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十八章、漏夜相见

第十八章、漏夜相见

2247 2017-10-12 15:39:37

季简在关上门的一刹那,泪水还是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她背靠着墙,缓缓的蹲了下去,长发将侧脸给遮住,后背轻微的耸动,发出呜咽的低声啜泣,声音委屈而隐忍,像是受伤的小兽,独自躲在角落里舔着自己的伤口。

她曾经也恨极了佛堂里的那个女子,既不喜欢她,为何又要将她生出来?

时间乃是治愈伤口的良药,季简所有的恨意都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化作了内心里疯狂滋长的期盼,她拼命的练功,甚至比爹视为掌珠的长姐练的还要好。

为的就是想要得到母亲口中的一句赞赏。哪怕没有,一个鼓励的眼神也足以支撑着她一直走下去。

只是终究是没能得偿所愿!

季简原以为自己会很失望,甚至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但是那刻她的内心却丝毫没有波动。

既然求不得,便让她也成为这样的人吧!

在女子如花般绚烂的年纪里,却活成了一株垂垂老矣的枯树。

冬夜里的风呼啸着,嘶吼着,带着刺骨般的寒意吹向季简。季简抬手擦干了眼角的泪,俊秀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光影的范围内。

哭过之后,她依旧是群英寨暗堂的冷面堂主。

许是白日里见过昔日姐妹的缘故,季瑶翻来覆去的毫无睡意,于是批了件衣服坐到了桌子前,单手托腮,愣愣的看着不断跳动的烛火发呆。

眼前有一阵的模糊,耳边传来的是笑闹的声音。

年幼的时候,父亲季虎总是偏爱家里的女孩多些。因为草莽出身,季虎也没那么多世俗里的观念。甘心情愿的趴在地上给女儿们当大马骑。

季瑶清楚的记得,季虎宽阔的背上坐着的永远都是自己和季蔷。而季简总是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至于弟弟季凌那是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季虎总是乐呵呵的说:男孩子就得糙点养!

那时候的季凌总是眼泪汪汪的拉着母亲的手无比艳羡的看着她。

“叩…叩…叩…”

三声轻轻的敲门声将季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手下意识的摸在了腰间的冰凉处。警惕的问道:“谁?”

“是我。白芷!”门外回答的声音也很低。

季瑶将门打开,放白芷进了屋子里。看着白芷冻的发紫的嘴唇,于是将白芷的手攥在手心里,不断的搓动着。

白芷的手有些粗糙,加之又生了冻疮。红一块紫一块的,竟没一块好地儿。季瑶的眼睛里一阵酸涩,拉着白芷的手不由也紧了些。

“嘶……”白芷轻呼一声。季瑶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的将白芷的手捧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吹。

“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季瑶嘟着嘴哈着热气。

这样的热气吹在手背上,痒痒的。像是一阵柔软的春风吹进心坎里似的,也痒痒的。

白芷的眼睛里漫上了一层水雾,哽咽着声音道:“小姐,奴婢没事的。”

季瑶眼睛一瞪,不满道:“这还叫没事?女儿家的手那可是跟女子的脸面一样重要。”

跟着又让青禾取来了药粉。青禾道:“小姐,这点小事还是我来吧。”

季瑶摆手道:“青禾,你到门边守着,我跟白芷说会话。”

青禾知道季瑶性子执拗,也就没有多言。将手中的玉瓷瓶放下后便径直去了外间。

季瑶小心翼翼的替白芷上药,只是饶是再小心,从白芷偶尔往回缩的手来看,到底还是疼的,看着白芷手上那无数细小的裂痕,季瑶的心里一阵酸涩。

白芷看着如此细心给自己上药的季瑶,有一瞬的恍惚,从前的大小姐性子大大咧咧的,虽对下人们也很好,但是哪里会如此的细心?

将药抹匀了之后,季瑶又朝着白芷的手吹了吹,道:“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白芷的眼睛里噙着泪雾,道:“上次小姐交代的事情,奴婢已经着手在查了。只是奴婢到底只是个粗使下人,能查的东西毕竟有限。所以……”

白芷有些愧疚的低着头,跟着又呢喃道:“另外,奴婢也想看看小姐是否安好。”

季瑶伸手摸了摸白芷的头道:“傻丫头,我如今可是顾云凡的贵客。”

“可是奴婢最近听下人们都在议论,说小姐您……”白芷有些紧张的回道。

季瑶轻笑道:“她们也就只能逞口舌之利。实质上对我也是无可奈何的,你就放心好了。再者说了,你家小姐我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白芷看着季瑶扬起的粉拳 ,轻笑了起来道:“小姐,如今顾云凡的大当家之位是越做越稳。只怕时间越久,将来咱们行事只怕愈是困难啊。”

季瑶冷哼一声道:“多行不义必自毙。顾云凡为了紧握手中权力,多行高压之事。惹得寨子里的人敢怒不敢言。如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行径,岂能笼络人心?”

白芷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如今暗堂堂主依旧是二小姐,小姐您不妨去探探口风。二小姐虽为人清冷些,但是毕竟与小姐您乃是至亲。若是能得到二小姐暗中相助,自然是事半功倍。”

季瑶曲起的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面上,圆润的指尖泛着透明的光泽:“今天白日里才遇见的季简,她还是从前的性子。冷言直语的。”

偌大的寨子里若论谁人最维护群英寨,季简当算最真心的一个。所以即使不谈血缘亲情,她也有办法说服季简。

“奴婢还听说……”白芷有些扭捏的绞着衣角,脸上也多了一丝晕红。这样娇羞的神态连着脸上的疤痕看起来也可爱了几分。

季瑶皱眉问道:“明面上咱虽为主仆,但是私下里咱就是打小的姐妹情谊。没有什么说不得的?”

“昨儿奴婢听二夫人房里的丫鬟们嚼舌根,二夫人似是跟顾云凡有染。只是如今寨子里的人都碍着顾云凡的面子,没敢明说。但是私底下却都传开了。”白芷定了定神,一口气将话说完,抬眸就看到季瑶正在发愣。

怪不得她刚来的那会,这个叶春柳就急不可耐的来找麻烦,原来是这层关系!原先她脑子里一片混乱,还只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如今看来,这顾云凡当真重口啊!

放着季瑶这样的美女不要,居然喜欢这半老徐娘的叶春柳?

“谁?谁在那里……”青禾低声喝道。开门追出去的时候,只见拐角处一道黑影闪过,跟着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季瑶连忙起身将桌上的玉瓷瓶塞到白芷手里叮嘱道:“以后无事便不用来了。有事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人通知你的。倘若明日有人问起,咬紧了没有来过我这里!”

看着白芷慌忙离开的背影,季瑶暗道,果然是自己轻敌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