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八章 那就侍寝吧

第十八章 那就侍寝吧

2233 2017-08-05 11:06:00

赵玄胤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凑近她的身体闻了闻。

  封浅浅吓了一跳,急忙推开他,一副要被对方侵犯的贞烈样子,“皇、皇上……您要干什么?”

  “你不是说,不想要倒立嘛。”他的声音里软软的,柔柔地传到你的耳朵里,一下子就让你感觉置身在柔软的云朵里,让人心生舒畅。

  “是、是啊……可是,您说话就说话,不要……不要抱着贱婢啊……要是让人看见了……贱婢会、会不好过的……”封浅浅吓得都结巴了。

  “既然你不想倒立,那就……”他猛地凑近她一嗅,“那就侍寝吧。”

  侍……寝……吧……

  寝……吧……

  吧……

  “嘿嘿嘿,皇上,您就当贱婢没说过哈……贱婢还有事儿,先行退下了。”说着,她还没等他

  轰隆一声,封浅浅感觉自己上头忽然打下一道雷,雷得她外焦里嫩!

  她蓄力,猛地推开他,哧溜溜地跪着爬了出去。

  那速度简直比闪电还要快!

  赵玄胤看着她逃跑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好像身后有人追命一样,封浅浅一下子跑的没影儿了。

  封浅浅跑出了距离勤政殿还有几丈的地方,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

  天哪,她真的不敢向赵玄胤要什么奖赏了,要不然他一说什么侍寝之事,她就跳湖吧!

  李公公看到从里面跑出来的封浅浅,连忙追上去,关心问道:“封御医,怎么了?有人在后面追你吗?”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得她惨叫一声。

  转身一看,看是李公公后,总算安心了。

  “李公公,你以后出现的时候记得吱一声哈,好让我做下准备啊!”封浅浅拍了拍胸脯,惊魂未定道。

  “好的好的。”李公公笑的一脸的慈祥,“对了,封御医,皇上在里面……怎么样了?”

  赵玄胤啊……

  生怕隔墙有耳,封浅浅特地四下看了看,见四周没什么人后,小声道:“他啊……‘生龙活虎’的,还能调戏我,您就放心吧。”

  赵玄胤装疯卖傻的事情,现在在宫里就只有她和李公公知道真实情况,所以再从赵玄胤要扮演又疯又傻的角色的时候,李公公对他的情况很是担心,生怕太后等人发现。

  所以,他每次站在门口守着,虽然表面是不想打扰皇帝处理朝政,但暗地里是为皇上盯梢的。

  凡是一发现什么异样,他就高声呼叫,这样就能让赵玄胤有时间做准备。

  刚才太后的突击检查,也是因为他的那句高声“太后驾到”,才及时提醒了赵玄胤做好准备。

  李公公笑得一脸憨态,“那就好,那就好。”

  “哦对了,李公公,您以后还是不要叫我封御医了,我很不习惯的。”封浅浅对这个称呼至今都不怎么习惯。

  自从太后封她为御医,专门负责皇上病情的御医后,她的压力就大大的,每次都要时不时地接受太后的盘问。

  “可是,这里是皇宫……自然……”

  “别说那些礼节了,我现在对这些都被搞混了。您以后就叫我浅浅吧,听着亲切。”为代表自己的诚意,她眼睛笑成了月牙。

  见到这般爱笑的封浅浅,李公公也不忍心拒绝了,“好吧好吧,那老奴以后就叫你浅浅吧。”

  过了一会儿,李公公终于记起什么,“刚才太后进去的时候,勤政殿里发生了什么?你都不知道,老奴在外面可真的是吓坏了!”

  “这个……”封浅浅回头看了一眼勤政殿,后道,“这就说来话长了,您慢慢听我说哈……事情是这样的……”

良久,封浅浅才终于把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李公公,我讲清楚了吗?”封浅浅问道。

  他点头,感叹一声,“原来是这样啊,那真的太惊险了。”

  封浅浅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就是啊!所以说,以后我们得多加小心行事才好。”封浅浅道。

李公公附和点头,眉目里有着坚定,“浅浅,为了皇上,我们得多加努力和小心!”

赵玄胤自从装疯卖傻后,他活动的范围都大大缩减了,就连平时的每天早上要早起舞剑的习惯都生生被剥夺,更不用说,吃完晚膳要出来散步这个习惯了。

  一切的行动和习惯都被扼杀掉,所以赵玄胤每次一吃完饭或是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是在房间里运动,要么就是在勤政殿里舞剑。

  皇帝是土豪的象征词,这勤政殿也是做的宽大,在里面舞剑锻炼也不为是一个还算还行的主意。

  吃完晚膳,赵玄胤基本不用封浅浅伺候了,所以她现在是很闲的。

  正在后花园跟几名侍女和太监逛逛的时候,突然迎面走来一队的人。

  逛后花园最怕的就是碰到一些封浅浅不认识的人,正巧,这次竟然碰到了她完全陌生的人。

  眼见对面的那队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封浅浅赶忙问旁边自己的贴身侍女小翠,“小翠,快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啊?”

  “姐,她温贵妃,是温丞相的二女儿。她性子比较泼辣不讲道理,待会儿你到她面前的时候,一定要行礼,要不然她会刁难你的。”小翠提醒道。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远远的,封浅浅就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怒视,那视线直逼逼地往她的身上投过来,有探究、有怀疑和严重怀疑……

  封浅浅感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怎么一个她不认识对方,对方也不认识自己的一个人,看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眼神。

  待对方距离自己还有几丈远的时候,为了不惹事儿,封浅浅立即迎上前,微微福身行礼:“臣封浅浅,拜见贵妃娘娘。”

  封浅浅突然迎上前吓得温云儿一跳,她鬼叫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你你你……大胆!你竟敢吓本宫?!”温云儿怒不可遏,怒眼直视。

  咦?难道是自己太过热情,吓得对方了?

  温云儿向来嚣张跋扈的,加上最近听闻皇上疯了,已经很久没有来后宫了,更没有来过她的宫里,想到自己生龙子计划就要泡汤,就生气气!

  本来心情就不好,所以想来后花园逛逛,散散心,结果竟然被无名小辈吓成这样,想想就憋屈。

  “臣臣……臣不知道娘娘……吓着娘娘,还请娘娘恕罪!”封浅浅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吓得全身瑟瑟发抖。

  “你是从哪里来的贱货!好大的胆子!本宫要是怀了龙子,你这样吓本宫,你十个脑袋都赔不起!”温云儿那双精致好看的妆容上,横眉冷对。

  她气的不轻。

原本心情不好,多日积攒在心头的怨恨,她只想爆发,发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