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三章、试探

第三章、试探

2688 2017-09-26 11:00:10

深秋的临安城,多了几分清冷。天阴沉沉的,秋风飒飒,周衍隔着窗户看着院子里的梧桐,金黄色的落叶随风摇摆而下,平添了几缕寂寥。

独自莫凭栏,周衍的眉头紧皱,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都是满满的倦意。

“启禀少主,别苑那边传来消息。那姑娘已经醒了。”一身黑色绣着暗纹的衣服将简坤的身形衬托的愈发的挺拔。

周衍的眉毛微挑,带着意外的神色问道:“她居然能醒过来?”

连大夫都说受了如此重的伤,怕是活不成的。不想这姑娘居然坚持过来了。到底是怎样的执念让她能躲过死神的召唤。

周衍的嘴角微微扬起,这个姑娘有些意思!

简坤继续道:“还有更有意思的。这姑娘会功夫,自从身体好了之后,就每日勤练。苛刻程度连男子都不如。”

周衍习惯性的拇指跟食指摩挲着,但凡能对自己下得了狠心的人,都是心里住着仇恨或是希望的。

那么这个女子心里是住着希望?还是仇恨?周衍有些好奇。

“简坤,你晚上去别苑一趟,她伤还未痊愈,记得把握好分寸。”周衍的声音轻轻的,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力度。

简坤也难得的大着胆子开了个玩笑道:“属下还是第一次见少主主动关心一个女子呢。”

说完就自顾退了出去。周衍看着屋外淅淅沥沥的秋雨,情爱于他而言,乃是羁绊。

自从逃出那场炼狱后,他的生命里只剩下一件事,唯有一件事,那就是复仇。

梧桐更兼细雨,秋风卷着细雨零星的飘落进了屋子,落在盖在双腿上的羊毛毯子上,迅速隐在细细的羊毛里,留不下半丝痕迹。

许是吹了风的缘故。周衍只觉双腿处传来钻心的疼。光洁的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骨节也因为握得太过用力而泛起了苍白的色。

周衍薄唇微抿,过了许久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细瓷瓶子,颤抖着倒出一粒褐色药丸送到嘴里,服完药后周衍轻轻的吐了口气,如同大战一场之后的虚脱一样,浑身软绵绵的瘫在轮椅上。

只是每次病发时,周衍总是固执要到最后才吃药。他要自己记住这样的痛。

就像日日拖着这残废的双腿,非人的疼痛亦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造成这一切的刽子手依旧在这世上,并且活的逍遥自在。

到了掌灯时分,雨势渐渐大了起来,季瑶倚在窗边看着暗夜里的秋雨,对面廊檐下的灯笼被秋风吹的左右摇摆,连带着投在湿漉漉的地上的淡橘色的光影也不停的晃动着。

这已经是她在这落云小筑的第三个月了。如今她完全熟悉了这个世界,熟悉了季瑶的过往。

有时她想如果季瑶站在她的面前。她一定要狠狠的甩她几个耳光,好打醒这个傻妞。明明握得一手好牌,居然还打得稀巴烂。

她可知道,她所拥有的,是异世的自己从来渴求,却求而不得的。

十一的神色忽然变得无比的坚定,既然她顶了季瑶的一切,那么剩下的事情便也交给自己吧。

季瑶有些好奇这小筑的主人,自己的救命恩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自己跟青禾提了许多次,他却依旧避而不见呢?

又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人不计较成本的去救一个垂死的陌生人?

不要告诉她是美貌,在那样的情况下有的只是狼狈吧?

季瑶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好,也不会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而且这馅饼还好巧不巧掉在自己的头上。

所以季瑶一直想要找这小筑的主人。一来是想表达谢意,二来是想早些离开。

“季姑娘,早些休息吧。一场秋雨一场凉,回头要是一不小心着凉了。倒是奴婢伺候不周的罪过了。” 青禾很是体贴的将一个暗青色的披风披在季瑶的肩上,又顺手将窗子关了起来。

季瑶笑道:“哪里就那么娇弱了。我如今都可以练功了,这点风寒算什么?”

