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妖孽保镖  >  第35章 受挫的梦溪

第35章 受挫的梦溪

3015 2017-09-05 10:40:00

酒已经喝光了,但是中君还是没有品出来林帆这酒里到底都有什么原料。

“呵呵,好喝不?”林帆对着中君微微一笑,“赶紧写吧,我们等着看呢。”

中君眼珠子转了转,硬着头皮拿起笔随便写了两下,周围人的目光聚了过来好奇的看向中君,林帆是把原料都写出来了,现在该中君的了。

只是几分钟过去了,中君依旧一个字都没写出来,主要是林帆调的酒味道太过特殊,他实在是喝不出来。

“你耍诈,你用的原料根本不是我们准备的这些。”中君忽然大声说道,“这种场所也耍诈,林帆,你真的是够了!还不滚出去在这里丢人现眼?”

“哈哈哈,我是真的服了,丢人现眼?小君子,你是在说你自己吗?输不起就说输不起的,还说我用的不是你们提供的原料?要脸不?为了防止你这一手,老子调酒的时候可是慢的一逼啊,呵呵,就知道你会鸡蛋里面挑骨头,好好好,老子现在就再给你配一杯尝尝。”林帆洋洋洒洒喷了一堆,手上速度极快,很朴实无华的又配了一杯深海炸弹出来。

中君面色铁青,难不成今天真的要输在林帆的手里?到现在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只是这狗叫,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学的,不然他中家少主的地位都可能被弹劾,那样的后果绝对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了的。

“呵呵,我们的中大少爷果然是输不起的垃圾呢。”林帆哈哈大笑起来,“这么多人看着,小君子不会真的要反悔吧?”

中君环视四周,那些迫于中家压力的人连忙转头不去看他,只有少数几个人蛮有深意的看着中君丝毫不害怕,其中有东方云,以及西门家的两个人渣,还有北冥寒,除了这几个人之外,还有一个神情自若的男人,中君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钟之后猛然回头,“林帆!你不要欺人太甚!”

“什么叫欺人太甚?”林帆极为不屑的吐了口口水,好不在意在这种高端场所使用这种行为多么让人不耻,在他看来这所谓的高端比他地上的口水还要肮脏,“如果现在输了的是我,那我现在还能这样安然无恙的站着吗?真的让人笑死了,愿赌服输,狗叫你今天是学定了!”

“除了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中君神色渐冷,这人如此不识好歹吗?他的身份岂是林帆可以比拟的?忽然他神色一动,不知道为何,在刚刚的时候他肚子就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一股气流在舒展自己的肠胃,起先感觉还比较舒服,只是现在脑子中忽然有了一种上厕所的欲望,而这股欲望越发的强烈起来。

“我不管,今天小爷这狗叫是听定了。”林帆如同化身一个不讲理的流氓,往桌子上一座顺带着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上轻蔑的看向中君,他是断定了中君不会出手和他打,没别的,这晚会是中家开的,要顾及颜面就不能动手,不然第二天传出去中家大少赌输了不认账还殴打赢了的人,以后中家在苏杭还怎么混?

“没有可以取代的吗?”中君神色奇怪,紧紧的夹着双腿,那股欲望越发的强烈了,他刚刚说话的时候险些控制不住,“等下,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不行!”林帆很是霸道的一拍桌子吓得中君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跑不就跑了吗?这么多人看着,好歹完成了承诺在走?”

“我说等我上厕所回来,我给你学狗叫!”中君面色煞白,眼中带着丝丝渴求看向林帆,而林帆全当没看到,依旧在逼迫中君学狗叫。

“好了林帆,适可而止吧。”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竟然是带着面纱的梦溪,林帆皱了皱眉,“你想给他求情?”

“不算是求情,我这是为了你好。”梦溪淡淡的说道,好歹中君也是中家未来的家主,如此对待他委实不太好。

“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很熟吗?”林帆神色渐冷,如果说以前他还对梦溪保留一丝好感的话现在那丝好感已经彻底消失了,在关键时刻为了他的敌人说话的人,不值得他付出任何感情,转过头看向中君,“快点完成你的赌约吧,这晚会没有丝毫意义,本少实在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林帆的态度让梦溪有些摸不到头脑,她是真的为了林帆好,哪知道林帆丝毫不当回事,为了不让误会加深,梦溪还要开口说什么,哪知道那中君竟然咬着牙点了点头。

当着所有人的面,中君开口了,“汪汪汪!”

