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九章 怀不上龙种

第十九章 怀不上龙种

2127 2017-08-06 11:02:08

当今皇上突然疯了,这段时间她听到的不是皇上依旧发疯的病情就是皇上的病情已经没有见好转,反而原来越严重的消息,温云儿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她进宫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勾引皇上,巧妙地让皇上在她的寝宫过夜,然后怀上龙种,独宠皇上的宠爱,让自己的地位在皇宫里提高一个等级。

  她那个姐姐温雪儿本来可以好好地当上皇妃,受到皇上独宠一人的宠爱,可她偏偏就作死了,最后却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大皇子赵玄雍,现在成为大皇子的未婚妻,所以进宫努力成为后宫之主的任务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温云儿没有见过皇上之前,她觉得自己根本是不适合皇宫里的生活,可在她被父亲,也就是当朝宰相温宰相逼迫她进宫,见到皇上的时候,她就彻彻底底被这个年轻俊逸,无时无刻都透露出男人魅力的皇帝所吸引,当下就答应了父亲的请求,努力在后宫站稳脚跟,诞下龙子,她的地位就会来个质的飞跃。

  可是……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就连让皇上夜留宿在自己的宫中,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可悲的是,她温云儿已经进宫三四年了,除了被皇上一眼相中,封为温贵妃后,至今到现在,皇上都没怎么来看过她。

  即便某个晚上留宿在她的宫中,皇上对那方面的事情都提不上兴趣,每次都只是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真到天亮他去上朝。

  所以,至今,她温云儿依旧是处子之身。

  进宫三四年了,仍然是处子之身,这话传出来都不知道笑掉了别人的多少大牙。

  所以,她到现在都不敢跟父亲和太后说,皇上不碰她,至今还是一个处子之身。

  见皇帝已经在她的寝宫中留宿了这么多个夜晚的,她的肚子还是没有大起来,这些让很多人就可疑了。

  太后和温丞相也一直在问怎么没有怀上,她自是不敢说皇上不碰她,所以就一直谎称可能是没有缘分,至今都没怀上。

  而这等回答就引起太后和父亲等人轰炸式地给他们寻找名医给她调理身体的结果。

  “啧啧,这谁啊,惹了温贵妃,只怕只有死路一条了。”旁边正在剪花的婢女们开始窃窃私语了。

  “是啊是啊,最近温贵妃心情看似不太好,呵呵,恐怕那个女人有得罪受了。”还有一些的正在幸灾乐祸。

  ……

  她们窃窃私语地说着,说到最后,声音就越来越大,风一吹来,就传到温云儿的耳朵里。

  温云儿回过神儿来,低眉冷眼吩咐道:“春玲,去,把她们的嘴给本宫闭上。”

  春玲是温云儿的贴身侍女,是从娘家带进宫中的吗,跟随在她的身边已经很久,早已是温云儿的心腹。

  温云儿只是这么一说,春玲就已经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是,娘娘。”春玲走上前,不知道跟那些剪花的婢女说了什么,那些婢女就吓得个个丢了剪子,跪在地上高喊饶命。

  春玲二话不说,就把一个看似是头的揪了过来,推倒在地上。

  那位女婢“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高喊喊着:“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出言冒犯娘娘了,求娘娘饶命,放过奴婢一命。”

  面对女婢的嘶声裂肺地哭喊,温云儿完全不当一会回事儿,神态泰然,气定神闲地抬起手,把玩自己那修长漂亮的指甲。

  “春玲,你知道该怎么做。”嫣红的嘴唇里缓缓地溢出这句话,温云儿的眼中满是淡然的狠绝。

  “是,春玲明白。”春玲谦卑地福身,后转身走到那名女婢的面前,喝道,“抬起头来。”

  女婢颤抖着双肩,颤巍巍地抬起头,当下,“啪啪啪”的声音响起,非常地响亮。

  一直站在温云儿面前的封浅浅见此,吓得腿差点要软了,幸好旁边的小翠扶着她,要不然她保证腿一软,就这么跪在对方的面前了。

  这真的是皇宫啊!

  强加罪名、不分青红皂白、毫无怜悯之心、杀鸡儆猴吗,这些戏码封浅浅虽然没看过,但现在亲眼所看才更加确定,自己一定要努力逃离这个阴暗的地方。

  封浅浅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抓来一个女婢惩罚,虽说这个女婢显然是话太多惹来祸事,但封浅浅也不傻,对方显然是在杀鸡儆猴,让她乖乖道歉并接受惩罚。

  毕竟温云儿这种女人,是不会管你是不是有意害她吓了一大跳,她只知道,她的地位容许自己对在她之下的人为所欲为。

  啪啪啪声不知道响了多久,封浅浅的手扶着小翠的手臂,随着这声音得越来越响,越来越久,她紧张地指甲都渐渐地掐进小翠手臂的肉里,看起来非常紧张。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旁边的人没有一个敢出来好言相劝,也不敢大声呼吸的时候,那女婢的脸上都已经开始发肿的时候,温云儿把视线投在封浅浅的身上,冷冷问着。

  “告诉本宫,你是什么人?不仅敢自称‘臣',还敢吓本宫?!”温云儿嘴角勾起最得意的笑意。

  哈??

  她就这么问自己?

  封浅浅以为自己无意吓到了她,又看到她抓着一名婢女不放,那啪啪啪的巴掌声响彻四周,她以为自己就要逃脱不了这场责罚的时候,她竟然只这么问?

  这种态度跟她心中猜测到的结果很不一样,遇到这种事情,刚才她都已经想好怎么应对她了呢。

  结果却……

  “臣……”封浅浅躬身作揖行礼,想要说明自己的身份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沉稳威严的声音——

  “温贵妃……是什么原因让你发这么大的火气?大火气伤身,容易让女人老得很快的哦。”

  封浅浅侧眼看过去,一身不过二十出头的女人,但看起来年龄温云儿大些。

  对方一身的华服,精致的妆容,眉眼含情,易容端庄。

  “奴才拜见杨德妃。”彼时就响起众人叩拜高喊的声音。

  杨德妃?

  是杨惠锦吗?

  见封浅浅没有跪下行礼,旁边的小翠急忙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赶紧跪下。

  封浅浅最终在半推半拉的情况下跪下了。

  宫中的礼仪真麻烦,动不动就跪的,累都累死了。

  封浅浅也不顾及什么,一脸的傥荡,虽然跪下,但依旧是抬眼看向来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