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七章、意外的惊喜

第七章、意外的惊喜

2545 2017-10-01 12:16:00

即使是在秋季,孤云山里依旧到处是郁郁葱葱的一片,季瑶端坐在铺着鹅羽软垫的马车内,素手掀开帘子看着外头陌生而又熟悉的景色。

这就是季瑶生活的地方吗?放眼望去,层峦叠嶂,群山环绕。有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尖上的积雪如同给青山戴上一顶白色的毡帽般。漫山遍野开着的野花,红的,黄的,紫的,铺呈在了山坡上。像是一道五彩的刺绣。

季瑶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空气里除了草木的清香,花朵儿的馥郁芬芳,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是故乡的味道,亲切而舒服。

虽是山路,马车却异常的平稳,季瑶甚至丝毫感觉不到颠簸。心里想着这周衍当真是下了血本。

“小姐,喝口水吧。”青禾递过来一个青瓷杯子。

季瑶接过杯子,却不着急喝,问道:“青禾,你是自愿过来的还是你们家少主让你过来的?”

季瑶心里无比的清楚此次回寨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顾云凡的心思何等的深沉,为人何等的狠毒。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自己独身一人,必要时想要保命,还是有几分可能的。又何必再连累一个无辜之人呢。

青禾这丫头心眼实,为人勤快。季瑶在落云小筑养伤期间都是她一手照顾的,所以季瑶不愿也不忍。

青禾的两只眼睛笑成了玩玩的月牙形,道:“奴婢打小就被父母卖了,要不是少主遇见救了奴婢一命。奴婢可能早就死了。那夜少主召了奴婢去问话,问奴婢可愿跟在小姐身边伺候。奴婢想都没想就点头了。奴婢知道小姐虽然不爱说话,整天板着一张脸,但是小姐是个善良的人,是个好人。”

季瑶有些讶异,青禾居然这样云淡风轻的说出自己的悲惨往事,仿佛说的是别人一样。也没有想到周衍居然会问过青禾的意思。

季瑶伸手将青禾的手握住,正色道:“你可知跟着我会有危险的。”

青禾的手有轻微的颤栗,点了点头道:“奴婢知道。”

季瑶好奇的问道:“那你怎么还敢跟着来?”

青禾反手握住季瑶的手笑道:“小姐的功夫这样好,一定不会让青禾受委屈的,对不对?”

“如果,奴婢是说如果,如果奴婢真的遇到了不测,小姐也会为奴婢报仇的是不是?”

看着青禾亮晶晶的眸子,季瑶突然就有些想哭,眼中一阵滚烫。将青禾的手紧紧握住。

她知道青禾的话是真心的,因为眼睛不会骗人。也知道青禾是周衍安插在她身边的人,因为周衍于青禾昔日的恩情。

今天的季瑶脱下了素日爱穿的男式衣衫,换了一件蜜合色大朵簇锦团花芍药纹锦长裙,芍药颜色鲜红更显得季瑶肤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梳了个双刀髻,鬓上插了一支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步摇,又配了一副红宝石镶金耳坠,细腕上带了一串琥珀连青金石手串。

青禾打趣道:“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如今小姐这样打扮起来,只要不说话,不吃饭可不就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季瑶很是无语的想了想,自己先前表现的是有多离谱啊?

正说话间,外头传来一阵骚乱,有人大喊着:“马贼来了。”

青禾似是有些害怕,从前听院子里嬷嬷们说,那些山贼最是没有人性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于是往季瑶身边挪了挪身子,道:“小姐.......”

季瑶的脸上带着得体的笑,丝毫不因外面的骚动而紧张。准确的来说,此刻她的心里竟有些激动。她做足了工夫,跟周衍演了这出戏,等的就是这一刻。

顾云凡带着山寨的一帮弟兄直接将商队给团团围住,仇五扯着嗓子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商队的掌柜是个圆滚滚的胖子,叫贾仁。见了这些山贼也不慌张,笑嘻嘻的走到顾云凡跟前拱手道:“小的贾仁,路过贵宝地,也不知道规矩,这点心意,请弟兄们喝个茶。”

贾仁将几张银票塞进顾云凡的手里,笑的谄媚,一双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顾云凡见这掌柜直直向着自己走来,暗道果然做生意的都是聪明人,一眼就瞧出自己是这群人的头。

顾云凡看也不看银票,抬手就撒了出去,道:“看来掌柜的的确不懂规矩啊。仇五,给掌柜的说道说道咱们群英寨的规矩。”

仇五又扯着嗓子叫开了,肩上扛着的大刀直接挥了挥,然后架在了贾仁的脖子上,啐了一口浓痰,道:“咱们群英寨的规矩向来只收现银,或是货物。银票在俺们这就只能当时擦屁股的纸,那是一文不值。”

顾云凡摆了摆手道:“掌柜的看着面生啊,第一次过孤云山吧?”

贾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是......是的......”

转身又朝着身后猛使眼色,不一会儿有个小厮模样的拿着一个黑色的布袋,恭敬的递到顾云凡的身前。

顾云凡拿到手里掂了掂分量,这个贾仁果然是条大鱼,出手够大方的。面上却神色不改道:“弟兄们,你们觉着这些够咱们喝茶吗?”

顾云凡单手举起黑色布袋大喊着。

众人齐声喊道:“掌柜的,这是打发要饭呢吧?”

贾仁真想扇自己几个耳光,没事跑那么远倒腾药材做啥啊?只得陪着小心道:“各位好汉,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还请各位好汉高抬贵手,放我们走吧。回头我再补上白银千两,您看......”

贾仁哭丧着脸看着顾云凡哀求道。顾云凡笑了笑,道:“你觉着是你傻呢?还是我傻呢?你要是一去不回呢?你要是报官呢?”

顾云凡大手一挥喊道:“想要走,问问我的弟兄们同意不同意。”

众人骑着马挥舞着大刀,围着商队转了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怪叫声。

“我留下,你放他们走吧!如何?”只见商队中间的马车上走出一位气质温婉的女子,声音轻柔的如同一阵春风拂过。

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季瑶的身上,季瑶倒也不在意,在青禾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自顾的走到顾云凡的马前福身,神色从容道:“小女子苏暮云,家父乃是江南首富苏锦添。不知当家的以为我这个人质如何?”

仇五手中的大刀一个不稳掉到了地上,脸色惨白的呢喃道:“大小姐?”

顾云凡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眼前这女子跟季瑶长的一模一样。要不是自己亲眼见着季瑶断气。顾云凡几乎都要以为是季瑶复活了。

但是看着眼前的女子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家闺秀的风范,跟季瑶风风火火的性子可完全不一样。

顾云凡定定的看着季瑶许久,才笑道:“既然苏小姐发话了,顾某自当从命。”

季瑶对着顾云凡笑着点头,转身对贾仁道:“贾叔,你先回去吧。让爹送一万两过来赎我。想来以顾大当家的为人,是不会为难我这女流之辈的吧?”

顾云凡笑道:“群英寨的规矩,不为难妇女儿童。这一点苏姑娘可以放心。”

季瑶笑道:“既如此,咱们走吧!”

转身竟带头就要走,只留给愣在原地的马贼一个婀娜聘婷的背影。

顾云凡虽然有些怀疑,按理说寻常大家闺秀遇到这样的事早就吓的哭哭啼啼了,哪里还有这份从容?只是此刻在他心里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所以这点点怀疑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更何况人在他的寨子里,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