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十九章、鸡飞蛋打

第二十九章、鸡飞蛋打

3106 2017-10-26 11:38:33

休息了一夜之后,仇五的精神格外的好些,手里拿着木棍走到郭来福的面前,反正距离去演武场还有段时间,不如在玩玩!

不得不说仇五对付人很有一套,小臂粗的木棍如雨点般落在郭来福的后背上。这样的法子在外表是看不出任何痕迹的,伤的都是内里。

打了约莫十来下,见郭来福没有动静,连哼哼唧唧的声音都没有,仇五顿时慌了神,食指微微弯曲置于郭来福的鼻端。

一丝微热的气息都无!仇五手中的棍子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的响动,身体不觉的往后退着,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顾云凡那精致的皮囊下藏着一颗怎样嗜血的心。

如今郭来福死了,在他的看顾下死了。若是他落到顾云凡的手里。仇五简直不敢想象到底会落得如何的下场?

顾云凡起的比往日早了些,洗漱完毕之后,便来到了演武场。演武场的东北角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巨钟。寨子里但凡有急事或是重大节日才会敲响这巨钟。

“铛…铛…铛…”

悠扬的钟声回荡在青山谷的上空,惊起了成群的鸟雀,也敲醒了沉睡的群英寨。晨钟暮鼓般的韵律如同黄钟大吕般的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钟声一响,寨子里的人不时便会聚齐在演武场,顾云凡带着温柔的笑踱步回了聚义堂,慢条斯理的享用了早膳。才亲自进了密室去提郭来福。

进了密室后却没有迎来仇五恭敬的身影,顾云凡皱眉。这个仇五最是善拍马,难道今儿是睡着了不成?

顾云凡往里看去,除了木头架上绑着的人,这密室里哪里还有第三个人?

顾云凡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紧走几步走到郭来福跟前,因为长发散乱,又低着头。顾云凡不得不拽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给抬了起来。

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顾云凡才松了口气。郭来福还在就好!

只是念头一转,顾云凡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郭来福的双眸紧闭,脸上虽满有血渍,却依旧可以看出他的脸色呈暗青之色。

顾云凡的心里咯噔一下,双指并立放在郭来福的颈项间,触手是一片冰凉。

郭来福竟然死了,仇五也不知所踪?

原本计划好的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按着时辰来看,此刻的演武场上应该聚满了人吧。难道要他拖着一具尸体去演武场吗?

顾云凡铁青着脸色,薄唇抿成一条线,对着手下沉声道:“将仇五给我叫来。”

等待的每一刻钟都显得那么煎熬,顾云凡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已经过去两刻钟了,去找仇五的人依旧没有回来。

顾云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了理纷乱如麻的思绪。如若不出意外,郭来福是被仇五给打死的。不管是有意也好失手也罢。

仇五害怕受到处罚,所以偷偷跑了。郭来福再怎么说也是群英寨的一堂之主,若不是有确凿的证据,连他也不敢轻易动手。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对众人交代郭来福的死因。

又过了一刻钟,仇五依旧没有找到。但是事情已然迫在眉睫,顾云凡不得不强忍着精神去了演武场。

顾云凡到的时候,等了许久的人群里已然有许多的抱怨声传来。

顾云凡没有在意,自顾走到演武场的高台上朗声道:“大家请安静!今天撞钟的目的是想请大家过来审一审库房失火一案,以及季大当即失踪一事。只是天不遂人愿,嫌疑犯郭来福刚刚被人发现死于狱中,而负责看守之人仇五也下落不明。”

短短几句话却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引得众人一阵哗然。

青禾护着季瑶站在人群里,“小姐,这顾大当家有点意思啊,这随便几句话是要将所有的黑锅甩给一个死人和一个失踪之人吗?”

季瑶笑道:“你倒看的明白,看来他也是黔驴技穷了。否则也不会冒这样的险。”

青禾母鸡护着小鸡似的张开双臂给季瑶围出个安全地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咱们只管看热闹就是。”

季瑶暗道,果然吃瓜群众哪里都有啊!

“听这意思,郭堂主跟季大当家的失踪和库房失火有关?只是他为什么这样做啊?又没好处的。”

“我倒觉得郭堂主死的蹊跷,这仇五不就是顾大当家的狗腿子吗?跟郭堂主那也无冤无仇的,为何要对郭堂主下此毒手啊?”

