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十四章、口水仗

第二十四章、口水仗

3129 2017-10-20 15:34:40

何子衿从后面轻轻的环住季虎,如水般温柔的声音直接传进季虎的心底,带着能够抚平悔恨的魔力,“相公,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去哪里都是家!天上人间,又有何区别呢?”

季虎张开猿臂将何子衿何季凌搂在怀里,沙哑着嗓子道:“我是个粗人,你这一辈子跟着我受苦了。子衿,谢谢你。”

何子衿浅笑道:“都老夫老妻的,说这些做什么?有什么事,咱们夫妻一块担着便是。况且凌儿还在边上了。也不怕孩子笑话。”

季虎抹了把眼睛,将何子衿搂的更紧了些,转头对季凌粗声道:“我是他老子,他还敢笑话我?”

季凌没敢看季虎圆瞪的眼睛,往何子衿怀里钻去。何子衿温柔的摸了摸儿子的头以示安慰。

俗话说,无仇不成父子。都说这儿子是老子上辈子的仇人。何子衿看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别看季虎是个粗人,对女儿季瑶那真是言听计从,从小到大那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冻着。

就连季瑶选夫婿这样的大事上,季虎也没能抗住季瑶温柔的攻势,应承了下来。即使季虎的心里有些瞧不上顾云凡。

而对于季凌这个唯一的儿子,从小到大没给过一个笑脸不说,训练起来就跟是外人似的,毫不心软。

每到晚上何子衿抹着眼泪给季凌上药的时候,都忍不住埋怨季虎:“你这心事铁石做的吗?凌儿才多大啊?竟也能下得去手?”

季虎总是一边哄着娇妻,一边辩解道:“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从小不吃苦,将来可怎么保护媳妇儿?”

所以,对于季凌来说父亲季虎就是他的梦魇。母亲何子衿是他的港湾。

季虎伸出大手在季凌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儿子,你怨爹吗?爹作为男人,没能照顾好你的母亲,也没能照顾好你们姐弟。”

季虎的话没有说完,拳头便捶在了地上。后面的话堵在嗓子眼里,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季凌在何子衿的示意下往季虎那边靠了靠,仰起瘦瘦的小脸道:“爹,孩儿从来没怨过您的。娘说,爹是个大英雄。等将来孩儿长大了,也要做大英雄,保护好娘和姐姐。”

“有瑶儿的消息吗?”

“见过瑶儿吗?”

季虎与何子衿几乎同时开口问着对方,跟着又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了失望。自打被关进地牢之后,所有人都没见过季瑶。

何子衿的眼圈渐渐红了,颤抖着抓住季虎的肩膀道:“相公,您说瑶儿她会不会……”

季虎脱口而出道:“不会的,不会的,瑶儿她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瑶儿满月的时候算命的不是说过,瑶儿是长命富贵之人吗?”

何子衿点了点头,只能默默在心里祈祷着,祈祷顾云凡还能顾念瑶儿对他的一片赤诚之心,放瑶儿一马。

“子衿,瑶儿大婚那日的事情,你还有印象吗?”季虎将何子衿的手紧紧握住,面色狐疑的问道。

何子衿皱眉道:“我只记得在屋子里陪着瑶儿说话,然后突然就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跟凌儿被人给关在地牢里了。”

季虎也回忆道:“那日我在前面跟大伙喝酒,然后……”

何子衿惊诧道:“难道酒水有问题?”

季虎点头表示赞同,“瑶儿大婚,寨子里但凡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道贺。要想控制寨子,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一网打尽,再各个击破。好你个顾云凡啊……”

终日打雁却被雁拙瞎了眼,想他季虎纵横孤云山数十载,没想到却在小阴沟里翻了船,还害得家人也一道成了阶下囚。

与地下暗牢不过数里的院子里,季瑶倚着门框看着天边的落日,余晖将周围的云层染成了橘色,有成群归巢的鸟儿,自半空中掠过。

季瑶莫名的心里就堵得慌,按理说这样睹物思情的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呢?她不过是个孤儿,穿越而来,哪里来的家呢?

