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十八章、一箭三雕

第二十八章、一箭三雕

3200 2017-10-23 11:40:30

“小姐,不就是去见了顾大当家一面吗?怎么就高兴成这样了?没的还以为您这是去见了情郎呢!”青禾瞧着不时自顾浅笑的季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季瑶也是难得的心情好,自从回到寨子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狼狈的顾云凡,只要一想到他那张扭曲到几乎要变形的脸,季瑶总是忍不住偷着乐。

“青禾你这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浑话,我心情好,那是因为有人心情不好。”季瑶佯装怒道。

青禾反问道:“顾大当家?”

季瑶打着哈欠点头道:“青禾,我有些困了。记得晚膳时分叫我即可。”

青禾熟练的掖好被角,将纱帐放了下来,又不禁暗笑道,自家小姐真是个吃货,连睡个午觉都还惦记着晚膳。

昏暗的密室里,空气无比的沉闷。墙壁上燃着的油灯,发出刺鼻的烟味。密室中央位置的木头架上绑着个裸着上身的男子,男子结实的身上布满了疤痕。因为昏迷而耷拉着的脑袋让人看不清容貌。

顾云凡朝着仇五使了眼色,仇五将脚边的水桶提了起来,兜头便朝那人浇了过去。

“找死啊!哪个王八羔子干的?”郭来福被冷水一淋,整个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破口大骂道。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绑了。而顾云凡正阴着一张脸站在他面前。

“姓顾的,你把老子绑起来做什么?”郭来福剧烈的挣扎着,手腕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

顾云凡冷笑道:“刚才是谁那么嚣张的,说我这个大当家不算东西的。怎么这会子认怂了?”

郭来福见情势不对,也就腆着脸装傻充愣道:“哪个孙子这么不长眼啊?居然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大当家的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说的这么些浑话,我替你去教训教训他。”

顾云凡轻轻的拍了拍郭来福的脸,讽刺道:“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呢,原来也是个软骨头。”

郭来福的神色微变,但是如今乃是阶下之囚,也不得不放低姿态,虚以为蛇的陪着笑道:“大当家的,我老郭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我对寨子那可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之前那些都是醉话,算不得数的。还望大当家的大人不计小人过啊。”

顾云凡挑眉道:“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郭堂主没听过吗?”

郭来福呵呵的干笑两声,道:“我们这些大老粗,不比大当家有学问。喝完酒撒个酒疯也是常有的事,大当家不会计较的吧?”

仇五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郭堂主这话说的倒是让人不得不信啊。只是你那几个兄弟却趁着酒劲意图行刺大当家,当场就被乱刀砍死。郭堂主,你说他们是不是死有余辜啊!”

仇五凑到郭来福跟前阴阳怪气的说道,听到郭来福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心里一阵畅快。说到底谁不是小的奴才,谁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呢?

郭来福只觉两眼发黑,跟了自己多年的兄弟居然就这样惨死了?他们没有死在敌人的手里,却死在自己人的乱刀下。

郭来福大吼一句:我艹你大爷的!然后一头狠狠的撞在仇五的头上。

“砰……”

仇五被撞的眼冒金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许久缓不过神来,耳边是嗡嗡的声响。额头有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着。

郭来福如同疯魔了一般,脸上满是血渍,充血的眼睛里含着点点泪光,道:“姓顾的,老子与你势不两立。今儿你要么一刀杀了老子。黄泉路上跟弟兄们做个伴。要么就等着老子取你的狗头,祭奠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顾云凡双手交叉的环在胸前,他最喜欢看别人垂死挣扎的模样,像欣赏一只困兽一样看着郭来福。他喜欢这种掌控一切的优越感。郭来福恨毒了他,却依旧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莫名让他心里一阵痛快。

顾云凡轻笑道,像是朋友间的谈话,轻松且自如,“杀你肯定是要杀的。只是你不会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里,你得死的更有价值些。也不枉我留你这条狗命到现在。”

郭来福打了个冷颤,浑身像是从冬天的池水里捞出来一般,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顾云凡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会子知道怕了?”

郭来福又问了句:“你到底想怎样?”

顾云凡笑的无比阴险,道:“库房失火一事,至今也没个头绪。季大当家失踪一事也没个说法。另外我这个大当家身上的伤……”

郭来福看了看顾云凡道:“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你身上哪里来的伤?”

