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二十七章、不作不死

第二十七章、不作不死

3418 2017-10-23 11:40:35

山寨里的大夫,其实说白了也就是赤脚医生。虽医术不正统,看胜在经验还挺丰富。来给青禾瞧病的是个留着羊须的老者,翻了翻青禾的眼皮子后道:“没什么要紧的大事,只是看起来吓人罢了。”

季瑶这才抚着胸口,长舒了口气道:“多谢大夫。只是不知青禾到底患了什么病?可把我给吓坏了。”

季瑶将一支镶着红宝石的银簪递到大夫手里,“这点子心意,还望您老不要嫌弃。”

大夫将簪子收到袖子里,笑道:“青禾姑娘只是有些水土不服,引发的急性肠胃不适之症。回头我让人熬些健胃养胃的草药,喝上两剂便好了。”

“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绿萝,好生送大夫出去。顺便抓了药,煎了后送进来。”季瑶吩咐道。

季瑶坐在床边,将青禾的手攥在手心里,低声啜泣道:“怎么好端端就病了呢?”

青禾眼睛半睁着,略微发干的唇轻轻的翕动着,“小姐,奴婢这点分寸还是有的。您就不必担心了。”

季瑶轻轻抚着青禾发烫的脸颊,嗔怪道:“你个傻丫头!”

季瑶为青禾的病悬着心,祭灶节发生的事随之也就被抛之脑后。眼下所有的事都没有青禾的病来更重要。青禾是她带进寨子里的,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的发生。

顾云凡也为了库房失火一事忙的焦头烂额,明里暗里调查了个遍,又审了几个嫌疑犯,却仍旧一无所获。

祭灶节过后的第三日,青禾的病终于有了起色,眼睛里渐渐有了神采,脸上也有了血色,“小姐,你瞧奴婢的病都好了。您就别让我躺在床上休息了。否则我这原本没病却要休息出来病了。”

说着就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稳稳的停住身形,对着季瑶傻乐呵,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似的。

季瑶笑道:“你身体既然已经痊愈了,这旧账可得好好跟某人算一算了。”

青禾听绿萝说过那日的事情,于是愤愤不平道:“这样的色胚就该千刀万剐了。”跟着又好奇的问道:“小姐,他真的对你动手动脚了?”

依着她对季瑶的了解,即使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季瑶也是有本事不被吃豆腐的。

季瑶见绿萝不在跟前才解释道:“只是碰了一下而已。况且你家小姐我是个吃了亏还能忍气吞声的性子吗?”

青禾撑大了眸子诧异道:“小姐的意思是想要借题发挥,将事情闹大?”

季瑶点了点头,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也就没有再多言。少倾,绿萝掀开帘子进来,见季瑶与青禾正闹的欢,打趣道:“你们主仆二人这是在说什么玩笑话呢,说来也让奴婢跟着乐呵乐呵。”

季瑶笑道:“正说着祭灶节那日的事情,可巧你就来了。这还得麻烦你跑一趟给顾大当家传个话,也是该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绿萝生的一双杏眼,顾盼间又有些风情。只是眼睛虽大,却是无神。眼白多了些,如今这黑眼珠子一转,着实让人不喜,试探着问道:“听小姐的言外之意是不打算善了了?”

绿萝这么一说,青禾就不干了,双眼瞪着跟乌骨鸡似的,讽刺道:“我家小姐是何等的身份,岂是那腌臜货可以亵渎的。就算不论身份高低,同为女子,绿萝姐姐遇到这样的事,难不成就得跟了他去?”

季瑶瞧着青禾只怕要插腰骂街的气势,这才觉着她的病逝彻彻底底的好了。

绿萝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讷讷道:“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季瑶打着圆场道:“青禾,你就少说两句吧。先前你病着的时候,绿萝可没少受罪,又是忙着请大夫,又是煎药倒水的。”

青禾朝着绿萝福身,算是道谢。嘴上却不饶人道:“一码归一码。绿萝姐姐照顾奴婢的情谊,奴婢自该报答。只是小姐受了这么大的屈辱,怎么可以就这么糊弄过去呢?”

“况且曾经有位伟人说过:原则问题,寸步不让!”青禾想了许久冒出这么一句话。

季瑶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原来这句话是她之前无意中说起过的。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记在了心上。

没错,这就是她季瑶的处事方式。事关原则,事关尊严,怎么能够让步?

