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八章 那就自称贱婢

第八章 那就自称贱婢

2479 2017-07-26 15:23:59

封浅浅眼睛倏然瞪大,连忙求饶:“皇上皇上,别别……只要你不杀我,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人都是贪生怕死,他原本以为她是一名女医,必定跟其他女子不同,想来也不过是平常女人罢了。

  封浅浅又补了一句:“皇上,只要您不杀我,并送我出宫,我定不会跟太后说你是装疯。”

  他眼一狠,“你是在威胁朕?”眯了眯眼,“你知道了朕的秘密,你以为你还会活着出宫吗?”

  经他一提醒,她发现自己已经命不由己了。

  赵玄胤又道:“现在给你两条路要走,第一,你出去告诉太后,朕是装疯,但在你告诉她之前,朕想,你已经死在朕的手里了,你不用害怕,死在朕的手里是你的福气。”

封浅浅:“……第二呢?”

“这第二,很简单,你器械投降,放弃太后那边,来到朕的队伍中,以后你成为宫里的女医,明着给朕治病,骗过所有人,暗地里你任朕差遣。”

  这分明就是卖身啊!她怎么能答应这么无礼的条件!

  “好,我选择第二条。”封浅浅郑重点头道。

  赵玄胤显然没想到她这么快下决定,愣了好一会儿后讽笑道:“你倒是耿直。”

  “启禀皇上,在死亡的面前,我一向很耿直。”

  “……”他嘴角一抽,无言。

  再次,他又发狠,“要是发现你背叛了朕,朕要你人头落地。”

  “……”怎么这一家子都喜欢动不动要人家脑袋啊,太后是这样,连皇上也是这样。

  她艰难地扯起一个自以为很好看很友好的笑容:“嘿嘿嘿,不会不会的,因为我怕死。”

  他又笑道:“你这么背叛太后,不怕她杀了你?”

  “反正有你罩着我呀。”说完,封浅浅就愣住了,这都是什么呀!不过她这么说也是实话,她替他演戏,他不罩她,她就把他装疯的事情昭告天下。

  不过,这等威胁,封浅浅也就想想罢了。

  她连忙摆手:“皇上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既然陪您演这场戏,您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就挂了的,是吧?”

  闻言,赵玄胤终于放下手,笑开:“说的没错,朕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得到充足空气的封浅浅猛咳了好几声,就像吸什么一样呼吸着这宝贵的空气。

  “你现在出去知道怎么回答太后了吧?”赵玄胤重新躺回床上,气定神闲地说着。

  他真的不怕她一出去,就说出他装疯的事儿啊?

  不过,封浅浅没那么傻,她还有娘,她不能死。太后皇帝,她不知道两人的权利谁最大,但她明白,任何一方想捏死她都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封浅浅悻悻地走出去,却被他突然叫住,“哦对了,你以后在朕的面前不能自称‘我’,知道了吗?”

  这确实是对皇权的不尊重。

  “那自称……什么?”她问。

  他沉思了一会儿,“那就‘贱婢'吧。”

  “……”封浅浅好想给他一巴掌哦,她是被人请来看病的,又不是丫鬟!“好的,多谢皇上恩赐。”

  “呃,去吧。”

  封浅浅拂袖离开。

  不一会儿,赵玄胤听到外面封浅浅清灵的声音:“启禀太后,皇上的病确实有因劳累过度而引起,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受到了刺激才会变成这样的,至于皇上受到什么刺激,奴家就不清楚了。”

  赵玄胤嘴角隐隐笑着,想不到她撒谎还能如此自如,看来是个好的人才。

  闻言,太后和温丞相脸色变化莫测。

  “可有办法根治?”太后问浅浅。

  封浅浅道:“有的,只要每天保持好心情,让他淡忘自己受刺激的事儿,多休息不要过多劳累,想必就没什么大碍了。”

  太后沉思了一番,下懿旨:“从今天开始,封浅浅被封为三品御医,专门负责照顾皇上的生活起居和熬药事宜,直至皇上康复。”

  “啊?”浅浅懵了。

  “还啊什么啊,快接旨啊。”刘胜在旁边提醒,他换了件干衣服。

  “哦哦。”浅浅跪下,“谢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至此以后,封浅浅每天的工作除了熬药照顾皇上的生活起居外,还得陪他演戏,唉,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可是,她要是想出宫可就难上加难了。

一天之间,封浅浅休息的地方从静香阁搬到了皇帝福宁宫的偏殿,这是太后下的懿旨,封浅浅没有反抗的胆子,只好搬过来。

她知道,太后不是着力为了皇上的病情着想,而是想让她盯着皇上,他如果有什么异样就立即向她汇报。

这皇宫真的是,人心险恶,要时时刻刻提防才行,要不然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既然说明皇上的病情是因为劳累过度,那么应当熬些补药,多跟皇上说说话,说不定病情哪天就有所好转了。

这是封浅浅跟赵玄胤说明的情况,皇帝跟她住的比较近,她自知,自己要是一个不听话,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杀了她的只有这个装疯的皇帝。

唉,日子真难过,她不仅要陪赵玄胤演戏,还得在太后那边雨泪俱下地谎称皇帝病情的严重性,来回两头跑,三天了,她都快精分了。

这天,封浅浅照例熬好补药给皇帝端去。

自从赵玄胤装疯后,他活动的地方只有三个地方——

福宁宫,勤政殿,后花园。

所以,封浅浅在后花园不见他,就把药端去勤政殿了,果然,他在哪儿。

封浅浅一边手推开门,一边小心翼翼地端着药,叫道:“皇上,该吃药了。”

房内一阵静寂。

“呃?去哪儿了?不会是回福宁宫了吧?”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四下张望。

她把托盘搁在桌子上,走去问旁边的侍女:“你知道皇上去哪儿了吗?”

侍女一副很害怕的模样,猛的低下头,不敢言语。

“喂我说,你们害怕什么……哎呦……喂喂谁啊?放开我……咳咳咳……”封浅浅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人从背后用什么勒住脖子,拖走了。

渐渐难以透过气儿来,浅浅只能下意识地双手紧紧抓住勒住自己脖子的那触感像是绸缎的东西,深皱眉头。

“咳咳咳……谁、谁啊?放开我啊!”好不容易喊出声,侧眼一瞧,她发现侍女投给她的眼神里有同情。

丫的,不会又是那个混蛋皇帝赵玄胤吧?!

果然——

“哈哈哈哈,抓到你了,抓到你了!你再也跑不了了,朕要狠狠惩罚你!”背后熟悉的男声响起。

 封浅浅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难以呼吸,被人用绸缎勒住自己脖子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皇、皇上……您、您别这样……总是这样吓我啊,我会窒息身亡的……”封浅浅的脸开始充血了,死死地抓住对方的手,想要挣开,可那个混蛋皇帝偏偏就越玩越兴起,怎么都不撒手。

  “哈哈哈,我抓到你了,你可别逃了!”赵玄胤依旧在装疯卖傻,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怎么的,封浅浅感觉自己脖子间的手,嘞的没有那么紧了,“你这个坏人!你们都想害我!我要杀了你们!”

  封浅浅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达到了极限,头在隐隐地痛着。

突然,她一个反手,就把正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嘴里依旧没有停下的疯言疯语的赵玄胤的手压了下来,死死地扣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