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妖孽保镖  >  第34章 斗酒

第34章 斗酒

3122 2017-09-05 10:40:00

“一般来说,本少是不会和狗一般见识的,但是今天你咬伤了我家的保安,最起码得给我个交代不是,既然你说你不是狗,也好,本少就跟你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中君冷冷的说道,“最基本的,你连我们上流人士的礼仪都不懂,和狗有什么区别?”

话音未落,林帆很是轻蔑的转过身对着在场的人深深一礼,属于那种迟到的人应该对主人表达尊重的礼节,那姿势要多标准有多标准,所有人都惊讶了,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这个保镖不简单啊。

“呵呵,看来我和你中君所说的狗还是有些差别的啊。”林帆笑了笑的说道。

“谁知道你是从哪里偷看来了!”中君并不死心,铁青着脸狡辩,他才不相信林帆有什么太大的见识,是了,这人是李晓雪的保镖,一定是跟着李晓雪去过某个高端会所学来的动作。

“哦,所以你还想说什么?”林帆一副我很懂你的模样轻佻道,“茶道?那天在你家好像论过了,嗯,我想想,既然今天晚会的主题是酒,那我们不如来斗斗酒?”

“你这种人,连酒味都没怎么闻过和我斗酒?”中君笑了,这人真的有这么自大吗?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才有这种涵养和见识,就算在五大家族中中君的阅历也是顶尖的,竟然有人要和他斗酒?

而且如此低贱的人有什么资格和他说斗这个字?

“怎么?不敢吗?”林帆轻蔑一笑,“没有那个金刚钻往自己身上拦什么瓷器活啊,真的是,小君子,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也就能嘴上占占便宜了。”

“你说什么?!”中君显然对林帆给他起的称呼很有意见,顿时愤怒的如同一头狮子,“不就是斗酒吗?说吧,怎么个斗法?老子会怕了你一个低等人?”

“呵呵,低等人怎么的?低等人不照样虐你?”林帆撇撇嘴,“行吧,就用最简单的斗法吧,你不是说自己品味独特吗?直接告诉我你是闻着酒味出生的多好?嗯,调酒吧,二十八味酒,品原料吧,谁说的对没有错误就算谁赢。”

“你这是在找死。”中君阴恻恻的说道,还别说,他为了提高自己的素养还真练习过一阵子调酒,而且由于环境的原因他接触的还都是高端酒源,他就不信了,林帆这种垃圾能比的过他。

“如果你输了,就当众给老子跪在地上学三声狗叫,以后见到本少爷要从本少的胯下钻过去,如何?”中君也是豁出去了,一改往日那种温文尔雅的态度,显然已经被林帆给气疯了。

“行,你输了除了学三声狗叫以后还不能对李晓雪耍阴谋诡计,如何?”这里人很多,包括五大家族的人也都在,只是林帆不认识,只要逼着中君把赌注给确定下来到时候在意颜面的中君就算对李晓雪出手也得考虑考虑才行。

自大的中君显然没想过自己会输这个问题,不屑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让手下的人开始准备斗酒的事情。

没多久原料便都准备好了,两个桌子把林帆和中君隔开五米距离二人隔空向往好似在空中擦出了火花一般。

自古以来看热闹的就不嫌弃事大,大家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人斗酒。

林帆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原料微微一笑,奶奶的,和我斗,你这纯属是找死,林帆当初在部队走的方向就是单兵作战那种模式,既然是单兵,就要打入敌人内部一切全靠自己,几乎什么东西都要训练一下,他的模式和特工之类的差不多,出入这种高端会所是必不可免的,品酒?这世界上估计只有在土里埋着的他没品尝过,剩下的和喝水都没啥区别,问问味道都知道眼前杯子里酒有什么调料。

见林帆只是看着桌子没有动作,中君冷哼一声,低端人显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了,而他却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开始了手中的动作。

他对力道控制极为优秀,几个酒瓶子在自己的手中轮了好几圈也没有掉下来,随随便便如同跳舞一般自然,没一会儿一杯调试过的鸡尾酒便摆在了自己面前,而那边的林帆,依旧在慢悠悠的一点点调试。

“你能不能快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中君很是不耐烦的对着林帆吼道。

“急个什么,调酒讲究的心境,急不来。”林帆眉头一挑很是随意的怼了回去。

足足等了十分钟,林帆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相比中君那边红色的鸡尾酒,林帆面前这个绿色的酒精怎么看怎么让人反胃。

“可以了。”林帆拍了拍手,“你先来我先来?”

