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六章 活见鬼

第六章 活见鬼

2141 2017-07-24 15:38:38

她已经挺起身,全身紧绷,警惕地等待来人。

  “封小姐,不好了,不好了。”侍女小翠的声音传来,封浅浅当下卸下紧绷,整个人差点倒回床上。

  这皇宫真的不是人长久待的地方。

  封浅浅不免嗔怪,“什么不好了?三更半夜的,你这样会吓死我的。”

  小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神情慌乱恐慌,语不成句:“封、封……小姐,不好了,她她她、她……来了!”

  “她是谁,谁来了?”

  “她、她是……鬼……啊啊啊,有鬼啊啊!”小翠抱着头叫完就直奔她而来,封浅浅吓坏了,急忙躲开,小翠跑过来并不是抱着她,而是跳到她的床上,蒙头盖着被子瑟瑟发抖。

  “……”封浅浅是一脸懵逼了。

  这时,门外似乎有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门槛,“扑通”一声,那东西重重地摔在地上,听这巨响,好像是人摔倒了。

  封浅浅不由“咦”一声,连自己听着这声音都觉得好痛。

  封浅浅死死地盯着帘子处,看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装神弄鬼!

  果然有人!

  这时,那人一袭白衣,衣衫褴褛,发髻凌乱,还有一大坨的头发垂在额前,隐隐遮住面容,封浅浅看不清来人。

  不知是那人刚刚摔了爬不起来,还是她原本就不会走路,那人就这么直直地向她慢慢的、慢慢的爬过来……

  对,你没有看错,那“人”就是这么直直地、慢慢地向她爬过来!加上室内并没有点上烛火,只借着外边皎洁的月光,那阴森而又凉飕飕的感觉自浅浅的脚底直蹿到脑心,她眼睛倏然瞪大!

  几秒后,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我滴天哪!这不会是……真的是鬼吧!?啊啊啊——”浅浅被吓得够呛,连滚带爬地爬上床,跟着小翠钻进被子里。

  近了,近了……

  越来越近了……

  那“鬼”终于爬到床头,沉重的呼吸声在这静寂的夜里异常突兀,隔着被子,浅浅都能感觉到对方在被子上嗅着,那呼吸仿佛是带着火,都快把这被子给烧了。

  浅浅跟小翠在被子里两眼对望,可身体的颤抖已经出卖两人的害怕的心。

封浅浅虽然见过不少病逝的病人,但她真的没见过活生生的鬼啊!

  “饿……我好饿……”这时,外边忽然响起哀求的女音,但声音非常的沙哑。

  封浅浅愣了下,怎么回事?鬼会说话吗?

  “求求你们救救我,我好饿……”那人又说了一声。

  好像真的不是鬼!

  封浅浅跟小翠这才慢慢打开被子,偷偷瞄过去,发现对方抬起头,一脸殷盼地看着她们,还……咽着口水。

  封浅浅终于放下心来,钻出被子,不免责怪,“大姐,您这样突然冒访,真的会吓死人的!”

  叫小翠把烛火点上去,瞬间,整个房间通亮,封浅浅这才看清此人的面目。

  这人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原本的肤色,但从五官来看却是非常精致的,柳眉大眼睛,小鼻樱桃嘴,是个美人的模样。

  只是她没什么会变成这样?

  封浅浅想上前询问,可被小翠拉着了,“封小姐,此人来路不明,你还是不要与她靠的太近吧。”

  “没事儿,看她一副饿死鬼的样子,也是没力气跟我们干架的。”

  “……”

  封浅浅上前,蹲在对方面前:“你……是不是很饿?”

  那人点点头。

  “小翠,你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都拿过来吧。”浅浅吩咐道。

  “封小姐……”那些吃的可是太后奖赏给她的糕点。

  那人抬头看向小翠,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无奈,小翠只好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她端着一盘五颜六色的糕点进来,递到那人的面前。

  那人的眼睛立即发亮,两手抓着糕点就往嘴里塞。塞的急都噎住,小翠急忙跑去给她倒杯水。

  这大半夜的,还是在皇宫里,怎么会有这种乞丐般的人出现呢?

  浅浅问小翠,“小翠,你认识她吗?知道她是谁吗?”

  她摇头:“封小姐,奴婢刚进宫,不认识眼前这人。”顿了顿,“不过看她姿色属于上等,又在这比较偏僻的静香阁,不会是某位失宠的妃子或美人吧?”

  浅浅震惊:“不是吧!这么惨。”

  那人似乎听懂她们两人的话,低着头神色莫辨。

  浅浅小心翼翼地把她额前的一缕发丝捋到脑后,轻声问道:“你是谁?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吗?”

  闻言,那人神色突然慌张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不不不,不要,我不敢说,她她会打死我的!”最后精神崩溃,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还挺快,一下子就没了人影。

  浅浅和小翠站在原地,一脸蒙圈。

  这速度也忒快了吧!

  这皇宫确实是……怪人怪事多啊。

  思此,浅浅心里有的只剩下不安和迷茫了……

  翌日的阳光出奇的好,早早的,封浅浅就起床准备就绪,前往太后的慈宁宫。

  听闻皇帝在疯的这几日里,无人管理朝政,朝中人心惶惶,差点乱了朝纲,后因太后垂帘听政才可免去这场灾难。

  前往福宁殿的路上,封浅浅心中的弦一直是绷着的,不,可以说,她自打入宫,这心就一直凌乱家迷茫的。

  忽然,一排人停住脚步,封浅浅因低着头差点撞上前方丫鬟的背后。

  她抬头看去,发现一个庞大宏伟的宫殿,上面的三个字正是——福宁殿。

  “封浅浅。”太后突然叫她一声。

  封浅浅全身立即紧绷,“在。”

  “你今日给皇上看病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可外传,听明白了吗?”

  “是,奴家明白。”

  太后感到很满意,“呃,进去吧。”

  今日张德好像不在,跟在太后身边的太监叫刘胜,是张德的亲舅舅,看着岁数比太后小一点。太后身边还有一位上年纪的老人,穿着官服,奴才们叫他温丞相。

  为不打扰到皇上休息,除了刘胜、太后、温丞相和封浅浅进入宫殿,其他人都必须在外面候着。

  一打开门进入内室,刘胜撩起帘子时,上头忽然翻下一大盆水,水哗啦啦的全数浇在刘胜身上,全身湿透,而他还在懵逼状态中徘徊。

  目睹这一幕的封浅浅可是惊得下巴都掉了,这要是太后撩起帘子,这太后被全身浇湿的情景可不敢想象。

  温丞相也想不到,呆愣在原地。

太后仿佛司空见惯,脸上面无表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