的朝着林若萱这边凑了过来。

还没等林若萱反应过来,他那修长提拔的身子就朝着自己压过来,这个举动未免太过突然。她还在突兀惊慌的时候,韩重只是半个身子弯着,低头认真的系着安全带。

等到他给林若萱扣好安全带之后,才重新坐了下来。

意识到他刚才的行为,还有涌入鼻尖的淡香水味道,林若萱心头笼罩上一层心乱。这个韩重的动作未免太过暧昧,让她都有些招架不住。

林若萱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应该是韩重一向的撩妹手段。

她一路上都在给自己打着免疫针,全然没有察觉到放在包中的手机正无声的提示着来电显示。

他们的位置离世纪广场并不远,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

然而,当林若萱将韩重带到了一个冰淇淋店,并且自作主张的打了两大桶各种口味混杂在一起的冰淇淋,二话不说的塞到他的手中时,韩重还是很惊讶的。

他端着冰淇淋有点懵,万万没想到林若萱说的“请回来”竟然是带自己来吃冰淇淋。

看着眼前这只狐狸突然呆萌起来,林若萱眼中一亮。

她从包中摸出手机来,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愣了愣,是司机陈齐打来的。

将界面划过去,林若萱点开相机,大大方方的给韩重拍了张照片。

拍完之后,她还故意欣赏般的看着点头:“嗯,不错,不错。”

韩重回过神来,看到她这一系列的动作,有几分哭笑不得——这位慕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古灵精怪,又风情万种。

她的心和她的外表,仿佛是两个世界的。

“我觉得拍的蛮好看的,你看看?”林若萱将手机递给他,韩重低头看着自己的照片,她在耳边说:“如果你觉得不好看,也是可以删掉的。”

“为什么删掉,我觉得蛮好的。”韩重笑着,又说:“还麻烦等会林小姐你把这张照片发给我,我也好保存起来自我欣赏。”

“没问题。”林若萱应了一声,又指了指那一大桶的冰淇淋:“这家冰淇淋店的味道不错,这几种口味是他家最棒的几种,就当做我还你请吃饭的人情了。”

韩重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林若萱,又看着自己手上那一桶实实在在的冰淇淋,眼眸弯了弯,像是月牙儿一样。

两个人在小店铺里将冰淇淋吃了个精光,就离开了世纪广场。

林若萱坐到车上以后,才想起来给陈齐回个电话。

“喂,陈齐,什么事情?”

“夫人,你在哪里?我开始打电话是要去接你的。”

“嗷,不用了,我现在自己打车回来了,也快到了。”

又跟电话那边扯了两句,林若萱挂断电话,就看到旁边开车的韩重回过头,带着几分委屈的口吻说:“原来我倒是成了taxi司机了。”

“可我没有车费付的。”林若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经过几个小时的相处,她发现韩重这人倒是蛮有趣的,至少很多方面都蛮对她的胃口。

这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名为“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觉。

所以在这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他们两个人也变得熟络起来。

韩重将林若萱送到家里之后,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他便说了句再见开车走了。

看着回来的时间和这朦朦胧胧的月夜,林若萱一阵子恍惚,仿佛时间倒流回了昨天晚上。

昨天的场景也是如此,她被人送回来,也是在十点左右,也是在这样月色朦胧之下。

只是这次林若萱回来,却没见到慕仲殊。

一直守在客厅的张妈看到林若萱回来,跟昨晚一样迎了上来,脸上也写满了担忧:“哎哟,夫人,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么晚了,可真的是让我担心。”

林若萱说了几句安慰话,懒洋洋的倒在沙发上,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

这茶水刚刚含在口中还没有下咽,她就听到张妈说:“对了,夫人,先生这次去瑞典要去多久啊?这么突然,昨天都没听他提起过,今天就走了。”

林若萱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她稳了稳情绪,将口中的茶水给咽了下去。

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张妈,音调提高了一些:“瑞典?!”

