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四章、初见

第四章、初见

2916 2017-09-28 15:14:52

秋雨缠绵,竟连续下了好几日,气温也随之下降了许多。周衍怀里捧着一个精致的暖炉,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个白子,神情专注的盯着棋盘,眉间似有两难之色。

简坤对季瑶的评价倒是着实让他大吃一惊。简坤的功夫他是知道的,能在他手下安然过了百招,而且是在受伤的情况下,这个季瑶倒是令他不敢小觑。

而且简坤居然没有试探出季瑶的武功路数。

耿直生猛,凌厉狠辣。这八个字是简坤对季瑶的评价。

周衍将手中白子落下,嘴角扬起一抹笑。简坤拱手道:“少主,马车已备好。”

“好。咱们去会一会这位季姑娘。”周衍的语气竟难得多了几分轻松。

简坤取了披风将将周衍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推着周衍出了门。

“少主,反正都拖了那么长时间了,又何必急于一时呢?等天气好了再去见也是一样的。”简坤有些担心周衍的身体,每年到了天冷的时候,周衍发病的频率就高了很多。

“择日不如撞日。况且能让你高看一眼的,我怎么能不去瞧瞧呢?”周衍淡淡的回道。

许是雨天的缘故,街上的行人很少,地上铺满了落叶,对比起昔日里的热闹,真是天壤之别。

今儿的落云小筑可是天没亮就开始忙起来了,小厮、丫鬟、嬷嬷们个个都忙的脚不沾地。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季瑶拉住青禾不解的问道。

青禾笑着回道,眼里都是藏不住的喜,“城里昨儿递来消息说少主今天过来。让提前预备着。”

季瑶满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暗道这所谓的恩人,当真是好大的架子,当自己是皇帝不成?

青禾见状也第一次露出了不高兴,道:“季姑娘,按理说您是少主救回来的,是落云小筑的客人。奴婢是不该说的,但是少主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这宅子里头的人都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若不是少主好心收留,早就死了。所以奴婢见不得任何不敬少主的言语和表情。”

说完就福了身子,鼓着腮帮子离开。

季瑶有些讶异,这个素未蒙面的恩人居然还有这样一面,跟先前的行事方式有些太大相径庭了。

“少主到了.......”随着一声高喊,整个宅子里的人都涌向了门口。如同过江之鲫般。

季瑶像是没看见一般,自顾的在屋子里打坐,以前的季瑶虽然不聪明,但是武功确是不错。否则依着季瑶前世的花拳绣腿哪里能在简坤手下走那么多招?

季瑶正闭目凝神间,没成想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先来了,或许是坐着轮椅的关系,整个人少了几分气势,只是银色面具下露出的双眸透着的疏离、清冷,让人顿生距离感。

周衍也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身穿月白色衣衫,头发用竹簪高高束起,再无半分装饰。干净利落倒是让人眼前一亮。眼底带着浅浅的探究与防备。

“简坤,你下去吧!”周衍对着身后摆了摆手说道。

季瑶看着简坤离开的方向道:“他叫简坤?功夫不错,你倒是好运气。”

周衍心里有一丝的不快,自己何时这样没有存在感了?

“听他们说你找我?”周衍的声音淡淡的。

季瑶看了周衍一眼,出言揶揄道:“您究竟是何方神圣我管不着,也没心思管。但是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百般试探,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说话间季瑶已经如同一阵风一样,到了周衍跟前,纤纤玉手掐住了周衍的脖子。

周衍只觉一阵香风拂面,脖颈处传来一阵冰凉,她的手可真冷。“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方式?”

季瑶一见面就给周衍一个下马威,主要是对他前番试探的回应。

“我这个人比较直接,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想要见你是想当面表达谢意。另外也是辞行。”季瑶往后退了几步,淡然说道。

周衍冷哼一声道:“道谢?难道就单凭你的红口白牙,不疼不痒的说一句谢谢?”

