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萌妻太傲娇  >  第二十四章:一场闹剧

第二十四章:一场闹剧

3294 2017-07-17 10:04:41

等到慕仲殊把电话挂断的时候,林若萱也正好接完电话回来。

重新坐回餐桌上,虽然她依旧一脸故作淡定从容的姿态,但慕仲殊和黎芸母子是何等精明的人,一眼就看穿了,只不过都缄口不语罢了。

林若萱拿起筷子又随便吃了几口,便觉得索然无味,心中有事,再加上身边两人时不时的注视,让她如坐针毡。

“萱萱,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黎芸突然开口问道,笑眯眯的看着她。

“啊。”林若萱一愣,反应过来才说:“我跟朋友约好了,今天会出去玩。”

“去玩?去哪里啊?”

“就是……随便逛逛。”她含糊了一句,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朝着一旁的慕仲殊撇过去。却瞧见他只是微微垂着头,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对付着碗中的食物。

“哦这样啊。本来我还想叫你跟我一起去剧院看歌剧的。”黎芸说道。

“下次吧,黎妈妈。”林若萱挤出一抹笑容来,又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她离开餐桌,直接朝着楼上走去。等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时,慕仲殊这才抬头,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儿……

A市第一人民医院VIP病房。

林若萱冷着脸站在病房门口,脚步定定的,丝毫没有走进去的欲望。

不一会儿,安向阳脚步匆忙的从走廊走了过来,手中提着花篮和水果营养品那些。

“若萱,等会进去的时候,你就……稍微低一下头。剩下的事情,让我来说就好了。”安向阳看着她脸色凝重的模样,轻声劝道。

今天一大早来医院的时候,就看到林若萱在门口晃来晃去,追问之下,才知道白家今天打电话警告了她一番,并且扬言一定要告上法庭。

事态的严重性,不可小觑。

“你买这些做什么?”林若萱皱着眉头看着他手中的大包小包。

“好歹也做个样子,好了,进去吧。”安向阳说着,抬手就敲了两下病房门,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内,白世豪躺在病床上,脑袋上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绷带,就像是个硕大的椰子似得。白家的当家白仁毅和白夫人坐在一旁,白诗琪也在病房里面。

见到来人时,白诗琪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来,然而,当看到后面跟着的林若萱时,脸色瞬间就变了。

“林若萱,你来干什么?你把我哥打成这个样子,还敢出现?”白诗琪拔高了音调,很是不悦的看着她。

白世豪只是她的同父异母哥哥,而且他那低劣的人品和所作所为也让白诗琪很恶心,所以刚听到白世豪被教训了,白诗琪觉得他就是活该。可当知道是林若萱干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诗琪。”安向阳朝着白诗琪摇了摇头,表情严肃。

白诗琪怎么看不出他的维护,更是不爽,憋着一肚子的气。

“白伯伯,白伯母,若萱这是特地来道歉的。喏,这些东西也都是若萱买的……昨天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在酒吧那种地方是吧,大家都喝的高了,酒精上头就容易冲动……”

安向阳一边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一边解释着。

白仁毅倒是板着脸一言不发,一旁的白夫人坐不住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安向阳,目光又移到半天不说话的林若萱身上,冷哼了一声:“早就听说林家大小姐的名字了,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呐。果真是长得好模样。不过这大晚上的在酒吧鬼混,还出手伤人……呵,看来这教养倒是独特。”

林若萱抿唇,淡淡的说:“白夫人,你不用这样阴阳怪气的,有话就直说。”

白夫人被呛到,脸色变了变,狠狠地咬了咬牙:“你看看你这态度,是来道歉的样子吗?就你这样,别指望我们白家能够原谅你。这件事情,我们没完!”

安向阳一听,着急了,正想说什么,林若萱却开了口。

“不知道白夫人哪只耳朵听到我是来道歉的?”

只见她露出一抹清冷的笑容来,继续说:“我干嘛要道歉?凭什么要道歉?就白世豪这个人渣败类,我给他一个酒瓶子都是轻的。白夫人你明里暗里说我没教养,那我请问,你们白家的教养就很高吗?”

