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七章 皇上,您这脉不对呀

第七章 皇上,您这脉不对呀

2411 2017-07-25 12:54:59

这时,那位传说中……病得不轻的皇帝忽然从内室冲了出来。他扯着一块红色绸缎,包裹住头部,再次做……飞翔状?

  他很聪明地绕过其他人,浅浅以为他也会饶过自己,不料在他路过她面前时,他忽然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并假装脚不稳,身体一斜,把她推到在地……竟然把她!推!到!在!地!

  封浅浅疼得龇牙咧嘴,然而没人扶起她,她皱着眉头抬眼怒瞪过去,自己却在原地愣了。

  这皇帝……长得也太俊俏啊!

  棱角分明的轮廓上是精致分明的五官,剑眉星目,鼻若悬胆。他一双黝黑色的眸子深不见底,眼帘微垂,眼睫毛轻轻打下,却是出奇的轻柔,视线往下,他

嘴角微扬,性感的唇线就这么扬着,笑意抵达眼底……

  皇上是对她笑的,笑得很是不坏好意,完全不像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的眼神。浅浅总感觉他在挑衅她,挑衅中又有一点在嘲笑……她?

  ……真是,有什么好笑的!

  封浅浅勉强站起来,被太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她再也不敢动弹了。

  “小呀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飞呀,飞呀……”皇上又抓着绸缎,独自在房间里翱翔。

  ……这就是发了疯的皇上,实在是……太可怜了。

  “来人,去劝劝皇上,让他躺在床上给大夫看病。”太后一声令下,负责照顾皇上的得力丫鬟便走到他身边,轻语跟他说着什么。

  皇上一脸“我读书多,你不要骗我”的模样,“床上真的有好吃的吗?”

  封浅浅差点喷笑而出,不过最后极力忍住,把这笑意深深咽进肚子里。

  丫鬟还在说着什么,最后皇上终于乖乖走进内室,乖乖在床上躺好。

封浅浅又再一次惊呆了。

“封浅浅,还不快去给皇上诊脉!”刘胜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封浅浅立即得令走进内室,可发现太后他们也随之进来。

  她很为难,作揖道:“启禀太后,奴家看病时不习惯有人站在旁边看着,这样奴家会安不下心来把脉,这样会诊断不出来病因的。”

  太后当下脸色很难看,刘胜察言观色,立即对浅浅喝道:“你这是在赶太后走吗?!”

  她吓得跪在地上,“太后冤枉啊!大夫看病确实需要静心,这样才更好把出病症。”

  平时御医看病也会如此,太后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不再强求,“也罢,哀家在帘外等你的诊断结果。”语毕,转身走到正厅坐下。

  封浅浅在额头抹了抹把汗,起身,转身走进内室。

  皇上躺在床上,看封浅浅进来,眼里有疑惑再是无辜的疑惑。

  封浅浅一副“小样儿,你还敢往哪里逃”的贼脸,搓搓手,“皇上乖,皇上棒,皇上被我诊的呱呱叫。皇上乖哦,我现在就给你把脉。”

  以宫礼来说,封浅浅给皇上诊治是要跪在床头的,可她觉得反正旁边没人,不用跪着也行。可想找张凳子坐时,发现内室什么凳子都没有,倒是她面前有个脸盆,估计是被这皇帝拿来疯玩的。

  无奈,为了高度合适,封浅浅只好跪在床头,一边哄着皇上,一边轻轻拿起他的手放平,便把起脉来。

  她低头间,没看到赵玄胤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戏谑和玩味。

  诊了一会儿,以她这么多年医诊的经验,封浅浅越发觉得皇上的脉搏不对。皇上的脉搏跳动平稳有力,跟平常人无异,也没有出现之前说的疲倦乏力,以她多年的经验保证,她断定皇上没病!可是……

  封浅浅闭着眼,一边摇头一边嘟囔着:“皇上,您这脉不对呀……”

  “怎么不对呀?”赵玄胤眸色不再是痴傻色彩,而是睿智和戏谑。

  封浅浅依旧没有睁开眼,下意识地回道:“皇上的脉搏平稳有力,根本没有病,可皇上却疯了,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皇上是在装……”

  咦?谁在说话?

  冯浅浅睁开眼,瞪着眼看向皇上,一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皇上……

  下秒……

  “哎呦喂——”一声惨叫,伴随着一声“哐当”,封浅浅的眼前视线一黑,自己好像摔进了什么东西里。

  封浅浅嗅了嗅,发现有铁锈的味道,反应过来后……丫的!赵玄胤竟然趁她没注意,在她屁股上踢一脚,然后她的脸就光荣地进了脸盆……

  丫的,她!要!弑!君!

  封浅浅眼里蕰着怒气,摘掉脸盆想来个同归于尽的时候,她的脖子上忽然架着一只手,抬眼瞧去,是赵玄胤。

她立即就怂了。

  他紧紧掐着她的脖子,眼里是她没见过的狠戾,小声在她耳边喝道:“说,你是不是太后派来的?!”

  什么鬼?!

赵玄胤的力道刚刚好,能死死禁锢她,掐不死她,却又能让她说不了话。

刚才脸盆翻掉的声音已经引起外边太后等人的注意,封浅浅听到刘胜的声音:“封浅浅,你在干什么!”

  很显然,这赵玄胤是在装疯,更显然,他的装疯并不想让外边太后等人知道。如果让太后等人冲进来救自己,那她早已死在赵玄胤的手下,所以目前的法子只有稳住赵玄胤的……手!

  赵玄胤微微松开手,让她能说话,“不要让他们进来。”

浅浅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清咳几声,对外喊道:“没事没事,我只是碰到脸盆了。

  闻言,刘胜也不再冲进来。看外面平静下来,两人皆松了口气,接着,浅浅又感觉赵玄胤在她脖子上的手又紧了。

  封浅浅苦着脸:“皇上,手下留情!”

  赵玄胤完全不理她的哀求,深邃的眸子里发着锐利的光芒,他死死盯着她:“说,你是不是太后派来的!说实话,撒谎的话人头落地!”

  封浅浅确实吓到了,身体又分泌出一层薄汗,“皇、皇上,您、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赵玄胤又狠狠呃一声,以示警告。

  封浅浅连忙点头,不对!又摇了摇头。

  赵玄胤眼一眯,周身立即散发出阴狠的气息,“朕最讨厌说谎的人。”

  “不不不,皇上,我没撒谎。”

  “那你就如实说,你跟太后是什么关系。”

  封浅浅只好如实把来龙去脉跟他讲清楚。说完的良久,赵玄胤一直都没有说话。

  “她真是够狠的,竟然多次派人来试探朕的病情。”

  他口中的“她”是太后吗?太后没有来试探吧,浅浅也看出太后好像挺关心皇上的,可她不敢多嘴,看样子皇上跟太后的关系是敌对关系。

  “太后派你来给朕看病,自是对你指派了什么任务吧。”赵玄胤的手力又加大了。

  封浅浅欲哭无泪,只能如实回答:“太后并没有指派什么任务给我,她只是跟我说,你所有的病情都要如实汇报给她。”怕他不信,她举起三指,“我发誓,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赵玄胤看她看了好一会儿,似在探究她的话该不该相信,最后他微微松开手,但手还是没离开她脖子啊啊啊!

“那好,朕暂且相信你一次。”顿了顿,他眼中忽然燃气戏谑的光亮,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既然知道了朕是在装疯,那朕必定不会留你活口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