“不是都说施恩莫忘报吗?怎么你还打算让我以身相许不成?”季瑶反讽道。

周衍不想季瑶如此直接,丝毫没有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圈手覆在唇边轻咳两声,以示尴尬。耳尖上一阵火热。

季瑶看着周衍有些拘谨的样子,心里一阵痛快。又跟着说了一句,“当然只要你开口,我一介弱女子哪里拒绝得了。虽然你是双腿残疾了,但是看你的样子也是个有钱的,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你觉得怎么样呢?少主?”

季瑶单手支着轮椅,突然靠近周衍,近到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气息。

周衍从未与哪位女子有过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只觉鼻端萦绕的是女儿家淡淡的清香味。季瑶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透着狡黠的笑意,长长的睫毛不停颤动着。

周衍不觉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声音有些慌乱的道:“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看上你?”

季瑶拍了拍手,笑道:“既然如此关于报恩一事,换个其他的要求吧。只要不违反我做人的原则。他日你派人到孤云山青山谷群英寨找我季瑶便是。刀山火海我接着就是。”

周衍突然有一瞬间的晃神,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如同一道暖阳般照亮了整间屋子。美人他曾经见过许多,各式各样的都有,但是像眼前季瑶这样的,大胆,坚毅,没有抱怨,心藏希望,目带执着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是群英寨的人?”周衍的声音不觉温柔了下来,狐疑着问道。

“不错。群英寨大当家季虎之女,季瑶!”季瑶朝着周衍拱手道,带着几分豪气与侠气。直让周衍移不开眼睛。

只是虽然心乱,但方寸却未乱,周衍一语中的的问道:“即是如此,你为何会受了那么重的伤?要知道当时要不是我恰巧路过,只怕你早就暴尸荒野了。”

季瑶有一瞬的走神,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却没有逃过周衍的透着精光的眸子。

季瑶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声音清冷道:“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

周衍再次被呛,沉声问道:“最起码我得知道我救的人到底惹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会不会被牵连,性命会不会受到威胁,难道这也有错?”

季瑶的脸色变了变,周衍的话貌似也有几分道理。声音带着几分歉意道:“群英寨内部的事,应该不会牵扯到你身上的。”

周衍轻轻颔首,这个群英寨他是知道的。 地处大夏,出云,大唐三国的交界之处。是个三不管地带。又藏在深山里,说起来就是个自给自足的小朝廷。

季瑶说是内部的事,那就是群英寨出现了内乱。周衍略想想便猜出了个大概,心思转圜间便有计策涌上心头,抬眸定定的看着季瑶问道:“你不会是打算单枪匹马的回去,想要报仇吧?”

周衍虽是疑问的语气,只是通过短暂的接触,心里却笃定季瑶就是这么想的。

“你觉得我报不了仇?”季瑶秀眉微拧反问道。

周衍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怀疑季姑娘的本事,只是咱们做事,不能只凭一腔孤勇。得学会用巧劲,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你觉得呢?”

季瑶凝神思索片刻,道:“你有办法?”

周衍笑的像是拿着糖葫芦骗小女孩的怪叔叔一样,点了点头。

“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季瑶看着眼底精光流转的周衍,下意识的紧了紧胸口的衣服,警惕的问道:“你想干嘛?”

周衍很是无语,难道自己的气质就这么没有说服力?

“我帮你夺回群英寨,你帮我夺回我想要的东西,如何?” 周衍的声音带着无限的诱惑。

季瑶问道:“你打算怎么帮我?我又要怎么帮你?”

周衍摊开了双手,道:“我有钱,我有人,我有消息,你还想要什么?”

季瑶看着周衍欠扁的自大模样很有冲动想上去给他一拳,说到底不过是残疾的富二代罢了,有什么可骄傲的?仔细一想,有了这三样,倒是走了捷径。否则自己有可能没走回顾云山就被饿死了。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季瑶很是审时度势的点了点头,道:“成交。”

周衍很是赞许的道:“不想季姑娘除了孤勇外,还是有点脑子的。”

季瑶不悦道:“谁都不是傻子,趋利避害是本能。说说你的要求吧。”

周衍嘴角轻扯,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等你夺回群英寨再说我的事吧。”

屋外有阳光拨开乌云,洒下金色的光。

命定的初遇,是往后漫长的岁月里躲不开的宿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