“郭堂主为人我还是知道些的,虽然为人好色了点,但是对寨子,对弟兄们那是没话说的,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我是不信他能做出这样的事。”

“你们说的都不对,依我看啊,这里头水深着呢,还指不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

季瑶凝神听着周围人的推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青禾被挤得有些难受,道:“小姐,不如咱们先回去吧,反正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

季瑶想了一下也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出人群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身着白衣,额上也缠了白色丝带,双眼通红的女子,女子一手捧着个灵位,一手拉着个约莫十来岁的男孩。男孩穿了孝服,鼻头红红的。

边上有人轻声嘀咕道:这郭堂主一死,丢下这孤儿寡母的也着实可怜啊。

季瑶停住了步子道:“青禾,咱们迟些再回去吧,好戏就要登场了呢。”

死者为大,饶是郭来福有天大的不是,况且如今还未有定论。郭杨氏带着儿子所过之处,人们自觉让开了一条道路。

郭杨氏径直走上了高台,扑腾一声朝着众人跪下,跟着就是三个响头。再抬头的时候光洁的额头上已然红了一大块,哽咽着道:“我郭杨氏虽为一介妇人,人微言轻。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丈夫死的不明不白。死后还要让人往他身上泼脏水。所以今天当着寨子里兄弟姐妹的面,我恳求大当家归还我夫君的尸体,然后当众验尸。还我丈夫一个清白。”

郭杨氏说的声泪俱下,又带着孩子朝着顾云凡不停的磕头。顾云凡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没成想又闹上了这么一出。郭杨氏的要求也不过分,若是他强压着不给验尸,那也着实说不过去。

于是也沙哑着嗓子道:“嫂夫人,您先起来。郭堂主死的不明不白。我这个大当家的难辞其咎,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事情调查清楚,还郭堂主一个清白。”

郭杨氏含泪道:“多谢大当家的。”

青禾踮着脚很是兴奋的道:“要是咱们先回去了。可不就要错过这样一场好戏了。”

季瑶站在离人群稍微远点的地方,远远的看着高台上的顾云凡。再好的遮掩也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端看着他顾云凡何时撕下伪善的面具。

得了顾云凡的首肯,郭来福的尸体被抬上了演武场。郭杨氏看到白布之下的郭来福时,整个人瘫在了郭来福的尸体上,哭的昏天暗地,几次险些晕了过去。

一旁的孩子哪里记过这样的阵仗,抱着郭杨氏,也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只是这眼泪不知是因为知道父亲的惨死而悲伤,还是因惊吓过度所致的大哭呢?

高台上这一对母子哭的肝肠寸断,底下的人也跟着抹眼泪。一个个摩拳擦掌的都恨不得将罪魁祸首抓来千刀万剐以解心头只恨。

顾云凡劝慰道:“嫂夫人,您请节哀。万事还是等大夫检查完之后再说吧。你放心,我决定不会让郭大哥枉死的。至于后事,郭大哥生前最爱热闹,我一定给办的风风光光,送郭大哥最后一程。”

负责检查的大夫是个生面孔,跟给青禾瞧病的并不是同一人。这人更年轻些。盏茶的功夫之后,眼神有意无意的瞧向了顾云凡。

底下这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台上,细微的动作哪里逃得过群众的眼睛。顾云凡一时下不来台,厉喝道:“照实说便是,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我脸上写着结果?”

大夫这才对着众人拱手道:“郭堂主乃是被人殴打折磨致死,且郭堂主的舌头也没了。”

大夫话音刚落,郭杨氏眼皮一翻,人便晕了过去。

底下众人一片哗然,纷纷叫嚷着要严惩凶手,群英寨这么多年还从未出现过如此恶劣的事情。

顾云凡看着群情激昂的众人,一时也是无奈。只等众人情绪稍微平静些了,才道:“我在发现郭堂主出事之后,就第一时间派人封锁住了出口。想来不日便能抓住仇五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到时我要亲自砍下他的头颅,以告慰郭堂主在天之灵。”

“凡是能提供线索者,均奖励白银百两。要是能抓到仇五者,赏银千两。”顾云凡满脸悲愤的说道。

季瑶冷眼瞧着,暗道这顾云凡当真好演技呢。要是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这郭来福乃是他的亲兄弟呢。

群英寨就这么大的地方,除非这仇五跑进深山里,再也不出来。否则只要一露头,只怕就得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吧。

有了重赏的刺激,家家户户都忙活了开来,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饶是家里有几个耗子洞都被翻了个遍。

而仇五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