顾云凡脸上带着得逞的笑,长剑毫不犹豫的划向自己的左臂,有温热的血溅到郭来福的脸上,“这些事当然跟你有关系了。你觊觎大当家的位子已久,所以才犯下种种恶行,季大当家失踪,库房失火,乃至我身上的伤都是你一人所为。”

郭来福慌了神,嘴里念叨着:“魔鬼,你就是魔鬼。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他虽然做了一辈子的土匪,坏事也没少干,但是这样的脏水泼到他的身上,这比拿刀子剜他的肉,比让他死更让他奔溃。

顾云凡看着已然失了精气神的郭来福,仰天大笑道:“我要让整个寨子里的人看看,跟我顾云凡作对是个什么下场!”

“仇五,我不想听到他再开口说话!”顾云凡离开的时候吩咐道。

明日他要将郭来福绑到演武场去公审,若是他还能开口说话,难保不会误事。至于仇五会用什么法子?他不关心,也不会过问。

密室的门打开的瞬间,身后传来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顾云凡嘴角轻扯。这个仇五倒是狠角色,从前倒是小看他了。

顾云凡才出了密室,就见绿萝已经等在了屋子里。绿萝见顾云凡嘴角似有笑意,于是大着胆子问道:“大当家的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吗?”

想着明日就能一箭三雕圆满解决所有事情,顾云凡心情大吼,打趣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让你留意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绿萝笑道:“苏小姐警惕性很高,屋子里的事轻易我也插不上手,都是在外边伺候着。只是祭灶节那日,青禾那丫头的确是病了。我问了大夫也问了院子里的丫鬟。青禾那日离开演武场后就直接回屋子里休息了,并未经过库房。”

绿萝虽然不喜欢青禾,她也动过心思要在药里下些慢性毒药或者此刻谎称青禾经过了库房,只是对着顾云凡,她不愿说谎,也不屑说谎。她要用自己这一颗滚烫而真挚的心守护着那个她需要仰望的男子,她对他的爱不能有瑕疵,不能沾染尘埃。

当年季大当家带着顾云凡回山寨时,那是绿萝第一次见到顾云凡,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旧衣服,瘦高的个子,眼睛清亮。说起话来温柔而动听。举手投足间温文尔雅的气质是绿萝在寨子里任何一个男子身上没有发现过的。

自此她便甘之如饴,做了他的另一双眼睛。

顾云凡道:“我知道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我保证等所有事情结束以后,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

绿萝只觉脸上一阵滚烫,娇羞道:“这都是奴婢心甘情愿做的。奴婢不求任何回报,只要能给大当家的分忧,哪怕就是帮点微不足道的小忙,奴婢就很开心了。”

顾云凡的眸子里如同倒映着星光的湖水,熠熠生辉。绿萝在险些沉溺其中,待回过神后才嘴角噙着甜蜜的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幕布般的天空上,零星的散落着几颗星子。一弯清冷残月挂在枝头,寒风吹过,乌云遮住了残月仅有的光。

燃着的油灯将密室照的如同白昼一般,仇五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大当家临走时只交代不要让郭来福开口说话,至于其他的嘛,只要不弄死人,想来应该是没事的。

小人难缠,郭来福估计做梦也没想到风水流转间,不过片刻的功夫,他已经栽在仇五的手里,受尽了折辱。

大抵生不如死也不过如此吧,郭来福竟生了一丝荒唐的念头,此刻他希望有人能给他个痛快。从前对敌人他从来没有半分的惧怕与退缩。如今却心寒畏惧于顾云凡这样工于心计杀人无形的腌臜手段。死,他并不怕。他怕的是死的不明不白。

乌云蔽月间,一道身形矫健的身影,几个起落之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黑影似乎对地形很熟悉,驾轻就熟的来到了聚义厅,将多宝阁上的仙鹤展翅玉雕往左拧一圈,往右拧三圈。密室的暗门缓缓打开,一缕昏黄的光束照在聚义厅的地上,泛着清冷的光。

黑衣人侧身进了密室后,发现整个密室里就两个人,黑衣人先是点了仇五的昏睡穴。然后缓步走到郭来福的面前。

郭来福迷迷糊糊间觉得身前的光线似乎暗了些,哑然失笑的想着定是仇五休息够了,想要再给他试试新的玩法。只是等了许久,身上也没传来痛感?郭来福缓缓的抬起头时,眼前站着一个蒙面黑衣人,只露出一双满是讥诮之意的眼睛。

“杀…了…我…”郭来福的舌头已经没了,传出的声音嘶哑而模糊。只能从口型中辨认出这三个字。

黑衣人点头,一根细长的银针插进郭来福的后脑处。

郭来福对着黑衣人露出感激的神色,然后意识便模糊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