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五章 死亡的感觉

第十五章 死亡的感觉

2146 2017-08-02 11:02:02

她想要甩开身后的那个人的禁锢,可自己甩不开,回头一看,看到的竟然是赵玄胤的脸!

  荣姑姑等人转了一个弯,就看到赵玄胤用绸缎死死地勒住封浅浅的脖子,封浅浅在死命地挣扎,许是自己挣扎地累了,她的手就渐渐地软在了两侧,垂落了下来,

  两人都坐在了地上,而看皇帝的样子,似乎是不想放过封浅浅,还想加大力道,荣姑姑吓了一跳:“快快快,快救人!”

  说着,几名侍女和太监一哄而上,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两人分开。

  封浅浅一下子得到了新鲜空气,猛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而赵玄胤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疯言疯语的样子,手脚乱挥着:“放开我!我要杀了她!她是坏人,她坏人,她要害我!放开我,我抓到她了,我要杀了她……”

  赵玄胤拳打脚踢的,手舞足蹈地扬言说要杀了封浅浅,幸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太监和侍女才勉强把两人给分开。

  封浅浅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待自己终于喘过气儿来的时候,站起来。

  她摇摇晃晃地走到太后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勉强睁开双眼,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又呼吸不过来的样子。

  “臣……臣,拜见太后……”然后咚的一声,大幅度伏地跪拜下来。

  太后看她这种中了邪似的样子,吓得连连后退,差点摔倒,幸好得助旁边的小太监才不至于摔倒。

  太后一脸的惊魂未定,但又很快地镇定下来。

  她抬眼看了看前面被多人禁锢住手脚的赵玄胤,又看了看面前的封浅浅,呵斥道:“封浅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封浅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至今还惊魂未定。

  赵玄胤一直在挣扎,但还是竖起了耳朵在静静地听着的,连自己屏住呼吸来听都不自觉。

  要知道,今天的这场戏,他们没有提前排练过,这都是在紧急情况下,突然想出来的法子。

  他刚才使劲儿地勒住她的脖子,让她瞬间进入了真实的死亡世界里的。这些他都没有提前跟她说过,如果待会儿太后问了起来,她该怎么回答。

  是回答他只是在装疯卖傻还是回答,他刚才真的想要杀了她?

  正所谓,演戏就该演得真一点,绝对不能有一丝的穿帮出现,要不然在太后这老狐狸眼中,一下子就被对方给识破了。

  何况,太后刚才就已经到了门口,如果每次碰到她来突击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他们两人其乐融融地相处的场景的话,肯定是有所怀疑的。

所以这次就来次绝的。

封浅浅一直不回答,只跪在她面前喘气,太后一疑,大声呵斥:“大胆!封浅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被皇上勒住了脖子,快些如实告来!”

  闻言,封浅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太后等人一脸懵逼。

  “你怎么回事儿?你还没死呢,在哀家的面前哭什么!别哭了!”太后又是一声呵斥。

  封浅浅极其的委屈,抬起一张委屈的小脸,瘪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太后,无比可怜地喊道:“太后……”

  说真的,要不是看在封浅浅还有一点用处,谁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的,就不止打二十大板的惩戒了。

  “好了,别哭了。你快告诉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不告诉哀家,哀家怎么替你的主持公道呢?”太后微微躬身,伸手把封浅浅扶了起来,并在赵玄胤看不到的地方,对封浅浅挤眉弄眼的。

  封浅浅一时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愣愣地起来了,看到太后的挤眉弄眼后才瞬间明白一个事实——

  太后以为她是她那边的人,这挤眉弄眼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说实话,这皇帝小子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封浅浅在暗地实则是皇上这边的人,一直陪皇帝老子演戏呢。

  所以她的身份一直就是——间谍中的间谍,间谍中的战斗机。

  能文擅武、能捣药还能演戏,这种优秀的人上哪儿寻找去呢,是不是?

  封浅浅站立了起来,酝酿着,该怎么跟太后说,才不会怀疑他们之前的关系?

  正酝酿着怎么说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后有投过来一道道锋利的眼神,那眼神宛如一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子,如果她一说错什么话,那把刀子就会“咔擦”一声,瞬间让她气绝身亡。

  那是赵玄胤的眼神,封浅浅很熟悉,不用回头看就能猜到了。

  她现在就像卡在悬崖边的人,只要她一说错什么话,赵玄胤就把她推入万丈深渊。

  封浅浅勉强站直自己的身体,抬头看着太后,嘶声力竭地道:“太后,您有所不知哪。今日臣按照平时那样,给皇上熬制了今日午时要喝的汤药。可是当皇上一喝完药的时候,就直言说臣给他下了毒药,然后二话不说就用那条绸缎把臣死死地给勒住,一点让臣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当真,是皇上觉得你给他下了毒药,所以才勒住你的?”太后似乎不太相信,再次询问。

  “是的。”封浅浅又哭了,眼泪哗啦啦地掉落下来,跪在地上,“可臣真的没有给皇上下毒的,臣是冤枉的啊!还请太后明察!”

  太后重重给呼吸了一下,紧紧地盯着封浅浅的眼睛,似乎想从她的眼神里的,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

  “封浅浅,你再跟哀家说清楚,此事可当真?”

封浅浅郑重点头道:“是的。”顿了顿又说,“经过这几天的治疗,看来皇上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

“臣有罪,辜负太后的期望,还请太后撤去臣的官职之位,让更有能力的大夫上任吧。臣真的不想再遇到像今天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了!”

  说着,封浅浅又哭得天昏地暗的。

  看她哭得这么厉害,太后也烦了,大声喝道:“行了,别哭了!”

  封浅浅猛然顿住哭声,一脸的委屈。

  “全国上下能找的大夫和宫里能派上的御医都给皇上看过,都查不出病因。你好不容易给他诊出了病因,你就得继续给他看病,怎么能说不看就不看呢?”太后训斥道。

  封浅浅自然是知道不会放过她这枚安放在赵玄胤身边的棋子的,即便自己受到过大的委屈,她都不能自己选择了。

该死,赵玄胤那个混蛋他到底在干什么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