“是啊,先生不是去瑞典出差了吗?难道夫人你不知道吗?”张妈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向林若萱。

作为一个妻子,知道丈夫的行程是天经地义的。

但林若萱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自嘲的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是假的,他是个假丈夫,她是个假妻子,彼此的行踪也不需要告知对方。

慕仲殊突然离开中国飞向瑞典出差,而且时间等具体事宜压根就没跟林若萱透露半分。

这是在报复她昨天的晚归吗?林若萱不禁想。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慕仲殊未免也太幼稚了些……

见林若萱手中端着茶杯,面对自己的问题一直保持着沉默,张妈不由得出声低低的唤道:“夫人?夫人?”

林若萱回过神来,看着张妈:“嗯?”

“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先生的行程吧?”张妈犹犹豫豫了一番,还是问了出来。她想起今天早上慕仲殊离开的匆忙脚步还有那沉重不悦的脸色,隐约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我干嘛要知道他去哪里,我今天一整天都忙得要死。再说了,他本来就是个大忙人,到国外出差是常有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若萱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将手中的水喝光后就站起身来:“好了,张妈,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看着林若萱上楼的单薄背影,张妈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两人怕是又闹矛盾了。

回到卧室,床铺已经是整整齐齐,整洁如新。

林若萱躺在床上,明明这床单被套都洗过了换成新的,可她还是可以嗅到慕仲殊的味道。

她盯着天花板上挂着的灯,心想,自己肯定是疯了。

可一想到慕仲殊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去了国外,连作为佣人的张妈都知道他的去处,可是作为名义上妻子的自己,却是一脸懵逼,一无所知。

说是不在意,但心底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

就在她的思绪混乱的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林若萱的心头一颤,赶忙抓起手机过来看。当看到是来自韩重的消息时,她的眸光暗淡几分。

韩重问起她照片的事情,她便将照片发了过去,两人又扯了两句有的没的,林若萱就将手机放在了一旁。

忽然,传来一阵“喵呜喵呜”的声音。

林若萱被这轻轻柔柔的声音唤过神来,朝着声源处望去,只见小猫咪lover一双蓝绿色的异色瞳正盯着自己。

都说猫主子是高冷无比的,可lover却很温柔乖巧。它似乎总是能够在林若萱心情低落的时候及时出现,然后蹭到她的身边,卖着萌哄着她开心。

林若萱伸手将猫咪捧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摸了摸它柔软的毛毛。而小猫咪也吐着粉红色的舌头去舔她的手指,时不时柔柔的喵呜喵呜的叫着,叫的她的心都要化掉了。

“lover,你可真的是我的lover……”她轻轻地自言自语,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来。

好像现在就剩下自己跟这只猫咪相依为命一样……

林若萱靠在枕头上,大概是真的累了,有了猫咪的陪伴,她的困意一点一点的席卷而来。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之中。

这一夜,她睡得很沉。

而远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热闹的街头,车辆来来往往。

瑞典首都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九楼,大大的落地窗前,站着一道修长笔挺的身影。

慕仲殊站在高处眺望着这城市慵懒的景象,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另外一张慵懒风情的脸庞来。

他抬起手,扫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思忖片刻,现在国内应该是深夜了。

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睡着。

她会不会生气?气自己没有通知她一声……

他的手机开了国际漫游,几乎是24小时保持着开机状态,她要是想联系自己,十分的简单方便。

可现在足足过去一整天的时间,她那边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难道对于自己的离开,她压根就不在乎?

慕仲殊皱眉,仿佛看到了林若萱那双妩媚的眼眸中疏离的嫌弃。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看到她抱着洁白的被子缩成一团的睡相。心理学上有说过,这种睡相的人,内心是极其缺少安全感的。

他睡在她的身边,她却依旧缺少安全感,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声的挫败。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不禁泛起一些愧疚来。

这次突然决定来瑞典,除了工作的原因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大概是逃避。

慕仲殊抿了抿薄唇,望向远处的高楼大厦,目光变得幽深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