三声狗叫极为清脆动人听的林帆很是舒爽,“好好好,不错,现在你知道谁是狗了吧?”

“林帆!我必杀你!”

中君叫完了有些迫不及待要去上厕所,哪知道吼叫的声音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再也掌控不了自己的肚子了……

“噗!”

一个不是很单纯的屁带出了本不应该带出来的东西,噗呲一声,一股难闻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口,刚刚还在吃糕点的客人们顿时脸都绿了,似乎他们这种高端人士都是不会在公共场所放屁的,就算是放屁也不会这么嚣张的放!

中君惨叫一声,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帆冲向远处的厕所,一路上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全都被臭气给掩盖住。

事情到了这一步客人们也没有心思待下去了,不然非要被这气味给熏死。

林帆作为始作俑者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吧,拉着有些呆滞的李晓雪和赵灵灵率先走出会所,至于梦溪?在她站出来给中君讲情的时候就已经不和他属于同一个阵营了,不管以后梦溪有什么目的,林帆都不会鸟他,他就是这么一个干脆的人,甚至有些小肚鸡肠的人,只是他不搭理梦溪,梦溪却依旧跟在他们身后走了出来。

“老大!”

走出会所,身后传来一阵喊叫声,林帆回过头,只见北冥寒憋着笑冲了出来,来到他身边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很是猖狂的大笑起来,“有你的啊,诱骗中君和你斗酒,然后来一发深海炸弹让他舒爽一下,哈哈,你不知道刚刚中君那厮表情有多精彩,看的真的太爽了!”

五大家族没有盟友一说,大家关系都属于那种紧张状态,所以见到中君吃瘪北冥寒倒也舒爽的很。

“他是谁啊?怎么叫你老大?”李晓雪疑惑的看向林帆。

“哦,以前的一个朋友。”林帆不在意的解释道,全然不在乎那边有些震惊的梦溪,李晓雪和赵灵灵不认识北冥寒,她可是认识的啊,传说除了那个庞大的家族之外最神秘的家族北冥家这一代的新星,少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北冥寒,他的大名她可是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的。

“不过老大,你这么对付中君,不怕他和你拼命吗?那么大计量的深海炸弹,恐怕他得拉个几天才行吧?”北冥寒笑道。

“你又不是我不知道我和中君的关系,就算我今天不这样对他,他能放过我吗?既然得罪了,我就不在乎他们中家对我什么态度了,到最后无非一战而已,人啊,这么努力的活着,到底是为了活的更长还是为了活的更爽?”林帆淡淡的说道。

“在你的字典里自然是更爽,也对,这样对中君才更像你。”北冥寒点了点头一副我懂你的模样,“今天有时间不,喝两杯去?”

“晚上还有事,改天吧,哦对了小寒,你这两天如果有空的话帮我联系一下程琦吧,从里面出来没有趁手的家伙在外面走着心里没底。”林帆忽然说道。

“好,交给我吧。”虽然和林帆的立场不同,但是兄弟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林帆这个人他也认可,北冥寒并不想因为家族的事情破坏了自己和林帆之间的友谊,扫了旁边的梦溪一眼北冥寒眼角露出一丝鄙夷,“老大,以后你离这种女人远点,虽然有点姿色但是心机太重不适合你,好了,我走了,我弄好了家伙给你送过去。”

临走也不忘了埋汰一下梦溪,林帆心中猛笑,梦溪人缘这么差的吗?其实林帆不知道,当初选择了中君,梦溪已经无形中得罪了其余的四大家族,遇到这种情况也是自己作的。

林帆耸耸肩膀,梦溪这种女人吗?林帆倒是没想过和她发生过什么,至于小寒的忠告也就没放到心上。

被人鄙视了好几次,梦溪饶是心境很好也有些受不了,直接拂袖而去了,而林帆把李晓雪和赵灵灵送回家之后很准时的来到了卓影的家里。

“嗯?”来到门口,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林帆顿时愣了愣,卓影不知自己和一个昏迷的弟弟住的吗?怎么会有人来找她?难道是她刚交的男朋友?不知道为啥,他心中忽然有一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在门口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布衣侯

布衣侯

1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