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妖孽保镖  >  第39章 偶遇女警花

第39章 偶遇女警花

3054 2019-10-24 14:15:08

如果事情像卓影想的那样是在就太可怕了,被假冒警察的人给带走了?

再说林帆这边,此时此刻他已经顺利的被三个警察带上了警车,警车顺着公路径直的开往郊区,林帆看着街道两旁的风景,嘴角带着一丝懒洋洋的笑意,敲了敲旁边警车的窗户,又瞅了瞅手上的手铐不禁微微一叹,时隔一年多,又感觉到了冰冷的手铐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只是,不论是心态还是心情,都和那时候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的自己好像除了悲愤之外只剩下失望了吧?

这些人也真是的,原本好好的心情都被这手铐给毁了。

“咳咳,我说,能不能把这玩意给我拿下去?”林帆看了看旁边的“警察”说道。

“严肃点,自己还没有个身为犯人的觉悟吗?”那警察皱了皱眉,他心中有些疑惑,这人为何如此淡定?如果是常人被抓了起来估计内心只剩下惶恐不安了吧?他竟然还让自己把手铐给打开?莫不是被吓傻了还是本来精神就有问题?

“哦,对,我是犯人,得有些觉悟。”林帆恍然大悟连忙闭嘴。

可能是觉得林帆那轻松的表情太过嘲讽了,那“警察”大怒,竟然从后面掏出一个漆黑的头套给林帆带上了。

心里压迫吗?林帆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的心理素质哪是这些垃圾能够想明白的,噬牙狱的小黑屋他可没少光顾,不过准备的如此充分,也真的是为难了这些人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林帆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警车终于到达了终点,而林帆脑袋上的头套也被摘了去,看向四周的荒地林帆心中了然,果然这种环境才适合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怎么?不是去警局吗?”林帆一脸惊讶的问道。

“呵呵,小子,收拾你根本用不着去那种地方!”其中一个人懒得继续伪装了,撤去了那副正义的嘴脸之后露出的是让人恶心的狡诈面孔。

“哦,懒得装了?”林帆恍然大悟。

“嗯?你什么意思?”那人一愣,难不成被这小子给看穿了?不应该啊,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连那个大学老师都没看穿,怎么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拆穿了?不可能,“小子,不去警局是为了你好,你得知道如果你有记录了会影响你以后的道路,懂吗?我们要在野外给你生动的上一课,以后你就不会那么嚣张了。”

“呵呵,所以说我连请律师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林帆笑盈盈的说道,他们这一套吓唬那些没见过市面的小家伙倒是没什么难度,但是林帆可是个老油条啊,他是没听说过大家的人民公仆会这么执法。

在部队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少和警方打交道,真正的警察身上就有那么一股子气质,让人很舒服的那种,而且执法全部公正公开不会有半点纰漏,在看看这几个货,光是被林帆问了几句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圆谎了,就这几个逼也配穿这身警服吗?

林帆眼中冒出一丝怒火,人民警察的权威绝对不能被这些狗日的破坏了,奶奶的,看这些人的手段就能看出来不是第一次骗人了,而林帆也不是第一个被拐带到这里的,天晓得他们都在这里做过一些什么事情!

“你还敢瞪我?!”林帆的手上带着手铐,这些人丝毫不畏惧他,其中一个人从背后抽出一根警棍狠狠的砸向林帆的脑袋。

“真正的警察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动手打人的!”林帆已经忍无可忍了,冷哼一声翻了个身躲过那人的警棍,双手一阵有节奏的抖动如同泥鳅一般从手铐中脱落下去,直接一脚踹向那个人的小腹之上。

小腹受到重创,那人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而旁边的“警察”大怒,“你他妈敢袭警!”

“老子袭你麻痹的警!”他不这么说林帆下手可能还有点分寸,但是对方竟然再次侮辱人民警察这就不是林帆能够忍受的了的了,老拳毫不客气的砸向对方的鼻梁上,一声脆响那人的鼻梁骨直接断裂,两条血注直接从鼻孔冒了出来,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鼻子呻吟起来。

而仅剩下伪装成警察的小青年已经懵逼了,他们三个真的没想到林帆的战斗力竟然如此恐怖,一瞬间就解决了两个同伙,他自己又该如何去应对这个男人?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慌张的丢下手中的警棍冲着警车跑了过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最重要的是通知上面的人事情败露了,不然倒霉的不止他们三个。

“想跑?”林帆冷冷一笑,话音刚落猛然冲到他的面前直接从后面把他给拎了起来,“说,谁派你们来的!”