“自然是你先来,我才不信你能品的出来我这酒里都有什么原料。”中君冷冷的说道,林帆那绿油油的酒他实在喝不下。

林帆也不墨迹,端起酒杯轻轻嗅了嗅,不得不说中君调酒的技术还是可以的,这鸡尾酒味道很足,倒是不错。

“嗯,起码五成的威士忌,也不怕后劲太大上头,真是的。”林帆一副品头论足的模样,“哦对了,如果填入少量的二锅头倒是就更加美味了。”

二锅头?

在场的看客们面面相觑,头一次听说往调酒时候放那东西的。

中君更加不屑,“赶紧说吧,我这血腥格瑞里面都有什么原料。”

“急什么,调酒急不得,品酒更急不得。”林帆皱了皱眉,从旁边桌子上拿起笔开始写其中的原料,这一点是为了防止双方作弊的而使用的,品酒的把原料写出来,而对方也把原料写出来,到时候核对一下就知道谁对谁错了,那边中君已经写完了,林帆倒是轻松,一边写一边喝酒,好一副惬意的模样。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林帆打了个酒嗝把笔一扔,等的不耐烦的中君连忙冲过来拿着林帆桌子上的纸开始核对酒里的原料。

搭眼一扫中君面色顿时铁青下来,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实在是这两张纸上面写的东西竟然一模一样,如此算来他这一局已经失去了先机。

“这怎么可能?”

大家看着中君的模样已经猜错出结果,顿时炸开了锅,一个小小的保镖,竟然能品出来中家大少中君调试出来的酒,这简直就是笑话啊。

“呼,还行,总算没给我丢人。”

而不远处的李晓雪终于松了口气,这样下来怎么说也不算是输了,等中君品出来林帆的酒的原料二人算是打平,到时候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不用得罪中家,也不用丢人,多好啊。

“呵呵,也不知道是谁刚刚紧张的满头大汗,担心林帆就担心林帆的,我又不说出去。”旁边的赵灵灵笑嘻嘻的说道。

“你这妮子,是不是讨打?”李晓雪把手凑过去拧了一下赵灵灵,“不过话说回来,咱们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中君是这种人?想想以前咱们叫他中君哥哥的时候实在太恶心了,到现在我都想吐,你瞅瞅现在台上的他,怎么看怎么像那种极为嚣张的公子哥。”

“嗯嗯,以前算是瞎了狗眼了。”赵灵灵很是萌萌哒的说道。

“狗眼?你才是狗眼。”李晓雪恼羞成怒,两个小美女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高端会所嬉闹起来,气氛当时轻松了许多。

别说你们了,老娘还不是差点就找了他的道?二人附近的梦溪叹了口气,当初她也没看传中君那丑陋的嘴脸,台上的二人一个明着当小人,一个暗着当小人,但是无论如何就算是小人,林帆也要当的光明磊落一些。

“咳咳,小君子,该你了吧。”林帆笑盈盈的看着林帆,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绿色液体示意中君可以喝了,他就不信了,管你什么高手不高手,老子这深海炸弹绝壁要炸傻你不可,让你说老子是狗。

林帆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大度的人,尤其是对方先招惹他的时候,他如果不反击绝对不叫林帆了。

“你别得意,下一回合绝对干掉你!”中君愤怒的端起林帆的酒杯说道。

“你没机会了,这一回合你就输了,这玩意又不是石头剪刀布有几个回合的。”林帆耸耸肩膀说道,“哦,你不会以为自己能品出来我的原料然后打平再加赛?”

中君没有说话,看了看手中的酒杯猛然咬牙喝了一口,只是这味道让中君着实有些没想到啊,不但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喝,甚至清清凉凉的很是爽口。

一口下去酒香浓郁,打出一个酒嗝酒香竟然慢慢的溢了出来,味道被这高端会所的空调一吹竟然散落到了会所各个角落。

光是酒香,中君就已经输了,二人用的是同样的原料,但是调出来的酒却截然不同,大家看向林帆的目光不再像开始那样带有鄙视之类的了,而大多数都是好奇和疑惑,他们想不通,为何一个保镖竟然能挑出如此香醇的酒。

而此时,坐在角落中的北冥寒微微一叹,和老大品酒,这不是找死吗?还有,这深海炸弹虽然闻起来挺诱人的,但是喝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深海炸弹这种鸡尾酒是当初林帆给那些便秘的兄弟们开肠胃用的,而且都是小口小口的喝,中君这小子喝了这么多恐怕一晚上都不能消停了。

布衣侯

布衣侯

1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