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三章 太后突击

第十三章 太后突击

2295 2017-07-31 12:47:47

如果这是真的,那封浅浅就是没有在骗她。那如果真是假的,那封浅浅未免也掩藏的太深了。

  最后,太后拂袖而走。

  封浅浅吓得腿软,摔倒在了地上,猛地给自己额头擦汗。

  简直不能再惊险了!

  这皇宫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步步惊心,步步含着别人设下的陷阱,你只有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要不然死无葬身之地,就是这么来的。

  也是从那时起,赵玄胤就已经完全认定了封浅浅这个为自己的人。

  肚子上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按压着自己的肚子,带来一阵阵的痒。

  思绪被拉了回来,赵玄胤低眉一看,惊叫道:“你在干什么?”

  赵玄胤的反应太大了,身体猛地一缩。

  封浅浅也不顾他的反应,把他身体更拉下来一点,轻轻地、柔柔地在他的肚子上按压着。

  见赵玄胤扭动的厉害,重重地一巴掌拍上他的手背,怒道:“别动!”

  “封浅浅!你竟敢打朕?!”赵玄胤又在横眉冷对了。

  肚子都疼成什么样了,竟然还在嚣张,还在搞皇帝威严?疼死他算了!

  虽然心里这般嘀咕着,但人家也毕竟是皇帝,封浅浅还是不敢太过嚣张的,要不然人家计较起来,一声令下,她脑袋就不保了。

  封浅浅一脸的歉意,声音也变得柔和下来,“皇上,如果您不想肚子再疼的话,您还是乖乖听听贱婢这位不算是庸医的话吧,要不然疼得更加厉害,您又说是贱婢给您熬的药下毒了。”

  赵玄胤全身平躺在那张龙椅上。虽然龙椅很大,但赵玄胤毕竟是一个成年男子,身材颀长,那龙椅根本就载不下他整个身体,所以他的脚部以下是伸到椅子外面的。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滑稽。

  封浅浅极力忍住笑意。

  赵玄胤不知道封浅浅心里想法,想听到她刚才说的那些话的时候,他眉毛一挑,语气里满是危险:“你这意思是……在埋怨刚才朕误会了你?”

  肠胃痉挛不算什么大病,只要平躺着,她给他的腹部按摩几次应该就好了。

  封浅浅一边给他的腹部按摩,一边回道:“怎么会呢,贱婢身为您这边的人,自然是会全程考虑到皇上您的感受的。皇上的不杀之恩已经是对贱婢最好的报答了,贱婢怎么可能会有异议呢。”

  封浅浅低垂着眉眼,正专心致志地用双手在他的腹部轻轻按摸着,一双精致清秀的脸蛋满是淡然。

  封浅浅算起来不算是倾国倾城的,因为他见过的倾国倾城的女人实在太多,封浅浅跟她们比起来,那姿色,封浅浅瞬间完败了。

  可是能让他觉得可以,把她归纳为自己这边人的人,绝对是有哪些地方是有过人之处的。

  封浅浅最大的过人之处就是——能说会道。

  基本是一匹死的马都能被她给说活了。

  油腔滑调、拍马屁能力冲天、临场的应变能力、能医针灸、捣药配药、极富有搞笑天分,封浅浅身上的这些闪光点,就如夜间最亮的那颗星星,非常得能吸引人的目光。

  但也有其害处,在皇宫里,一个人的闪光点太闪耀的话,很容易引来他人的注意、嫉妒乃至有生命危险。

这也是他选择她的原因。

一双柔软的手指在自己的腹部轻轻按压着,龙袍很厚,她指尖的温度传透不进来,但那一深一浅的动作,给他的腹部带来一阵阵的挤压。

  不得不说,经过她多次的按压,他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腹部没有像之前那么疼了。

  “看样子,你不像庸医。”就在两人的静默了很久,赵玄胤忽然说道。

  封浅浅自己知道,虽然她一直在给赵玄胤的腹部按压,力道不知道深还是浅,反正她感觉到,自己斜对面有一道灼热的视线正一直盯着自己,一直都没有移开过。

  她不知道他在看自己什么,但那似笑非笑的眸子总是噙着一丝的玩味儿,那如桃花的眼睛仿佛有电,能一下子就把女人给电住了。

  啧啧啧,不愧是一代帝王啊,长得这般魅惑,在不装疯卖傻的时候,总是一个视线,就能把人的电的全部麻木了。

  “皇上,大夫行得是救死扶伤的责任,不管是民间大夫还是皇宫里的御医,行得都是这么个责任。医术的高明有界线,但庸不庸医就得看个人的能力。”说着,她停下了手,抬手看向他的眼睛,眼里满是真诚,“您不能因为的皇宫和民间的这个地域分别,没有让这名大夫施展自己的才能,你就判定这位大夫是庸医,未免有些草率了些。”

  肚子在她的按摩下,已经渐渐好了。

  见肚子没有疼痛感了,赵玄胤支起自己的上半身,一只手撑在脑袋出,把脑袋撑起来,侧身,就如一位身姿婀娜多姿的美女一样,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看着她。

  “封浅浅,你知道朕为什么会选择你作为陪朕演戏的人吗?”赵玄胤支着脑袋问道。

  “嗯?”封浅浅一时愣住,见两人靠的距离太近,她微微地往后退了几步,抬起一张迷蒙大眼,“为什么?”

  这个原因,她倒没有想过,也没有猜过。

  难道不是因为自己识破了他装疯卖傻的谎言,他怕自己说出去,就匆忙下把她收为自己的人吗?

  他还拿她全家人的姓名做威胁呢!

  虽然她全家也就只有母亲大人一人,但,母亲对她来说,比她的命还重要,她绝对不能让母亲有一丝的危险,所以她才选择站在他这边的。

  “因为你啊——”他的声音懒懒的,一双勾人的眼睛好像会笑,弯弯的,“特别能说。朕为了保持自己一贯帝王的威严,每次说的话必须是少,不仅要几个字的总结到点子上,还要表明自己的意思。”

  咦,帝王也有这规定?

  虽然她进宫不久,但也有那么几天了。自从被太后命为照顾皇帝疯病的随身御医后,她跟赵玄胤相处也有那么几天了,其他地方还不太了解,但他性子中的有一点,她特别了解。

  那就是——只要赵玄胤眼角笑眯眯的,原本就长着一双桃花眼,如果笑起来那绝对是满面春风的样子。但他不同,他的笑是怀有其他意思的,那嘴角隐隐的笑意,每次一出现,那下面说出的话,就是极度讽刺、嘲讽你的。

  封浅浅不敢问,出于尊重和不敢冒犯帝颜,她要时常微笑迎接对方的笑容。

  “但你就不同了。可以说,你跟朕说话的数量是完全相反的。你特别能说,不仅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还能把活的说成死的,特别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赵玄胤继续说着,视线都不曾在她的身上移开过。

  “嘿嘿嘿。”封浅浅干笑了几声。

  皇上,您这是在夸奖我呢还是在讽刺我呢?

  封浅浅暂时把他的意思归结为后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