林若萱一手指着病床上还在昏睡的白世豪:“你们的白家大少,在酒吧里面花天酒地,左拥右抱。喝醉了就起了色心,对我的朋友动手动脚。我朋友不从,这人渣就拳脚相向。这他妈是人干出来的事情?强奸未遂,就出手打女人?呵呵,你们白家真的是好教养。”

一番话一出,病房里的人脸色都变得凝重难看起来。

白世豪也被林若萱这一番言辞激烈给吵醒了,睁开眼睛看到这场景时,还没回过神来。

“这些东西,就是丢垃圾桶,也别给这个人渣糟蹋了。”林若萱径直走到床边,将那些鲜花水果之类的一扫,直接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发出不小的动静来。

“林若萱,你发什么疯!”白世豪怒瞪着林若萱,恨不得立刻上去杀了她一样。

“若萱。”安向阳也怕事情闹得更严重,赶紧伸手拉着林若萱,阻止她有更多的过激的动作。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白仁毅开了口,声音嘹亮如洪钟,十分有气势:“都别闹了。”

一时间,众人也都安静下来,看着面前的人。

白仁毅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沉声道:“看来是要到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敲门声。

当门打开的时候,林若萱看着来人,脸色瞬间难看到极点。

他们怎么来了?!

站在门口的人,正是父亲林雄和继母夏岚。

他们的手中也是大包小包的,行色匆匆,快步的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屋子里面的狼藉和混乱时,林雄不由得擦了把冷汗。

“白总,好久不见,我来晚了,来晚了。”林雄露出一张客气的笑脸来,假装熟络的寒暄着。

白仁毅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半点站起身来回礼的意思。

一旁的林若萱看着林雄和夏岚两个人的尴尬出现,越发觉得心累。

看来白家今天也给林雄打去了电话……

“若萱,你又在这里胡闹什么?是嫌丢人还不够嘛?!”夏岚看着那地上散落的花和水果,立刻猜出是怎么回事来,不由得厉声呵斥道:“还不赶紧道歉。”

林若萱一脸冷漠的看着这个对自己喝三吆四的女人,她有什么资格这样跟自己说话?

“老公,你看这个不孝女!真的是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把人都打进医院了,还是这幅死样子!”夏岚一脸委屈的拉着林雄的胳膊。

“若萱,你赶紧认认真真的给白家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林雄面色沉重的看着她,沉声命令道。

“我没错。”

“你!!”林雄气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死鸭子嘴硬。”夏岚面色一副生气的模样,心里却是乐的不得了,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

一旁的白夫人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看来,林家教育子女的能力还真的是不太好呢。”

夏岚立马装出一副很是为难的的样子,叹气道:“白总,白夫人,你们别跟这个臭丫头一般见识。是我们没有好好管教她,才给你们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哎,这丫头的妈妈死得早,所以也没教好……”

“夏岚!!你再说一遍?!”

一声呵斥突然惊起,硬生生将夏岚的下半句话给截断了。

众人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纷纷看向眼睛通红的林若萱。

母亲的早逝就是林若萱心中永远的痛,是她不可触碰的底线。

“你你你……我不过是说一下而已……”夏岚吓得缩了缩脖子,身子躲在了林雄身后。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提起我妈?你不配!”林若萱厉声道。

“林若萱!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和分寸!”林雄一只手掩着鼻子,呵斥着。

“砸伤白世豪的人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反正我不会道歉,也没有必要道歉!这件事情我不需要你们插手!”

林若萱目光灼灼的望着面前的林雄和夏岚,说着又转了个身,对着白家人无比冷静的说:“这件事情如果你们要继续追究下去,我奉陪到底,不介意法庭上相见。”

说过这一番话,她没有半点犹豫的转身,丝毫不想再继续停留在这个压抑的环境中。

看着她快步的跑出去,安向阳也准备追出去。

可脚步还没抬一步,就被白诗琪拉住了:“向阳哥哥,你不准去!!”

安向阳的脚步一怔,眸子满是复杂,目光却始终望向门口。

就在林若萱刚跑离病房的时候,很快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当众人看到站在病房门口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时,皆是惊讶的呆住——他怎么来了?

慕仲殊冷眸扫了一眼病房里,呵,还真是热闹。

他径直的走了进去,目光直接看向白仁毅:“白总。”

白仁毅忙不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丝毫不敢怠慢:“慕总,你怎么来了?”

慕仲殊那张俊美的面容没有半点波澜,声音依旧是清越冰冷:“听说我夫人遇上了麻烦,所以特地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

“想必我夫人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多言。不过……”他的话锋突然一转,如同刀光翻腾,白光骤现的犀利:“在上法庭之前,还希望白总你好好看看这份文件,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追究。”

他说着,就将手中的一份文件夹随手放在了一旁。

随后,快步的离开了病房。

至始至终,都没有再看旁人一眼。

白仁毅看着那份文件,伸手拿了起来,翻阅起来。

当看到第一页的时候,呼吸就变得急促沉重起来,越往下,脸色越发可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