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章、我就是季瑶

第二章、我就是季瑶

2132 2017-09-26 11:00:02

“不要啊.......”十一大叫着从床上惊坐而起,眼角有未干的泪痕,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她做噩梦了,梦里有大片的血泊,一身大红嫁衣的季瑶带着绝望的神色将长剑刺入自己的体内。

十一喘息着四下打量着,透过青纱帐依稀瞧见外头古色古香的摆设。

这时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圆脸女子走了进来,温言道:“姑娘,你可算醒了。”

说完将手里的青瓷杯子递给了十一,十一接过杯子仰头喝完,干涸的嗓子似是得到茶水的浇灌舒服了许多,问道:“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

女子往后退了几步福身道:“奴婢青禾,是少主指过来伺候姑娘的。姑娘是少主路上给救回来的,连大夫都说姑娘伤势太重,怕是活不成的。不想姑娘倒是好福气,昏迷了大半个月,今儿总算是醒过来了。”

“阿弥陀佛,总算佛祖庇佑。姑娘这回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青禾双手合十,又朝着十一很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十一伸手捏了捏眉心,继续问道:“你家少主救的我?”

青禾笑着回道:“这里是少主在城外的别苑,名唤落云小筑。少主性子虽然古怪,但是人却很好的,姑娘可是咱们少主带过来的第一位女子呢!”

听到这十一心里了然,敢情这丫鬟是把自己当成未来的少主夫人来伺候的?

十一挣扎要下床,“麻烦你替我梳洗下,然后带我去见你家少主,我要好好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青禾连忙上前将十一给虚按回了床上,“少主此刻不在别苑,平时也很少来的。姑娘还是安心养伤吧。等养好了伤,奴婢自会通传的。”

十一想了想,难得有这么个地方可以养伤,还不愁吃喝,不用为生计发愁。另外她刚刚才醒过来,脑海里一片混乱,刚好也可以趁着养伤这段时间,理一理思绪,想一想以后的路。

正想的出神,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十一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的青禾。

青禾笑道:“姑娘且稍等,奴婢去准备些流食。大夫交代过了病人体虚得吃些清淡的。等身体好转了才进补。”

十一红着脸轻声道谢。

青禾摆手道:“姑娘客气了,这都是奴婢分内的事。往后姑娘可不能说谢了,否则就折煞奴婢了。”

十一不知是饿坏了,还是这粥太好吃了,在吃下第五碗后,才心满意足的擦着嘴巴,全然没有看到一旁目瞪口呆的青禾。

青禾原本看着十一长的倒是颇有几分姿色,只是如今看着她的吃相,着实是被惊着了。心想少主虽然脾气古怪。不想连口味也这么重?喜欢这样生猛型的?

十一这才将吃饱,眼皮子便忍不住的开始打架,青禾很是体贴的扶着十一躺下,掖好被角后便退了出去。

屋内一片寂静,香炉里点着味道清甜的熏香。十一想着原来被人伺候的感觉这么爽啊?

半梦半醒间,眼前的这一切似乎有些不真实。如梦似幻的像是泡影一般。

上一秒,她还满身是伤的在擂台上坚持着,底下围着一群冷漠的看客,扯着嗓子喊着,空气里充斥着躁动的因子。

十一的对手是一个体型几乎是她两倍的欧美女性,肩宽背阔,手臂上隆起的肌肉不输男人。

反观十一,又黑又瘦又小,只是眸子却很亮,双眼透着狠绝,以及眼底无比炙热的对生的渴望。

她从小就被人贩子卖给了现在的老板,一个经营着地下黑拳的肥胖男人。

她与其他的孩子一样,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训练场里,每天的目标就是吃饱,因为只有打赢的人才有资格吃饱饭。所以为了活下去,她拿着性命在拼。

对手一茬一茬的换,唯独她一直在。她的代号叫十一,人送外号孤狼。因为别人说她的眼睛里有泛着幽碧色的狠厉的光。打起架来,有连命都不要的气势。

从十五岁开始,她便开始打擂台,无数次的在别人的拳头下讨着一抹生机。因为身形瘦小,十一只能拼着狠劲,拼着耐力,拼着眼力,将对手一次次的放倒。

老板对于十一这个如同野狼的般的女孩很是欣赏,因为十一能为他创造惊人的财富。

慢慢的十一有了个单人间,虽然不大,却给了她安全感,她终于可以活的像个正常的女孩,拥有自己的小房间。房间被十一布置的很温馨,床头放着歌破旧的hellokitty的娃娃。

老板最后一次找到她时,开出了她无法拒绝的条件。老板叼着雪茄对她说:“只要你打赢这场,我就放你自由。”

十一将老板仍在桌子上的资料拿起来看了看,她知道面对这样的对手她几乎没有赢的可能。可是自由,这样带着诱惑力的词,于她来说无异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如同蚀骨的毒药。

十一淡淡的回了句好。

对面的欧美女性很是不屑的朝着十一先竖了拇指,然后拇指翻转向下。

此时的十一满脸都是汗水,靠在角落防备的喘着粗气,嘴角流着血,火辣辣的。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所有人都在尽情释放着心里的野兽。

十一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瞅准了时机,便如同扑向猎物的狼一般矫健,冲向了对手,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那是对手故意露出的破绽,十一被对手高高举起时才醒悟过来。

被狠狠扔下来时,十一笑了,带着解脱般的笑。周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大声的尖叫着,欢呼着。

没有人注意到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仍在地上的十一,已经断了气。

十一再次醒来的时候,满身都是冷汗。直到看着青纱帐外头已经暮色渐浓,才稍稍定了些。

从前那样的日子,她不必再过了。

此刻,她是季瑶,在大夏朝的临安城郊外一处叫落云小筑内的某间屋子里养伤。

十一轻轻的下了床,走到铜镜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一时有些恍然,伸手摸向自己的苍白却美丽的脸时,那种感觉陌生而又熟悉。

十一喃喃道:“季瑶,以后我便是你了。你的仇我替你报,你的山寨我替你夺回来。你的家人我替你守护。”

自此,世间再无十一,唯有季瑶。

酒窝没酒

酒窝没酒

来点支持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