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压寨夫君,大王妻  >  第三十章、一半的赎金

第三十章、一半的赎金

3102 2017-10-25 11:32:26

谣言是在郭来福风光大葬后迅速蔓延开来的,以瘟疫爆发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群英寨。事情的是非对错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份答案。

谣言的内容大体上说的是顾云凡意图栽赃郭来福,却不想中途出了岔子郭来福惨死牢中,于是顾云凡便用仇五这个小喽啰来顶罪。明面上悬赏颇丰,其实心里无比清楚,仇五早就被灭口了。否则大家伙把寨子翻了个底朝天怎么就没发现仇五的半点踪迹呢?难不成长了翅膀飞了?

再者郭堂主已然惨死,即使丧事办的再体面,那也换不回条人命啊!这些无非都是做给活人看的,再不济也能为自己求个心安。

连着几日顾云凡都没敢出聚义厅的大门,他受不了走在路上别人看他的那种眼神,带着探究与不屑,或是毫不避讳的嘀咕声,这一切让他无法忍受。他是群英寨的大当家,他的威严,他的高高在上,半点也容不得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可以堵住几人之口,难道还能堵住所有人的口吗?他可以杀个几人以儆效尤,难道还能将全寨之人屠戮殆尽吗?

堵住悠悠之口易,难的是怎么消除他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顾云凡越想越烦躁,将手上的青瓷茶盏狠狠的掷在了地上,细碎的瓷片四散而落,滚烫的茶水湿了一地。

门外的守卫偷偷往屋子里瞄了一眼,却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屋找没趣。守在门外的人小声嘀咕道:“听说了吗?最近寨子里可都在传郭堂主的死是大当家一手策划的。也难怪大当家这两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瞎说的吧,我觉得大当家除了脾气差点外,人还不错啊!”

“外边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必定不是空穴来风,你啊,就是太单纯…”

二人正交头接耳的嘀咕着,一道如风般的身影跑进了屋子里。

“大当家,送赎金的人到山外了。”来送信的是个黑脸的汉子,名叫钱发财。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顾云凡大喜道:“来的正是时候。将人给带进来吧,记得客气些。”跟着又吩咐人去请季瑶过来。

季瑶得了消息后笑道:“倒也赶得巧了,都掐着日子过来的。索性就委屈贾叔跟咱们在这寨子里过年吧。”

青禾赞同道:“可不是嘛,今儿都二十九了。明儿就是除夕夜。想来顾大当家也不会在乎多一双筷子吧。”

“谁会拒绝送上门来的银子呢?”季瑶斜睨了青禾一眼,顾盼生姿,妙目里秋波乍现,亦喜亦嗔的模样直教人移不开目光。

青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季瑶,竟一时贪看住了。初识小姐的时候,总是冷着一张脸,给人以疏离感。可是自打到了群英寨,小姐的性子便慢慢的舒缓开来。像是娇艳的花朵绽放开了它独有的芬芳。

季瑶伸手在青禾眼前晃了晃道:“难不成我脸上生了一朵花,将你的魂给勾走了?”

青禾笑道:“奴婢只是觉着小姐笑起来的样子真美,一时贪看罢了。”

季瑶伸手捏了捏青禾点脸,道:“越发的会哄人开心了。只是这样的话我爱听,以后多说些啊。”

青禾打趣道:“小姐真是不害臊,哪里还有强迫别人夸自己美的?”

季瑶到聚义厅的时候,贾仁已经到了,正和顾云凡寒暄着。见季瑶进来连忙起身行礼道:“大小姐。”

季瑶看着贾仁满面风尘,目带倦色。显然是昼夜兼程的赶路所致,“贾叔一路辛苦了。爹爹可好?娘亲可好?家里可好?”

贾仁恭敬的回道:“家里一切都好。只是老爷担心小姐的安危,急火攻心病了几日。”

季瑶顿时红了眼圈哽咽着道:“都是暮云不孝,连累了父亲一把年纪还要如此担惊受怕。”

“小姐怎么也瘦了好些,是不是……”贾仁语气不善的看向了顾云凡。

季瑶连忙解释道:“顾大当家很照顾暮云,只是初来乍到,有些水土不服罢了。不打紧的。”

顾云凡朗声道:“苏小姐可是顾某人贵客,岂有怠慢之理。”

贾仁哼了一声,指着屋子中摆着的几个朱漆大木箱道:“我家老爷交代了,这五千两的银子先由我送到。至于剩下的五千两在确保小姐安全之后,自会派人奉上。不知大当家的意下如何?”

顾云凡摆手道:“苏老爷的话顾某岂有不信的道理。只是明儿就是除夕之夜,贾掌柜的又一路辛苦。不如就让顾某尽尽地主之谊。诸位意下如何?”

