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六章 几年前的饥荒

第十六章 几年前的饥荒

2334 2017-08-03 11:04:01

这次竟然来真的,害她真的以为自己下秒就要死了,她现在哭,完全不是演的。

  太后抬头看向赵玄胤,眼睛眯了眯,似乎在想着什么。

  难道这皇帝知道封浅浅是她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所以才想要杀了封浅浅?

  她默言,一步一步地向赵玄胤走近,看着他那痴呆的眼神和傻笑的样子,心中想法再次被打破了。

  面前的人一脸的痴傻,怎么会发现封浅浅是她那边的人呢?

  抬眼,又看到桌子旁的碗,太后也不再说什么,转身说道:“封御医,皇上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还得多劳烦你的悉心照顾。那些什么,找其他御医来照顾皇上病的话,你就不要再说了,知道了吗?”顿了顿,“你就安安心心地照顾皇上,要是皇上的病哪天好了,哀家必定会重重‘奖赏’于你的,明白了吗?”

  封浅浅还想拒绝,可对方一副不想再商议的样子,就只好把苦心吞进肚子里,什么都不说了。

  “太后起驾!”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

  太后转身缓缓离开勤政殿,但在来到封浅浅身边的时候,身体明显顿了下。

  封浅浅明显听到她叮嘱的声音,“给哀家好好盯着,一有什么异样,立即向哀家汇报。”

  封浅浅瞳孔一缩,微微点头。

  太后就像来的那样突然,回去也是那么低突然。

  浩浩荡荡一群人,就这么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勤政殿。

  封浅浅一直低着头,待身边的声音都没有的时候,她才敢抬起头来。

  “哎呦——”她一抬头,就猛然看到赵玄胤那张脸在自己的面前以几倍式放大,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赵玄胤的脸上非常难看,一张原本灰暗的脸就这么紧绷着,有些可怕。

  “她刚才跟你说了什么?”赵玄胤把她从地上拽起来,紧紧抓住她的手,紧声问道。

  “哎呦疼疼疼……你抓疼我了!”封浅浅控诉。

  “快说!”赵玄胤忽然大声咆哮。

  封浅浅吓了一跳,抬眼愣愣地看着他。

  因为刚才哭过,所以她的眼睛红红的,现在又看到他这么大声地跟自己说话,突然又想到刚才被他勒住的感觉,一下子,眼眶就红了。

但她没有在他的面前哭,只能憋着,僵硬着身体说道:“太后刚下跟我说,让我好好盯着你,你有什么异样就立即向她汇报。”

赵玄胤愣愣地放开她的手,封浅浅疼得在上面哈气了好一会儿,那疼意才有所缓解。

他紧皱着眉头,一脸地沉思,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面对刚才的,没有事先告诉她,就勒住她,害她以为自己就要见阎王爷的事情,她想追问到底是什么回事儿,但对方是天、是地是老大,她什么都不敢问。

  “看来,容式对朕的监视越来越紧密了。”赵玄胤皱着眉头说着,“你都快死了,还请求她撤离,但她显然一点都不理你的请求,依旧叫你盯着朕,看来她真的是打算一时一刻都不放过朕了啊。”

  赵玄胤那一双锐利的眸子满是阴沉,声音阴沉得可怕。

  每当这个时候,封浅浅就特别害怕,因为这时候的赵玄胤就好像是从地狱出来的刹罗,阴蛰得让人心生害怕。

  封浅浅站在原地,低着头,不言语。

  这时候,沉默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身后的人一直都没有说话,赵玄胤这才意识到,或许自己的表情已经吓到了身后的人。

  “封浅浅,朕问你一件事。”赵玄胤问道。

  “哈?”封浅浅愣愣地抬头,“皇上请说。”

  他看着她,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阴沉,而变成了真诚:“你在民间,医术地位高吗?”

  哈?这皇帝老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她每次为病人就诊的时候,都是戴着面纱,以免让人看到自己的真容。

  戴面纱的原因有分两种,一种是她不想让别人认出她,继而导致以后的麻烦。

  她倒不怕麻烦,就怕连累了母亲,到时候要是娘亲因为她而遭陷害,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

  这第二,娘亲跟她说过,她虽为一名医女,但也毕竟是女人,是干净家的女儿,遮住面部也是为了遵循繁缛礼节,避免乡邻说闲话。

  虽戴着面纱就诊,但她因为医术高明,在江湖上人称“鬼手”,很多病患都是因为她这双手,得到了起死回生。

  既然赵玄胤这么问,她自然得骄傲一下下的了。

  “嘿嘿嘿,还行还行。”封浅浅笑眯眯的。

  赵玄胤的嘴角一抽,不理她的吊儿郎当,“可即便你的医术有多么的高明,你都不能保证把每一个人都救活,不是吗?”

  咦,赵玄胤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废话吗?

  这个世界上,要是真的有能使每个病人都活过来的能力的话,那要什么生老病死?人不死,这个世界堆积的人不是更多了吗?

  “皇上,您真是说笑了,这怎么可能呢?医术再高明的大夫,都不能让每个人都能救活的。”

  闻言,赵玄胤彼时的神情有些落寞,“既然如此,那你可见过满地都是死人场景吗?”

  封浅浅愣住,“皇上,您要说什么?”

  赵玄胤转身走到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缓缓道:“我见过。”

  我?赵玄胤竟然会自称“我”而不是朕?

  这是不是说明,赵玄胤现在不是以皇帝的身份在跟她说话,而是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在说话?

  “几年前西部地区发生饥荒,路上的根本不是人,而是那赤裸裸的白骨!那是因为饥荒而死去的老百姓啊!那些老百姓每天出来,站在路边,看有有没有捡到什么好吃的东西,或者是看看朝廷有没有拨下粮食来救济。”

  “他们等啊等,日复一日地在路边等着,高温都把整个天地都烤熟了,人饿得都快被烤熟了,就连死去的人,剩下的人骨被毒辣的太阳这么一晒,连散发出的腐臭味儿都被蒸发掉了。地里一点收成都没有,一大片一片都是龟裂的土地,就连想得到一场雨都是奢望!”赵玄胤的神情非常悲痛,就好像这些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自己亲眼所见,自己亲生体会那种饥渴难熬的日子。

确实,几年前,在赵玄胤还没登基的时候,也就是先皇在位的时候,那年西部就是发生了严重的饥荒。

  渴死的渴死,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

  病死的尸体因为没有得到正确的处理,滋生细菌和疫病,一下子整条村子的人都是被传染了。

  疫病的发生,尸体的腐烂,就连老鼠都高兴得慌,在开始腐烂的尸体上撕咬、啃食,继而传染了更加严重的鼠疫。

  当年死了好多人,朝廷拨下来的粮食都远远不够,每个人每天也只能喝到一点点的米水。

  贪官污吏严重贪污了那些粮食,让无辜老百姓都得嗷嗷得等待朝廷粮食,但最后大多都是没有等到被活活得饿死了。

即便已经等到,但粮食不够也饿死了很多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