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二章 按摩

第十二章 按摩

2217 2017-07-31 09:27:19

“封、浅浅……你个庸医!刚才喝的……那碗药是不是……被你放了毒药,你想要害朕!你好大的胆子!!”即便肚子痛的难以复加,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的,但赵玄胤那种天生的威严依旧不减少。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呢!那碗药明明就是补药,熬、盛起来和端过来都是经过我一人之手,怎么可能下毒呢!”封浅浅急急解释,也忘记了给他把脉了。

  “你还狡辩!要不是你下毒,朕的肚子会痛的这么厉害吗?!明明就是……就是你下的毒!你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说什么站在朕的这边,跟朕演装疯卖傻的戏,来对抗太后,你说的这些都是在骗朕!你明明就是站在太后那一边的,你明明就是她派来到朕身边的眼线!你还敢说不是?!”赵玄胤一连的轰炮,瞬间让封浅浅懵逼了。

  她吓得急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跪拜:“皇上,冤枉啊!冤枉啊!贱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贱婢对皇上是忠心不二的,您一定要相信贱婢啊!贱婢真的不是太后那边的人,贱婢一直站在的立场一直都是皇上这一边啊,要不然贱婢怎么会对皇上的身体这么关系呢!贱婢要是太后那边的人,您这装疯卖傻的戏份,太后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越到最后,赵玄胤的脸色就越苍白了。

  这勤政殿里的奴婢和太监都遣退出去了,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和赵玄胤。

  “痛……”赵玄胤直接倒回了那张大大龙椅上,抱着肚子声声地低鸣着。

  封浅浅可吓坏了,这才记起自己还是一名大夫,在这种紧急关头,最需要的她的这个大夫的治疗啊!

  封浅浅一不做二不休,立即蹲在赵玄胤大椅前,把他的手抓出来,放在自己的手下,诊起脉来。

  过了一会儿,封浅浅这次终于送了口气。

  她站起,抬眼,看了一眼赵玄胤,说道:“皇上,你根本就不是中毒。”

  “哈?”赵玄胤勉强支起自己的上半身,一脸疑惑,“不是中毒,可为什么朕的肚子这么痛?”

  “皇上,您可能是做了什么猛烈的事情,突然让自己体内的肠胃相互扭在了一起,也就是肠胃突然痉挛的意思。”封浅浅解释道。

  猛烈的事情?

  他刚才不过是想那个女人,想得心口闷痛而已,怎么可能什么肠胃就扭在一起,导致肠胃痉挛呢?!

  他发现,他堂堂一代天子,真的要被封浅浅折磨死了!

  说了一大堆,根本就没听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封浅浅,朕都快痛死了,不想听你这些病由!你给朕快点想办法,让朕的肚子立即不痛起来!”赵玄胤咆哮。

  “皇上,你别急嘛。贱婢这就想办法。”

“唉唉唉,你要干什么?放开朕!”赵玄胤对封浅浅强制性把自己的脚给掰直的动作非常不解。

“皇上,肠胃痉挛不是什么大病,就好像你在吃饭的时候,吃得急了,会不小心,牙齿咬到舌头。这样的话,也不能怨任何人了。”封浅浅继续解释道,“所以肠胃突然相互扭在了一起,多因为你缺少锻炼好和熬夜才会出现的。你现在要把身体躺平在龙椅上,双目自然地往上看,双手不要放在肚子上,要放在大腿两侧,然后全身平直,什么都不要动,就这样平躺着。”封浅浅一边倒捯饬他手脚的平放,一边解说道。

  “皇上,您因为国事繁忙,长久坐在椅子上,导致血液不怎么流通,所以这样你很容易导致下半身有些麻。”封浅浅继续说着,又犯起了一名大夫看到不好好爱护好自己身体的病人一样,发起了牢骚,“长坐对身体不好想必皇上也是知道的。不仅会导致这些,还导致双肩酸痛,腰酸背痛,会导致颈椎病的缠身。所以,贱婢还是建议,皇上在处理繁忙国事的事情,多给自己出去锻炼身体的机会,这样不仅强健体格,还能保持好活力和雄风哦!”

  听这么一说,他在心中数了数,好像已经很久不练剑了。

  以往他都是每天早上起来练剑的,但因为要装疯卖傻来骗过太后和大皇子等人的视线,所以他基本不是吃饭就是待在勤政殿,不是待在勤政殿就是去后花园。

  后花园毕竟人多眼杂,他不知道到底谁是自己这边的人,也不敢保证那些人不是太后派来监视他的人。

  所以他每次去后花园根本就不能练剑,只能依旧意装疯卖傻来骗过所有人。

  每天在那些人面前演戏实在是累的慌,所以他一般不到逼不得已,就不会出现在御花园。

  要么回宫就寝,要么就在勤政殿批阅奏折。

  显然,太后等人对已经疯了的赵玄胤竟然还能批阅奏折这事儿存疑,也多次突击过勤政殿,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疯了。

  虽然每次的突击都让赵玄胤和封浅浅措手不及,但也好在,赵玄胤早已有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切换上了疯傻的状态,拿着那绸缎,依旧在喊着“飞呀飞呀……飞到花丛中啊”,要么就是那永远都不变的一句“哈哈,我抓到你了!别逃,我抓到你了!”

  每当太后看到这里,又再一次相信了赵玄胤的演戏,觉得他是在真的疯了。

  封浅浅至今也还记得,太后对已经疯掉的皇帝,竟然还能批阅奏折管理天下的事情感到无比的惊讶。

  “封浅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皇上已经疯了,还要给他看奏折,就不怕因为皇上的‘不记得’导致国家政局动荡吗?”太后厉声呵斥。

  太后的潜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为什么已经疯了皇帝还能看奏折,是不是在装疯!

  既然已经选择站在了赵玄胤这边,也答应他,陪他一起演戏,那她自然会小心回答。

  其实封浅浅不知道的是,在太后问了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在一旁装疯卖傻的赵玄胤也在他们没有看见的地方,眼神变得浓重,呼吸也变得紧促起来。

他也在等待封浅浅的回答。

“启禀太后。皇上的病确实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治好的,但臣也是在竭尽所能在为皇上治病了。”说到这儿,封浅浅停顿了一下,又道,“皇上的病确实略微复杂,这也是因为众多医术高明的御医都找不到病因的原因。因为过于复杂,所以臣也想不到,皇上的病竟然会时好时坏。”

  太后一双锐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封浅浅,想要在她淡定,平常的表情上,看出点端倪。

可是没有,封浅浅一脸的真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