昏暗的地牢里,不时传来杯盏相碰的清脆声,郭来福嫌牢里烦闷,于是叫了几个弟兄进来喝酒。

守门的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开罪郭来福,只能睁一只眼一只眼,况且郭来福的威名整个寨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也是手下亡魂无数的主。

有个满脸横肉的汉子举着碗道:“郭堂主,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李大刀都站在您这边,别的不说,就冲您郭堂主对弟兄们够仗义。”

有人附和道:“李大刀说的在理,以前季大当家在的时候,咱们弟兄还能出去快活快活。如今这个小白脸做了大当家,规矩居然比季大当家还多。我呸……”

郭来福举着大碗对着桌上的兄弟道:“多谢兄弟们看得起我郭来福。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跟着又醉眼朦胧的道:“谁说不是呢。当土匪当成这样也真他妈够憋屈的。别说老子只碰了一下娘们,就算是把她睡了那又怎样?那小白脸要真敢动老子一根汗毛,老子就他妈敢反咯。”

众人附和道:“反了就反了。跟着郭堂主咱们还不是想干啥就干啥,女人,银子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啊。”

几人酒喝的正酣,扯着嗓门喊着。

来传话的仇五在边上听了一会儿,才把门敲的砰砰响,道:“郭堂主,大当家的有请。”

郭来福将手里的碗放下,随手拣了颗花生米扔进嘴里,一把揪住仇五的衣服,将仇五个提溜了起来,然后扔到了地上,然后朝着仇五啐了一口,骂道:“狗仗人势的东西,敢扰了你郭爷喝酒的兴致。滚回去,告诉那姓顾的,让他先等着。”

仇五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地牢,才转身朝着地牢的方向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等大当家将你给收拾了,看你再猖狂……”

季瑶呷了口茶,道:“那人竟被关在暗牢里了。看来顾大当家还算是守信之人。”

顾云凡摆手道:“苏姑娘说的哪里话,得罪了苏姑娘那就是得罪了顾某,岂有不上心的道理。”

“寨子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只是这仇五都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未把人带回来,莫不是……”季瑶面无表情的问道。

顾云凡岔开话题道:“苏姑娘的伤好些了吗?但凡女子都偏爱自己的容貌,若是留下疤痕可就不好了。”

季瑶笑道:“这点小伤不妨事的,只要能将这罪魁祸首给绳之以法,想来这伤就算无药也会自愈的。”

说话间就见仇五哭丧着脸跑了回来,脸上满是鲜血,大喊着:“大当家不好了,郭堂主带人造反了。”

顾云凡猛然站了起来,走到仇五跟前揪着他的衣领问道:“大呼小叫成什么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仇五一心想着报仇,也就没在意一旁的季瑶,哭丧着脸道:“小的奉命去请郭堂主,言语态度自问是恭敬无比,谁知小的到了暗牢,才发现郭堂主带着手下在牢里喝酒划拳,好不热闹,嘴里还说着不干不净的话。小的就说了句大当家有请,谁知就被郭堂主给暴打了一顿,郭堂主还说让大当家等着,什么时候他吃饱喝足了,再过来。”

“他们还说大当家的不如季大当家爱的,还不如反了,自己当大当家来的更痛快……”

顾云凡只觉怒火中烧,阴着一张俊脸将仇五甩到了一边,可怜仇五这小身板一天的功夫被甩了两回。

顾云凡挤出一点笑意,朝着季瑶拱手道:“实在是抱歉,让苏小姐看笑话了。”

季瑶冷笑道:“看来顾大当家这个大当家的位子坐的也不稳啊。”

顾云凡寒着脸下了逐客令,道:“来人,送苏小姐回去休息。”

季瑶临走前飘飘然扔下一去话:“我若是顾大当家的话,断然不敢用这样有歪心思的人。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道理,顾大当家是个明白人,想来不会不明白的。如此,我就静候顾大当家的好消息了。”

顾云凡看着季瑶婀娜娉婷的身姿缓缓消失在视线里,紧握的双拳有鲜血滴落,额上青筋暴露,怒吼道:“仇五,召集人马去天牢。”

仇五嘴角轻扯,心里骂道:郭来福,你他妈也有今天!。

顾云凡到天牢的时候,里面的郭来福依旧扯着嗓子道:“他顾云凡算个什么东西啊。以为随便派个阿猫阿狗来传个话,老子就得像得了圣旨一样赶过去?”

有人道:是啊,论资历,论威望,我都觉着郭堂主比那小白脸更有资格当寨子的大当家,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顾云凡一脚踢开了虚掩着的木门,寒声道:“我算个什么东西,也不是你个莽夫所能置喙的。”

说完就是一记窝心脚,踹在了郭来福的胸口。郭来福原本就喝的半醉微醺,被顾云凡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直踹了个四脚朝天。

跟郭来福一起喝酒的几人见状,立刻抽出了家伙往顾云凡身上招呼而来。

顾云凡大喝道:“意图刺杀大当家,按寨子里的规矩该如何处置?”

仇五倒也激灵立刻喊道:“格杀勿论。”又对着身后的人骂道:“都是死人吗?还不将这些反贼给拿下。要是大当家有个好歹,仔细你们的项上人头。”

结果可想而知,郭来福被俘,其余党共计四人,均被乱刀砍死。

仇五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演了出戏,大当家居然放过了郭来福,于是试探着问道:“大当家,为什么不?要知道夜长梦多啊。”

仇五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顾云凡看了仇五一眼,锐利的目光似乎要将仇五给看个通透,一字一顿道:“杀鸡儆猴。”

仇五只觉顾云凡这一眼意味深长,似乎看破了自己的小伎俩,只竖起了拇指,轻声说了句:大当家的英明!

顾云凡暗道,看来是他先前杀的人不够多,居然让这些人升起了这样的歪心思。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