青禾边帮着整理床铺边接着话道:“季姑娘,您也别怪奴才多嘴。您这日日这么折磨自己做什么?功夫练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咱们身为女子,只要将来嫁的好就可以了。”

季瑶只是笑着摇头,便不再言语。到底是有代沟的。况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没必要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她这样近乎自虐般的练功,为的就是将来能少受伤。她知道凭着自己单枪匹马去救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季瑶苦笑着,若是可以谁人不愿意过的轻松自在,只是人之所以为人,总有自己的责任,总有自己的无奈,总有自己不得不去做的事。

屋里点着檀香,混着雨天的湿气。让屋子里多了几分烦闷,季瑶翻来覆去竟没有了睡意,索性起床走到窗子前将窗子推开,迎面是一阵清凉的细雨,季瑶深深的吸了口气,闭目享受着这份清新的空气。

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这雨夜的馈赠,就被人给惊扰了。

季瑶的耳朵轻微的动了动,虽然来人的脚步很轻,但是依旧没能逃过她敏锐的感知。

季瑶迅速回到床边,将枕头塞进被子里,然后藏身在床边的角落里。

简坤一身黑色夜行衣,只露出一双冒着精光的眼睛,一个翻身从屋顶跃下,轻轻的将门给推开,直奔季瑶的床边而去,伸手便是一掌。

正在简坤讶异于床上没人时,季瑶直接从暗影里攻了出来,招式凌厉毒辣,都是向着简坤的死穴而去。出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着不慎,简坤胸口中了一掌,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季瑶欺身而上,不给简坤反应的机会,朝着门面就是一拳。

简坤反应过来时,拳影已至,只得向后弯腰,堪堪躲过一拳。只是简坤到底是周衍的贴身侍卫,武功自是没话说,单脚往上一踢,挡住季瑶连续的攻势。

暗影里,二人都凭着自己的灵敏的感知见招拆招,越是到最后简坤越是心惊,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一百来招,季瑶虽处于下风,但是却丝毫不见慌乱,防守的滴水不漏,瞅准时机就是一顿猛攻。

二人硬拼一掌后,各自往后退了几步。

季瑶放下拳头,冷笑道:“可试出什么了?我的恩人。”

简坤“咦”了一声,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季瑶淡定的走到桌子前将蜡烛点亮,解释道:“一,你向床上劈出的一掌只用了三分力。二,你身上的味道我记得。怎么还不打算露出真面目吗?”

简坤将面上的黑布扯下,露出一张冷峻的脸,拍着手道:“姑娘真是好眼力。只不过救你的人可不是我,是我家少主。小的可当不起你这一声恩人。”

季瑶秀眉微皱,讽刺道:“你家少主长的是有多有碍观瞻?先是派着丫鬟来监视,如今又派你来试探。我季瑶向来行的直坐的正,有什么问题,叫他自己来问我。不用处处试探,没的叫人恶心。”

简坤撇了撇嘴,心里却莫名涌起一股担忧,这季姑娘可真是勇猛强悍啊,不知道少主能不能压得住?

“姑娘的话我会转达,至于少主见不见你,不是我们这些奴才可以做主的。”简坤拱手道。

季瑶冷声道:“告诉你家少主,见他只是想亲自谢他的救命之恩。另外我还有自己的事,近日打算离开,多谢这些日子的照顾。”

简坤摸了摸鼻子,第一次见到有人道谢道的如此没有诚意。

“如此打扰了。”简坤离开时,对着季瑶夸奖道:“季姑娘真是好身手。”

季瑶道:“若不是你劈向床铺时只用了三分力,你以为你还能完好的离开房间?”

简坤在听到季瑶的话后,直直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这也太生猛了吧。

当然季瑶说的也不是假话,若不是察觉到简坤没有敌意,否则她不会出手那么收。

前世的经验告诉她,两人对峙,不要命的永远是活到最后的。

酒窝没酒

酒窝没酒

来点支持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