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帝高一尺嬷高一丈  >  第十章 漫长又曲折的路

第十章 漫长又曲折的路

2067 2017-09-21 10:14:08

二皇子看了眼孙公公,然后扭脸面朝着许长欢,见怪不怪地说:“正常,世人见了本皇子没有一个不被本皇子迷到七荤八素的。”

“……”许长欢扁了扁嘴,继续坐回去吃饭。

“对了,二皇子。”刚安静沉默没一会儿,许长欢就又说道:“吃完了你去休息一会儿,休息完了我带你一起练功。”

“练功?练什么功?”

“为了顺利完成任务,我准备将你培养成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

“文这方面我暂时还正在恶补,武这部分我倒是耳濡目染,略有小成,所以我先教你练功!”

说实在的,在西绝山上,师傅就之传授了她一门轻功。但从小到大她都经常看师傅和师弟们练功,想来照着他们的样子练练功,应该还是有效果的。

再不济,就教宋子清学轻功,打不过总要溜得快!

许长欢的如意算盘打得响打得妙,二皇子宋子清却不以为然。

“我走到哪里都有大内侍卫保护,有人护我周全不就行了,为何还要我亲自练功?”

“万一你落单了呢?”

“万一大内侍卫和坏人交战全死了呢?”

“……”宋子清定定地望着许长欢,听到她的假设,丝毫没有感到危机地认命叹道:“大内高手都能全军覆没,那我怕是也铁定打不过活不了了,这个时候就认怂认命,跪地求饶留我一条全尸就好了。”

“……”这次轮到许长欢沉默无语了。

“哈?”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宋子清,嘴张得老大,面前坐着的真的是皇城宫内从小经过严格训练长大的皇子吗?

许长欢恨铁不成钢地瞧着一脸满不在乎的宋子清,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

看来,她带领二皇子走上皇位巅峰的路,又漫长又曲折啊……

虽然宋子清对学武兴趣缺缺的样子,但他还是午睡起来后就来南苑找许长欢了。

因为在禁足抄书的这么多天里,他都没能回来照看南苑的花,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宋子清已经一一爱抚过他的花后,许长欢还在呼呼大睡中,要不是孙公公不停地敲门将她吵醒,她怕是能睡到下午晚膳时间。

“咦?二皇子,你怎么来了?”

许长欢打开门,双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瞧见宋子清在院内负手而立站着,疑惑地问道。

“不是你说,到下午了要教我练武吗?”

已经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的许长欢,这才想起来,双眸瞬间一亮!

“对对对!”她拍了下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道:“我都给忘了……”

宋子清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既然你忘了,那就算了,我们另选个天时地利人和之日练功好了。”

这整个长安城内人尽皆知,宋子清不学无术,但他好歹也是跟着各皇子一起从小就要既学文又学武的。虽然他对这些全然不上心,但好歹听了那么多年,也都不是毫无收获的。

“不行不行!”

许长欢两步并三步走下了台阶,站在宋子清面前,睡意已经完全消散了。

她想起师傅刚收上新弟子时,都是让他们先练习蹲马步。

师父教导新弟子的画面历历在目,她学着师傅的话,对着宋子清说道:“学武,最重要的是基本功要扎实!”

宋子清和孙公公在一旁听着,还觉得许长欢说得像模像样的。

“基本功里最重要的就是--扎马步!”

“……”

“……”

宋子清的脸色变了变。

孙公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瞧不起扎马步?”许长欢对于孙公公的嗤笑有些不满,“是你会武功还是我会武功?”

“扎马步十分以及特别的重要!我有的师弟扎了三年马步,师傅才传授他武功!”

“扎马步练得就是你的耐力和下盘稳,练好马步并同时学习其他基本功,基础打好了打扎实了,学武也没有那么困难了!”

“况且,你以为扎马步那么简单的吗?!”

虽然她从未听师父说过这些话,但在山上她看的武侠小说里,很多没学过武的主角都是被大师从扎马步一步步训练成一代大侠的,所以这些话她脱口就能说出。

“好了,二皇子,跟着我学。”

许长欢学着师弟们当时的动作,配合着嘴上的“呼呼哈嘿”,动作不熟,气势来凑!

二皇子看她的动作便知她并不熟悉扎马步,但许长欢喊得却气势十足,足以唬住一般人。

做戏做全套,宋子清学着许长欢的样子,动作和口号一起来。

“呼”,出左拳!

“呼”,出右拳!

“哈”,出左脚!

“嘿”,出右脚!

许长欢站起身来,围着宋子清转了一圈,观察他的动作规范不规范。

“不错,虽然喊得不像个爷们,但动作还算规范。”

“你说什么呢!”见许长欢这么说宋子清,一旁站着的孙公公不愿意了。

许长欢不理会孙公公的聒噪,对着宋子清说道:“坚持,今日你第一次扎马步,先扎半个时辰,循序渐进吧!”

“半个时辰,你想累死我们殿下啊!”生怕二皇子累着,所以护犊子的孙公公又一次不愿意了!

“你再吵!”许长欢不耐烦地扭过头,恶狠狠地扬起手,威胁孙公公道:“再吵小心我一掌下去,让你小命难保!”

“你你你……”孙公公指着许长欢,一时无话可说。

宋子清还在那里扎马步,从小虽待遇不如其他皇子,但毕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他哪能受得了这苦。

他想起今日来找许长欢的目的,便借机站起身来,开口问道:“每次挑选进宫的新宫女都是年轻的,你是怎么进宫的?”

“银子啊,有钱能使鬼推磨。”许长欢坦然道,二皇子这么有钱,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吧?

“啧啧啧,不过我靠着银两一路畅通无罪顺利进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宫内官员腐败极其严重啊!”许长欢感叹,她摇了摇头,“二皇子,等你登上皇位,你可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这个贪污腐败之事!”

“不然贪官太多,整个朝廷的官员都会被这股风气所带坏,眼里只有金银财宝,谁还未天下百姓做事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