或许从成为季瑶那一刻,她便在潜意识告诉自己,家便在这寨子里。

“小姐,晚膳备好了。有您最爱吃的哦。”青禾笑嘻嘻的喊道。

季瑶这才回过神,口鼻间都是饭菜的香气。看着一桌子的好菜,青禾道:“还是咱们小姐有魅力,前几日在顾大当家面前随便说了句玩笑话,没成想顾大当家竟如此放在心上,吩咐厨房日日送这些好吃的。”

青禾的声音比平时略高了些,冲着一旁的绿萝笑的幸灾乐祸的模样。

“也没旁人,你们两也一起吃吧。”季瑶笑着说道。

“小姐,这不合规矩吧?要是被顾大当家知道了,会责怪奴婢的。”绿萝推脱着道。

青禾倒是没有拘束,坐下后道:“不都说群英寨里的人都是豪爽大方的吗?从来不讲俗世里的规矩。我看绿萝姐姐倒是谦逊有礼的很呢?竟不似是山寨里的人似的。”

绿萝一张脸憋的通红,又找不出话反驳,只得依言坐下。只是她原本就看不惯季瑶,平日里能躲开就躲开,如今要一起用膳,当真是膈应的慌。

“小姐,也不知道贾叔到苏州了没?这一晃眼就快到小年了。”青禾边吃边说道。

季瑶吃的很是斯文,调笑道:“待在这群英寨不好吗?这么快就想家了?”

青禾撅着嘴巴道:“奴婢这不是担心吗?要是贾叔不早些把赎金送来,那咱们就得在这破地方过年了?奴婢倒无所谓,只是可怜了老爷,还不知道怎么个盼呢?”

绿萝满脸不悦道:“对咱们这乡野小地方,哪里容得下你这尊大佛,等回头我告诉顾大当家,让他允了让你先回去,怎么样?”

青禾也不甘示弱道:“那感情好啊。只要大当家肯放人,银子是断断不会少给你们的,区区一万两,咱们苏家还不放在眼里的,权当打发乞丐,救济贫民,做善事了呗。”

绿萝气的说不出话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朝季瑶福身后,就气呼呼的跑了出去。

季瑶朝着青禾竖起了大拇指,“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青禾也。”

青禾傲娇的挺起了小胸脯,道:“奴婢就是看不惯这个绿萝,前些日子要不是她背后里使坏,咱们哪里用得着出去打牙祭。好在也是小姐聪明,轻飘飘的一句话,这伙食就好了起来。”

绿萝一走,季瑶也就不用再装淑女,嘴里塞的满满的道:“跟顾云凡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

青禾却不以为然道:“省事是省事,但是却费心。奴婢冷眼瞧着这顾大当家可不单单为了那么点银子,她看小姐的眼神可不一般呢。”

季瑶鼓着腮帮子道:“你这个小蹄子,年纪不大,懂得倒不少。那你觉着顾大当家看我是什么眼神啊?”

青禾困惑着想了许久,也没想出合适的词来形容,道:“奴婢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

季瑶继续奋战着,嘲讽道:“他哪里是看中我这个人?他那是看中我这个苏家小姐的身份。”

青禾思索片刻点头道:“小姐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

低头再看盘子里的菜时,青禾大呼了一声,“呀!小姐,您也不知道给奴婢留一点儿。”

季瑶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道:“手快有,手慢无。瞧这满桌子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这里的饭菜呢?”

青禾佯装着愤愤不平道:“这可是小姐您说的啊。等下一次奴婢绝对不会手软的。”

季瑶抬着下巴道:“能抢得过我再说吧。”

季瑶看着青禾摩拳擦掌的样子,插着腰咯咯的笑个不停。为了让青禾改掉动不动就跪的毛病,季瑶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只是这跪的毛病改了,这奴婢长,奴婢短的就怎么也纠正不过来。关键是青禾还振振有词的解释说是为了大局着想,怕露出了马脚。

绿萝闷头出了院子就直奔顾云凡那儿,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苏小姐有什么好的,除了长的好看点,除了家里有钱些?

额?这些都不重要。关键她的心就不再寨子里。为什么顾大当家对她就如此的不同呢?要知道即使是以前的大小姐,顾大当家也是没放在眼里的。

“你怎么来了?”顾云凡看了看时辰,好奇的问道。

绿萝行礼道:“大当家的,是不是赎金一到,就放苏小姐她们走?”

顾云凡反问道:“她给你气受了?”

绿萝摇了摇头道:“没有。奴婢只是觉着苏小姐这样的身份,若是长久留在寨子里,只怕会招来隐患。”

顾云凡挑眉,示意绿萝继续说下去。

被顾云凡这么一看,绿萝整张脸都滚烫了起来,原先一肚子的不满揪如同日光下的雾气一样,瞬间烟消云散,晴空万里。

“倘若苏家老爷担心苏小姐安危,招来官府的人怎么办?要知道寨子里的规矩是……”

绿萝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云凡打断道:“我自有我的打算。你只管看好她就是,其他的交给我这个当家的,你难道还不放心?”

看着顾云凡嘴角扬起的浅笑,眸中的自信。绿萝只觉得小鹿乱撞,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似的,哪里还有心思反驳,只柔声应了是,然后不舍的退出了屋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