小青年挣扎着想要脱离林帆的掌控,奈何力道和林帆差距太大始终不能如愿以偿,眼见挣扎不掉他心中一狠,竟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抽出来捅向林帆的胸口。

黔驴技穷了?估计这折叠刀才是你们平常最习惯用的武器了,这种龟速动作如果能伤到林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大手死死扣住小青年的手腕一拧,只听嘎嘣一声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很明显他的手腕已经被拧断了。

“哼!快点说,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林帆一脚踩在他的后背愤怒的说道。

而就在他发怒的时候,忽然远处发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林帆定睛一看,竟然又有一辆警车赶了过来,而开车的是个女警察,一身戎装看起来很是英姿飒爽,尤其是胸前那对可怕的凶器极为咄咄逼人。

林帆皱了皱眉,开口说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到底谁是贼?竟然公然袭警,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哪知道女警察竟然直接从腰间掏出手枪,林帆眼尖的很,那可是真家伙,顿时醒悟了,这女的竟然是个真的警察。

“误会!”林帆连忙举起手,哪知道女警察性格很是火爆,见林帆没有举起手丝毫不放松,只是收起了手中的枪举起小拳头打向林帆。

“老娘管你什么误会,竟然敢打我同事,今天非要让你好看不可!”女警察愤怒的喊道。

林帆苦笑一声,这他娘的,事情大条了啊,打假警察被真警察路过逮了个正着,而且刚刚自己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估计已经被她给定义成那种穷凶极恶的犯人了。

“你听我解释,这三个傻帽是冒充警察的垃圾,我打他们是应该的,你干嘛动粗啊。”林帆一变躲避着女警察的攻击一边解释,但是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她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一门心思要给自己的同胞报仇!

林帆微微一叹,估计不把她给制服了是不可能好好说话了,无奈之下只能转守为攻,这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一时间竟然和林帆打了平手,这种事情是林帆来到苏杭之后第一次遇到,而且对方还是个女的,林帆皱了皱眉,看样子必须要谨慎应对了,不然今天估计非要被请到局子里喝茶不可。

女人的招式变幻莫测,林帆眼睛一眯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一般来说部队的路数专门克制这种奇形怪状的招式,换句林帆简单的思路来讲就是那种你皮任你皮,我自不动如山。

二人你来我往打的甚是痛快,倒是苦了之前被林帆给放到的三个人,这三人受伤不轻,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号着。

女警察倒是越打越意外,她在警局里还从来没遇到过敌手,今天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压制住了,一时间让心高气傲的她接受不了,手下的功夫开始急促起来。

她这一着急可算是让林帆放下心来,要知道高手过招输赢就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只有对方着急才能露出破绽,林帆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猛然间抓住女警察出招的空档,林帆一个闪身来到她身后直接就是一个抱摔,可能这一招对女孩子来讲比较难以接受,实在是抱摔的姿势太过暧昧了,林帆的手也很“不小心”的触碰到了某个比较敏感的位置。

“色狼!”

女警察面色羞红,想要反抗,奈何力气不如林帆,被死死的控制住。

“终于他娘的能好好说话了。”林帆松了口气,全然不在意自己那点不小心,“我说大妹子,你下次动手之前能不能搞清楚情况啊?”

“我要杀了你!你放开我!”女警察已经失去了理智空余出来的一只手死命的往林帆的脸上挠,这已经不是招式了,全然是作为女孩子的一种本能。

“嚓,都说了好好说话,这是个误会,你咋就听不懂呢?”林帆躲过致命一击空出一只手对着她的臀就是一巴掌。

“啊!”

女警察浑身一抖,一股无力感袭来身子一软直接倒在林帆怀里。

林帆也没想到这一招对付她这么奏效,咳嗽一声,“我和你说啊,这三个警察是假冒的,特地把我带到这里施暴,你随便查查他们的证件就看得出来了,非要和我打什么,我都没和你反抗不是。”

布衣侯

布衣侯

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