季瑶不待贾仁说话直接开口道:“如此我们便再多叨扰几日了。”

“苏姑娘肯多留几日,顾某求之不得呢。”顾云凡没想到季瑶居然会如此爽快的答应留下来,脸上的神色从诧异变为惊喜。整个寨子季瑶没有熟悉的人,唯一能让她留下来的理由那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

顾云凡眼里的欣喜之意,季瑶看的清楚,只是此刻她的心里满是疑问,得尽快问问贾仁,于是直接道:“我与贾叔还有些私事要谈,就先回去了。”

顾云凡倒也没有强留,来日方长又不急于这一时,于是亲自将季瑶送出了门外。

才出了聚义厅,贾仁就颇为不悦道:“小姐,迟则生变。要是此时不走,恐怕……”

季瑶看了看周围没有说话,贾仁心领神会也就闭口不言,亦步亦趋的跟在季瑶身侧。

“青禾,你去门外守着,我跟贾叔说会话。”季瑶吩咐道。

待到将门窗关好之后,季瑶脱口就问了一句,“他还好吗?”问出这句话之后,心里又生出了懊悔之意,他那么聪明的人,住的又是豪宅,哪里会有不好的道理?

贾仁深深的看了季瑶一眼,道:“少主,他不大好。”

季瑶心里咯噔一下,撑大了眸子问道:“他怎么了?”

贾仁叹了口气道:“老毛病了,每年冬天都是如此。倒是累的季姑娘跟着操心了。”

“他帮了我那么多,我这也是应该的。他可有交代什么话吗?”季瑶的脸上悄然爬上一层红晕。

贾仁道:“少主就是担心季姑娘行事太过直爽,会吃亏。”

“哦?他真的这样说的吗?”季瑶定定的看着贾仁反问道。

贾仁没打算告诉季瑶真相。少主的原话是那丫头仗着自己有点功夫,行事鲁莽,不懂权衡,早晚得吃大亏。那时简坤大人回了一句吃一堑长一智,还被少主驳了回去。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犯了便是要命!

季瑶轻抬着下巴,笑道:“贾叔,觉得我在这群英寨受委屈了吗?”

贾仁摇头道:“季姑娘当真好手段。如此看来倒是少主多虑了。”

季瑶玉指放在唇边提醒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无论有没有外人在场,贾叔还是唤我小姐为好。”

贾仁暗道这季姑娘也没有少主说的那般没有分寸啊?难不成还有另外一个季小姐?

“倒是我大意了。小姐教训的是啊。对了,少主交代了让小姐千万小心,切不可以身冒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性命在,一切才有可能。”贾仁拍着脑袋恍然大悟道。

季瑶心里微暖,原来这周衍也不是个木头人嘛。“贾叔,那他可有说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贾仁赞赏道:“小姐果然冰雪聪明。”跟着示意附耳过去,一番耳语过后,季瑶的眉头微皱道:“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贾仁无奈道:“谁说不是呢?只是少主决定的事,轻易是不会更改的。”

季瑶的心里有些乱,她有些不明白周衍接下来的计划出于何目的,难道是为了她吗?

“绿萝姐姐,小姐正在跟贾叔说话,你还是在门外稍候片刻吧。”青禾故意大声说道,然后站在门前,挡住绿萝的去路。

绿萝不悦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况且这青天白日的,留小姐一人在屋子里恐有不便之处吧。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呵呵…我这不也是为小姐的清誉着想吗?”

说着就拨开青禾的手,想要往里冲,谁知季瑶却开了门,绿萝一个没在意险些摔倒在地。

季瑶冷笑道:“贾叔乃是我家的老人了,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名义上虽是主仆,内里上说是父女那也不为过。怎么落得有些人的眼里,就成了龌龊下流的勾当呢?我倒是觉着有些人的心里眼里不干净,所以看别人也都带了颜色。绿萝,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绿萝稳住了身形,陪着笑脸道:“小姐说的极是,只是寨子里的人最爱的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乱嚼舌根。”

季瑶撇了绿萝一眼道:“别人我管不着,但是我身边是万万容不下这样的人。”

绿萝一张俏脸臊的通红,解释道:“奴婢不敢。”

季瑶原本也不稀罕跟绿萝较劲,只要她懂得进退,不闹出格。她也乐得卖顾云凡这个人情,只是若想不择手段探听不该听的事,她自然也不会手软,索性今日就借机敲打敲打,也好让绿萝知道些厉害,“不敢那是最好。”

绿萝的掩在长发下的眸子闪过一道狠厉之色,她可是顾云凡的人,哪里轮得到她苏暮云在这里指手画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